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21章 第2920 扛起 装逼重任

作品:《万古邪帝

    刚刚跨入大门,荀松的步伐就下意识一顿。

    “松儿,你怎么了”感觉到这点,木长老讶声问道。

    荀松旋即回神,恭敬道:“回禀师尊,没什么,只是有些感慨。”

    “呵呵”

    木长老和蔼一笑,眸中满是欣慰。

    “在生死中走一遭,感慨多少都会有的,别说你,便是为师也免不了,但你要做的又何止是感慨,而是将此行中的各种经历转化为自己的收获,将前方的路铺就得更为宽阔。”

    “多谢师尊教诲。”

    荀松的感慨,倒不是捡漏种魔将未遂后侥幸不死、重返宗门的恍若隔世

    而是他很想在跨入大门的瞬间回头看一眼。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回头,能不能看到那个拾荒者从他模糊记忆中的那个洞里钻进去

    但他就是想看一看。

    这会让他更加通泰。

    “莫渎雕像”

    “金龙”

    “救我”

    “还两次”

    每走一段路,荀松便会通过内心的冷笑,将自己前段时间遭受的羞辱凌厉地抹去一些。

    回归宗门的荀松,从根儿上发生了变化。

    他甚至在进入师尊洞府时,都没有虚情假意地让身后救他归来的十位师兄先进去,而是理所当然地紧跟师尊,成为师门一脉的第二人。

    而来到混元仙宗的邪天,从根儿上就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他从来没有身为陆飞扬今世的自觉。

    陆家少主

    有个曾为大帝的小媳妇儿

    曾挡过大帝的一撞

    虐过六道轮回体冥钦

    顺便抽了公子尚一耳光

    这些都改变不了,邪天身为九州界土包子的心态。

    正因为把自己定位在土包子的角色当中,邪天才会在吴筲目眦欲裂的注视中,兴致盎然地钻过了那个高两丈的洞,好奇打量着混元仙宗驻地内部。

    也正因此,准备进洞的吴筲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

    见此情形,洞外的风珀暗叹一声,想了想走上前来,发现吴筲面色果然有些不对劲,当即笑道:“那个,实在抱歉,但此乃宗门规矩,便是我也无法”

    孰料他尚未解释完,吴筲就恢复了木然,看了眼风珀问道:“前辈,您在说什么”

    “呃”风珀一怔,摇头叹道,“当我什么都没说吧,你二人进去先安顿好,之后我会来找你们。”

    “恭送前辈。”

    目视风珀离去,吴筲才面无表情地喃道:“愚蠢的人类啊,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守卫拾荒者进出之洞的守卫,自然看到了两个拾荒者背后的风珀,心头多少有些吃惊。

    “木长老一脉的,风珀师兄”

    “竟亲自送两个拾荒者过来嘶”

    “好好记住他二人的长相诶他他他,他说什么”

    “好像,好像说愚蠢的人类”

    “我去,他,他说谁”

    就在两守卫思考这个性质非常严重的问题时,吴筲也进了这座被他命名为狗洞的洞。

    纵然狗洞高两丈宽一丈,足够允许六人并肩而过,但他觉得狗洞二字,是真正的名副其实。

    堂堂二云之一的混元仙宗,便用这个狗洞,没日没夜无休止地羞辱着诸多拾荒者。

    即使心甘情愿活在众生无视的地带当中

    吴筲都觉得每个拾荒者在经过此洞时,心头肯定都会产生浓淡不一的羞耻感。

    不过当邪天打头之后,他钻狗洞的过程中,心头却异常地平静,平静中,甚至还带着一丝嘲讽。

    这丝嘲讽,他一直挂在嘴角,让邪天疑惑,更让负责混元仙宗拾荒者的一位齐天执事皱眉。

    不过很快,这位皱眉思考该如何收拾两个陌生拾荒者的执事,就收到了守卫的提醒。

    “风珀师兄”

    暗喃一声,邪天眼中的脸色阴沉的执事,便如云开见日一般,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呵呵,两位道友既然是风珀师兄引荐而来,自然能得到水准之上的待遇,可不是我施某吹嘘,二云三水四山之中,论对待拾荒者,我混元仙宗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面对客气的前辈,邪天自然客气回应。

    然而他这种行为,便造就出了他是次,吴筲为主的阶梯划分。

    是以执事的目光很快就从邪天身上重新回归吴筲身上。

    “道友,请”

    一番安顿的过程,完全由一位混元仙宗的执事全程带队

    这种行为赋予给二人的特殊,足以告诉混元仙宗内每一位拾荒者,这二人不一般,更不一般的,自然是脸上带着嘲讽,步履沉稳的吴筲。

    好不容易安顿完毕,施执事客气告辞,刚离开吴筲的洞府,他便长出一口气。

    “他奶奶的,难怪敢一脸嘲讽,风珀来头不小啊”

    而不久之后风珀的来临,以及在吴筲洞府中呆了足足半个时辰方才离去的行为,也加重了这片拾荒者天地中的生灵,对二人的重视。

    这一点,自然而然地影响了接下来对吴筲二人的任务分配。

    任务,是必须的。

    翻阅过执事所赠的拾荒者常识后邪天就知道,作为一名拾荒者,唯一能够接触齐天杀伐之法的路,便是军勋。

    而任务,更是拾荒者获取军勋最重要的来源。

    “吴道友,你们为何不多休整些时日”见吴筲二人找上门来领取任务,施执事皱眉道,“其他拾荒者也就罢了,你二位完全没必要担心,这拾荒谱上,绝对不会出现两位的名字”

    所谓拾荒谱,便是记录混元仙宗所属的拾荒者,其外出执行任务的详细记录。

    拾荒谱规定,任务归来的拾荒者,在一年内至少接取一次任务。

    一年时间,看似很长,实则在人魔战场这片寰宇中,一年几乎只等于九天寰宇的十天

    毕竟光是要离开南天门,都需要不菲的时间。

    “缺军勋。”

    对于施执事的好意,吴筲淡淡地用三个字作了回应。

    见状,施执事也只是笑了笑,便将任务令符取出,良久浏览后,一脸惊喜道:“这个任务,非常适合二位”

    “我看看”邪天接过任务令符一瞧,皱眉道,“才六十军勋,太少了施执事,我看这个不错,就接这个吧。”

    施执事闻声低头一瞧,眼珠子都快蹦了出来,他立刻看向吴筲,正要开口

    “他选的什么就是什么,走吧。”吴筲淡淡说道。

    邪天欣喜地接了任务,恭敬道:“施执事,晚辈告辞。”

    说完,便和吴筲径直离去。

    整个过程,施执事都没有开口阻止的机会。

    半个时辰过后,他才宛如死了爹一般,脸色煞白地跑了出去,尖叫响彻云霄。

    “快快快,快去通知风珀师兄,他带来的两个拾荒者,去,去灼阳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