正文 第2867章 第2866 云动 战场 待婚

作品:《万古邪帝

    自从在域外战场,借黍天子的手针对邪天开始

    一直到凰山盛会邪天被浩女掳走

    公子尚终于接受了一个巨大的教训自己越是针对邪天,邪天就成长得越快,蹿得越高。

    事到如今,他甚至不得不承认,在根本没有经过一场像样的战斗后,他什么都不是的飞扬兄,就走到了上古时所在的位置,甚至其绽放的光芒因为诡异更胜上古一筹。

    如此一来,他除了彻底和飞扬兄撕破脸,随后集结自己两世积累的所有力量,以九天寰宇天骄之间从未发生过的争斗规模挑战陆家外,什么都不能做。

    然而,别说他有没有如此行事以及行事后承担所有后果的勇气

    即使他有勇气,他的师尊也不会答应他如此行事。

    所以,他心头无比地矛盾。

    因为在他的推动之下

    如今刚刚在先鸿山引来邪帝气息的飞扬兄,正处于一个剧变的交叉口。

    邪帝传人或许还无法触动九天寰宇乃至九天的神经

    但能引发早已陨落的邪帝如此强烈的反馈,这个邪帝传人,非常不简单。

    是以,这也是他继续针对陆飞扬的最佳时机若是没有之前的教训的话。

    不知在幽邃的黑暗中挣扎了多久

    “呼”

    公子尚终于吐出了一口很不甘心、却不得不甘心的浊气。

    “飞扬兄,我就看你能走到哪一步”

    二云之一的三清道门,此刻的情形就和挣扎的公子尚差不多。

    今世显身的陆家少主陆飞扬,每在九天寰宇中做出一件事,他的心就会剧烈地跳上一段时间。

    若就如此还罢了

    可每次陆家少主都不等他们剧烈跳动的心脏回归正常,下一次心跳便猝不及防地降临。

    只需要抬抬头,他们就还能看到被陆家少主挡死的妙帝,还在不甘地朝九天寰宇喷吐无穷的怨念。

    只需要看到时常都能见到的流星,他们就能想起那场惊动整个九天寰宇的春风雨露相逢之景。

    只需要看一眼先鸿山所在,他们仿佛就能感受到那里蕴藏着一个名为邪帝传人的,却能引发邪帝气息降临的恐怖大敌。

    当然,最后一条也是他们的庆幸和窃喜之所在。

    “赶紧通知门主”

    “如此清晰可怕的邪帝气息怕不是他根本不是什么邪帝传人,而是邪帝分身罢”

    “邪帝传人,诸界欲斩,此时不斩,更待何时”

    “他再强,也是九天寰宇处之而后快的祸害”

    无需通知,身处云雾中的老妖怪,都感受到了这一幕。

    可他的视线,并非落在先鸿山所在的方向,而是公子尚所在。

    “值此大变,你会怎么做呢”

    凝视许久,老妖怪才收回视线,表情莫测。

    鉴于公子尚的身份,他甚至不敢将目光具体地聚焦在公子尚身上,因为这是对钧帝的挑衅。

    但此时的他,无比希望知晓公子尚的抉择。

    “若你收手,任其发展,倒不愧是第一天骄,可若你继续变本加厉,不思悔改”

    暗喃至此,老妖怪摇了摇头,颤巍巍站起身来。

    “希望你能收手,因为我要出手了。”

    抬头看了眼妙帝所化的喷泉,老妖怪在两位道童的跟随下,第二次分开了云雾,出现在了三清道门众生的面前。

    “邪帝传人,诸界欲斩此时不斩,更待何时”

    三清道门内的狂啸,只是三清道门的狂啸。

    至于其何时方能冲出三清道门,风靡寰宇,最终刮向先鸿山,谁人也不知道。

    邪天同样不知道。

    面对众人鄙夷的视线,他轻巧地耸耸肩,迈着略显嘚瑟的步伐,朝赌场走去。

    “哎哟喂”

    “瞧他那嘚瑟的样子”

    “呵,道祖了嘛,是该嘚瑟”

    “可我就是看不惯”

    “道祖就看不惯了那等他齐天,你怕不是得疯”

    “不是修为境界的事,而是他不好好渡劫的事好么”

    “不走寻常路啊,听陆家人说,这牲口做的叫自塑道池,随后还他niang的自树道碑,人家天道意志的活他都敢抢,啧”

    “牛逼啊,若我的大开天劫能和邪天一样,那该多好”

    见小树一脸憧憬的模样,众人脸都吓白了,也顾不得继续喷邪天,拉着小树就一阵苦口婆心地劝告。

    小屋内,先行而来的四女并未等太久。

    见邪天进屋,四女相继起身,一阵关心和担忧后,方才施施然落座,随后瞪大了眼睛看着邪天,一语不发。

    这样的一幕,邪天早有预料。

    想了想,他以苦笑开头:“这是个天大的误会,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随后,他将自己和浩女之间的误会,掰开了揉碎了地讲了一通。

    为了佐证,他甚至将从未露面的小霸王拉了出来。

    看到邪天的前世就在邪天的体内,四女眼珠子险些掉了下来。

    不过听到小霸王在为邪天佐证后,又朝邪天比划大拇指,赞邪天是个真正的男人,小霸王就被四道充满杀意的眼神给逼了回去。

    “哼哼,姬儿就知道邪天哥哥不会骗姬儿的”想到小霸王那吊拽霸酷的模样,神姬就气不打一处来,“都是,都是那个小霸王误导了邪天哥哥”

    “那此事”殷甜儿若有所思道,“邪天,你打算怎么做”

    未等邪天开口,幽小婵便幽幽叹道:“邪天才是最头疼的,颢儿姐姐她她也太可怜了。”

    “既然已经发生了,”天衣沙哑的声音轻轻响起,“那便承担起来吧,无论是对你还是对颢儿姐姐,都是最好的交代。”

    “好呀好呀”神姬开心地拍起了小手,“人多才热闹呢,邪天哥哥经常不在,姬儿都觉得好孤单,若能多位姐姐陪姬儿,姬儿就很开心啦”

    邪天被四女说得既感动又心酸,正要开口

    “有人来了,等等我。”

    这一次对于陆松的来访,邪天的脸色就不如之前那般和蔼了。

    陆松也清楚邪天的眼神为何有些不善,但这一次,他还不得不来。

    “若是你听说过那件事的话,你就不会怨我打扰你们了。”

    邪天微微蹙眉:“何事”

    “且不说你的道池究竟几品”陆松的声音有些低沉,一字一句道,“二品以上道池的新晋道祖,便需前往人魔战场”

    “是需要还是必须”

    “必须。”

    邪天朝屋里看了许久,突然心中一狠,转头对陆松道:“能等我把婚结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