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20章 第2919 邪少 太过分了

作品:《万古邪帝

    正如吴筲知道的那般

    并非但凡二品道池的新晋道祖,就拥有进入古天梯的资格。

    陆松在对邪天的讲解中,漏掉了最重要的一点

    这一点便是,整个九天寰宇能够在大开天劫后成就二品道池的天骄,如云

    这如云的二品道池天骄中,拥有进入古天梯资格的,只有不过百数。

    而决定如云和百数这两个数量词的,便是认同。

    什么认同

    因果境对你的认同,即九天九帝,对你的认同。

    你能够被因果境认同,便代表你有资格,若没被认同,即使你是一品道池,也进不去。

    但反过来看

    陆松之所以漏掉这最为重要的一点,也是能够理解的。

    因为对陆家少主陆飞扬来说,或许在道池品阶上还略有所不及

    但他最不欠缺的,就是因果境的认同了。

    更遑论

    这哥们儿还挡了妙帝一撞

    这哥们儿还在凰山盛会上给了冥钦、公子尚一人一耳光

    最后把浩帝的女儿浩女,都给干了。

    即使抛开其陆家少主的身份,这三件事中的每一件单个儿拎出来,都能让其具有这种资格。

    如此一来,便能理解陆松的行为了。

    世人最为在乎的东西,在他看来却是最不需要去在乎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与生俱来。

    此时此刻,走在回归混元仙宗于南天门驻地的荀松,也颇有这种感觉。

    进古天梯塔,最需要的是什么

    是天资。

    是建立在天资之上的修为深度和宽度。

    是以此等深度和宽度的修为,打造出的战力。

    这三者,他都不缺。

    而那个出神凝视古天梯塔的拾荒者邪天,却最欠缺。

    孰高孰低,孰上孰下,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如是品味着,走到驻地门口的荀松,一身通泰莫名,神采飞扬,和在拾荒者营地时,完全换了一个人。

    这样的荀松刚刚出现在驻地门口的守卫眼中,便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让守卫们不可直视,纷纷半跪。

    “是荀少”

    “荀少终于凯旋了”

    “恭贺荀少凯旋”

    “恭喜荀少得胜归来,为混元仙宗扬名”

    “快去通知木长老”

    守卫口中的木长老,便是荀松等十一位师兄弟的师尊。

    看上去,木长老在混元仙宗地位不凡。

    但得到守卫的汇报后,这位大人物竟亲自从驻地中走出,一脸激动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师尊”

    “师尊”

    “师尊”

    荀松等人,齐齐跪了一地。

    “徒儿不肖,竟累得师尊挂念,更是令诸位师兄奔波,甚至”

    一句话甚至都没说完,荀松便已泣不成声,哭得像个孩子。

    本来一脸激动的木长老,扫过众徒弟,也当即老泪纵横,快走几步将荀松扶起。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因为不够资格参与此事,邪天只能在远处看着。

    木长老的气质,很是吸引他。

    这是一位须发皆白的道人,其修行无尽岁月而生的气质,并没有抹掉他身上的人性和情感,看上去既高高在人,又有烟火气息。

    所以看上去,这位混元仙宗的木长老,确实有些特别。

    不过看久了,邪天就觉得自己有些晕眩。

    即便有烟火气息,但如此打量一位准帝,也是规则所不允许的。

    正好,吴筲姗姗来迟。

    “你,又怎么了”

    见吴筲神魂仿佛出窍了似的,邪天疑惑问道。

    吴筲木然地看了眼邪天,一语不发。

    见状,邪天有些无语地开始打量混元仙宗在南天门的驻地。

    驻地占地很大,且从人流和位置看来,驻地更是位于邪天想象中的南天门腹地。

    有些时候,位置往往决定地位的高低。

    在修行界中,往往是那些地理位置偏僻且独特的宗门,被视为修行界的超级势力。

    但在南天门中,这一切就颠倒了过来,热闹之处,才是真正的江湖中心。

    邪天血眸一扫,便发现荀松师徒占据的地方,并非驻地的大门。

    事实上,这座属于混元仙宗的驻地,门不止一个。

    仅仅邪天视线范围内,便有共计六个大小不一的门。

    最大的那座门,如山一般厚重,两扇门面泛着幽邃的金属光芒,不知是何种仙金打造。

    其上铭文无数,百兽横走,万禽纵飞,更有龙凰翔舞,仙神腾云。

    两个硕大的门环,挂在门上纹丝不动,单单是看上去,便给人一种无比沉重之感。

    奇怪的是,这座大门两旁并无守卫,似乎因为大门的紧闭,便足以挡住所有试图从那里进入驻地的生灵。

    荀松等人占据的门,是六座门中第三大的。

    邪天猜测,这座门是供混元仙宗门人行走。

    而六座门中最小的那个门,仿佛就是在驻地围墙上随便抠了一个两丈高、一丈宽的洞

    进出这洞的人,邪天很熟悉,都是拾荒者。

    “我们好像应该从那里进去”

    邪天朝洞指了指,对吴筲说道。

    吴筲又木然地瞥了眼邪天,依旧不开口。

    邪天皱了皱眉。

    因为他从吴筲这一记眼神中,看出了对自己的不屑。

    不屑

    “你想从那里进去”邪天指着荀松那里,愕然道,“那里是混元仙宗的门人才能进出我,我们没资格。”

    而吴筲对邪天这句话的反应,却是缓缓抬头望天,缓缓吐出一口气,继续沉默。

    从吴筲神态中读出我不想和你说话的意思后,邪天便转了过来。

    人人都有想静静的时候。

    是以他纵然疑惑,却也愿意成全对方。

    好在,还是有人愿意搭理他的。

    一场师徒重逢的大戏,持续一炷香后便徐徐落幕。

    荀松这团璀璨的光,被木长老牵着走进了大门,其后十位齐天大能鱼贯而入。

    走在最后的风珀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走下台阶,朝邪天走来。

    “差点忘了你们。”

    邪天从这话中听出了一丝歉意,当即笑道:“前辈无需在意”

    风珀一怔。

    他倒不是在意。

    而是担心这两位拾荒者闹出笑话来。

    毕竟只差一点点,两位拾荒者跟着他走过那座只有混元仙宗门人才能进入的大门一事,险些发生。

    不过他显然多虑了。

    “我二人这就从那里进去。”邪天指了指远处的那个洞,随后问道,“只是不知进去后,该如何联系前辈”

    听闻此言,一直无语的吴筲,终于忍不住暗叹

    “邪少,您,您这猪,扮得也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