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95章 邪之谋 失败了?

作品:《万古邪帝

    以射日弓的所在层面,只要从沾沾自喜中清醒过来,立马就看出了邪天想干什么

    是以骂娘之余,他心中更多的却是不可置信

    “他想把凿齿和饕餮都融入自己的独夫功法之中”

    这不可能

    亲眼见过邪天对独夫的提升,他焉能不知独夫

    这种将己身每一粒血肉都化为饕餮的炼体功法,若非受邪天修为大境所限,放到哪里都将引起惊滔骇浪。

    饕餮是什么

    以天地为食

    吞虚炼虚

    而凿齿是什么

    啖尽血肉生灵

    可以说,若放开了吃,就这两个吃货便能将整个寰宇吃得干干净净

    分开都如此可怕了,天道意志怎么可能允许融合二者的存在出现

    “就算是允许,他也不可能做到”

    被吓到的射日弓,思绪猛地跳到了一个他自己都未曾触及过的高度,然后瞳孔急速放大

    “这这这,这几乎是一条大帝之路”

    “言重了。”

    好在,曾真正身为大帝的邪月,将他这放肆的思绪给扯了回来。

    “你把成帝之路想得太简单了,而且”

    射日弓强忍惊悚问道:“而且什么”

    邪月神情微微恍惚,似乎在回忆什么,声音也显得飘渺:“而且邪天所行之事,上古还真有人尝试过。”

    “尝试过”

    射日弓吓得就要跳起来,旋即才恍然不是自己想跳,而是凿齿之心的反抗开始疯狂,他不得不施展全力压制,同时咬牙问道:“是哪个王八蛋啊”

    “想不起了。”

    “成功了没”

    “不知道。”

    射日弓眼珠子一转,强笑道:“那人,比邪这王八蛋强很多吧而且,肯定没成功吧”

    邪月点点头,瞥了眼射日弓:“和你差不多。”

    射日弓脸色一黑。

    “真是阴险啊,肯定没本射强,否则定能成功”

    被邪月一句话堵死的射日弓很不甘地道:“说不定那人堪堪成功,但放在邪天身上,一定成功不了”

    “不试试,谁知道。”邪月幽幽道。

    试试

    射日弓脸都绿了。

    “你说得轻松,要不你来压制”

    邪月奇道:“你可是无所不能的射日弓,不仅夺了裂天箭芳心,还诛了妖帝帝俊九子,压制一个不过道祖境界的凿齿之心,还仅仅是一块碎片,难道不轻松么”

    射日弓都要吐血了,切齿道:“轻前所未有地轻”

    “呵呵,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射日弓啊”

    又吹捧了一句,邪月开始打量邪天。

    邪天状态非常不好。

    仿佛此刻体内存在一个散发疯狂吞噬之力的黑洞,让他整个身躯都有种向内坍缩的趋势。

    而若非射日弓的镇压,这就不会是趋势了,而是必定已经出现的结果。

    “借饕餮真义,一吼吞凿齿”

    邪月沉吟。

    想到之前邪天不断尝试饕餮之吼的波动,他心底稍安。

    “借与凿齿之心的跳动完美同步的波动,可以最大限度减轻凿齿之心的反抗,能轻易将其吞下,这倒是一步好棋”

    只有凿齿之心入体,邪天才能全面体悟其啖尽血肉生灵的奥妙。

    “但饕餮是吞虚,纵然你能调整波动诱骗其入体,之后呢”

    饕餮吞虚炼虚。

    凿齿啖尽血肉。

    同为吃货的二者,实则天差地别。

    如何能以吞虚炼虚为基,体悟啖尽血肉生灵之奥妙

    如何能将吞虚炼虚,与啖尽血肉生灵融合

    这,是邪月期待之处,也是他担心所在。

    而此时,邪天丝毫没有感受到自身的危险。

    射日弓的压制存在一个上限,一旦超过上限,凿齿之心会直接被击杀,根本不可能再被邪天炼化。

    为了保证邪天能够炼化,凿齿之心必然存在一定的活性。

    而邪天视活性不见、不行炼化之举、反倒放任其活性于体内扩散的行为,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当凿齿之心的活性,伴随其跳动扩散至邪体全身时,他做出了更疯狂的行为

    咚咚

    咚咚

    咚咚

    邪天竟开始调整自己的心跳,试图与凿齿之心复杂无比的诡谲跳动相符

    短短三息,他成功了

    听到这强有力的诡谲心跳,射日弓先是一愣,随后张口骂娘

    “这畜生疯了么”

    刚骂完,他傲然屹立的身姿立马改成骑马蹲裆式,仿佛脚底下有东西要压不住了一般,脸色更因用力而微微泛红。

    “邪月,赶紧阻止王八”

    “你可是无所不能的射日弓啊”

    射日弓差点哭出声来,只能眼泪汪汪地装逼道:“现在的年轻人真不像话,好在是本射,否则谁来都压不住我日这个凿齿,你安分点儿行不再蹦跶信不信本射煮了你”

    凿齿之心很冤。

    因为罪魁祸首是邪天。

    他调整自己心跳与凿齿之心合拍的后果,就是将凿齿之心的活力猛然增大了数百倍

    而射日弓更冤

    因为这增大数百倍的活力,九成九都需要他来压制,剩下的则被邪天的邪体主动敛了过去

    看到此幕,邪月眉头微蹙。

    “借心跳合拍,激发活力,能让你更清晰地体悟凿齿之心”

    “但邪体的抗力已然到了极限,你如此行事,又有何用意”

    饶是邪月,暂时都有些看不懂。

    时间流逝。

    受邪天心跳的刺激,凿齿之心的活力越来越大。

    骑马蹲裆的射日弓脸色憋得通红。

    不多时,他发现自己竟开始压制不住凿齿之心的跳动,立马咆哮道:“没这样玩儿人的,老子不干”

    “你可是无所不能的射日弓啊”

    邪月幽幽一句,射日弓顿时闭嘴,但闭嘴的他险些将自己一口牙都咬碎,心中更是泪流满面,后悔不已。

    “不就是想装个逼么,有这么难么,日日日”

    就在此时,邪天脱离天一之境,面色平静,眸光无波。

    见此状,邪月暗叹一声。

    “还是失败了么”

    他并不是失望。

    因为邪天在做的事,哪怕是道祖来看,都堪称逆天二字,失败很正常,成功了那才叫不可能。

    他摇摇头,驱散心头那点不切实际的期盼,轻轻开口。

    “邪天,先炼化凿齿之心的碎片吧,其他的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