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22章 第2921 我知道了 双雄

作品:《万古邪帝

    从施执事口中吼出的灼阳谷三个字,让这片属于拾荒者的小天地,产生了不小的动荡。

    其实灼阳谷所代表的地点,和这三个普通的字一样,在以往的岁月中,除了其古怪的地形外,并没有太多供世人铭记甚至震惊的地方。

    但三千年前,一场魔族和人族大军之间的不期而遇,改变了一切。

    那是一场惊动因果境的遭遇战。

    那是一场持续两千余年的惨烈之战。

    那是一场让陆家老祖之一的陆风出动的大战。

    那也是一场遗痛到如今尚未结束的战争。

    在那场战斗中,数以百万计的人类军士或身死道消,或迷失在地形复杂的灼阳谷内,至今无法出现。

    错非在战争最后关头,陆家六祖陆风出手斩杀了魔族十三位种魔帅,灼阳谷之战,也不会结束。

    但,也并未结束。

    双方正面的战斗虽然终止,但围绕着如何将迷失在灼阳谷内的自己人带出来,便又产生了一场规模减少了无数倍,但凶险程度却暴涨数百倍的小型战斗。

    在这样的战斗规模中,单体战力逊于魔族的人类吃了大亏。

    正因如此,灼阳谷不仅成了军士们望而却步的禁地,甚至连对待拾荒者身为苛刻的各大势力,都觉得再朝灼阳谷丢拾荒者,是一件相当脑残的事。

    从数百年前开始,各方便针对这一点,虽未严令禁制拾荒者再度领取灼阳谷救援任务,但私底下,除非是得罪了高层的拾荒者,否则也不会让拾荒者主动领取该任务。

    而就在半个时辰前

    有人领走了这个任务。

    而且看上去,这二人领取的时候,一个兴致勃勃,一个满脸无所谓。

    隶属混元仙宗的拾荒者们,因为施执事口中比较模糊的灼阳谷三个字,产生了不小的惊惶,以为那个对任何生灵都堪称地狱的地方,又张开了死亡之口,即将开始吞噬生灵

    而风珀,却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但他的反应,却让亲自前来报信的施执事一头雾水。

    听闻施执事所言后,风珀先是一怔,旋即满脸复杂,且在这莫名的复杂中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这一想,便又是半个时辰过去。

    施执事只感觉自己微微弯曲的腰杆都要断了,方才听到风珀复杂的声音响起。

    “哦,我知道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风珀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对施执事造成的冲击,比他亲眼目睹的两个拾荒者欣喜领悟灼阳谷救援任务强烈了百倍。

    以致于晕晕乎乎走出风珀洞府的他,连撞了人都没反应过来,一脸茫然。

    看了看施执事背后的风珀洞府,再看了看施执事本人,三个呼吸后,被撞的荀松才从记忆中找到了撞自己的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想到这点后,他心头的点点愠怒便消散一空。

    “原来是施执事,荀松有礼了。”

    荀松笑着对施执事行了个道揖。

    对待一个外门执事,他这种态度足以让施执事在惶恐中清醒过来。

    “啊,是,是荀少”

    想到自己刚刚撞了荀松,施执事脸都白了,然而未等他开口赔罪,荀松便笑道:“不知施执事来找风珀师兄,所为何事”

    “哦,哦,是这样的”

    能够和木长老一脉最有前途的弟子搭话,施执事颇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当即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经过说出,最后一脸苦笑。

    “本来我,我是想阻止他们的,可,可哎,都怪我”

    施执事并未注意到,当他提及邪天和吴筲选择了灼阳谷任务时,瞳孔缩了一下。

    “灼阳谷”

    灼阳谷是什么地方,荀松比施执事更清楚。

    而对于灼阳谷究竟有多可怕,他的感受也比施执事更深。

    可以说,他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就是因为他的师尊在三千年前,阻止了他的任性。

    当灼阳谷之战爆发时,他还愤愤于师尊对自己的阻碍

    但当灼阳谷之战持续了两千年时,他对师尊便只剩感激

    而当得知陆家六祖陆风的参战,才终结了那场无比惨烈的战争时,他心头便只剩惶惶的庆幸了。

    之后,他就乖巧了许多。

    但凡师尊不想他做的,他就不去做,但凡和灼阳谷有关的任务,他一概不领取。

    “那个小垃圾,竟敢去灼阳谷”

    是以听到施执事的话,荀松的第一反应便是不可置信。

    但想到对方之前的那些所作所为

    “哼,莫非以为自己能轻易找到人,便有资格接取灼阳谷的任务了么,笑话”

    荀松心头冷笑。

    在他看来,邪天确实有独到之处。

    譬如能跟踪自己,譬如能准确地找到自己以及诸位师兄,甚至能和自己一样,发现那座莫渎雕像的诡异

    但这些又能说明什么

    正如他之前所想且为之得意的那样

    邪天最欠缺的,是他最具备的。

    而无论是邪天最欠缺的还是他最具备的天资修为战力,才是衡量接灼阳谷任务的唯一标准。

    “连我都不够资格,你”

    如是想着,荀松竟没意识到自己暗暗松了一口莫名的气,直接对施执事笑了笑,点点头,说了句话,错身离去。

    “哦,我知道了。”

    两句相同的话,让施执事变得更为懵逼。

    但其实这两句相同的话,其含义很有些不同。

    除了最基本的,表达自己知道了这件事的相同点外

    风珀更想用这句话,来表现自己的预见和预测,是对的除非是傻子,否则哪个敢于接取灼阳谷任务的人,不具备相应的能力

    即便这相应的能力,或许会因为自视过高而产生偏移,却也多少能说明,邪天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很不一般。

    而荀松,则更想用这句话来表达自己的无视。

    这种态度,在他看来是完全正确的

    连人都死了,自己为何还不能无视

    什么

    你说去灼阳谷,不代表死

    那你去个试试

    随着邪天接取灼阳谷任务

    荀松回归驻地后唯一心头挂怀的事,就这般不了了之。

    念头通达的他回归洞府后,便开始思考师尊刚刚告诉自己的一件事。

    “褚默嘿,来了又如何,修为比我低五六个小境界,想追上我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