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41章 第2940 前尘 孤酒 遇魔

作品:《万古邪帝

    柳大人的洞府内,有酒有菜。

    出于本能,周曦吞了吞口水,便坐下来一阵大快朵颐,随后端起酒杯敬了敬柳大人,一饮而尽。

    柳大人没有理会周曦,也没有吃菜,只是一杯一杯地喝着。

    此时的他,看上去心事重重,远没有邪天二人初来时的沉稳和淡定。

    说起来,外人的来临,他所承受的冲击是最大的。

    本来是一个一生只需听一人之命的他,在三千年前那场惨战的最后时刻,居然和他唯一的主子以及近百同伴失散了

    失散不要紧,找到他们便是。

    但好死不死的是,他不是一个人。

    当他被数百双视线认真、热切且期盼甚至祈求地注视着时,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就不再是自己的人生了。

    之后,他没有走上寻找同伴和主子的路,而是带着数百人,走上了一条在灼阳谷求生的路。

    这条路很长,前途叵测,且不知有多远。

    路上,不断有人死去,不断有人成群地离去,去寻找更有希望的生之路

    最终,他带着两百多人,在魔族的追杀之中,来到了一个空间之中。

    空间死寂

    但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就把这片天地中的死寂,彻底看成了祥和,且大部分人为之幸福地痛哭流涕。

    因为一直能追击他们的魔族,一个时辰都没有追过来。

    从此后,这片天地就成了他们赖以为生的家园。

    时间一长,家园带来的满足感,便消褪了不少。

    有人发疯,有人崩溃,有人吃人

    也有人在他的带领下,趟出了一条重回万窟山的路。

    这小半截路,花费了他们千余年的时间,消耗了近百条九天寰宇的精英军士。

    这条路的打通,意味着他们通往回家的路,终于有了个开头

    然而时至今日,已然只是开头。

    他们出不去。

    因为他们用千余年的时间打开出口的同时

    魔族也用数百年时间,将这灼阳谷渐渐变成了自己的地盘。

    该如何解释变成自己的地盘这句话呢

    最为简单的一点就是魔族在万窟山那个黑洞中的巡逻,达到了没有一丝漏洞的地步。

    这一点,他们用了数十条性命验证得清清楚楚。

    他们甚至可以推测出,魔族几乎在万窟山中的每一个黑洞中,都进行着如此完美的巡逻

    所以想要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汇聚起残留在灼阳谷的所有军士,然后和外部的援军内外夹击,攻破魔族大营。

    简单来说,便是两条整顿内部,等待外援。

    曾经他们以为,第一条是很容易办到的。

    但无数次通过蛙路去往那个黑洞的结果,要么是一无所获,要么是遭遇魔族,没有一次碰到过同类。

    所以他们开始期盼着外援的到来。

    他们相信,只要外援到来,并成功联系上困在灼阳谷的军士,他们定然会爆发出自己都不敢想象的斗志,冲出灼阳谷,和援军汇合

    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才明白

    援军这种东西,比灼阳谷的同袍更为缥缈难寻。

    就在这个时候

    柳大人遇到了外来人。

    若说周曦在黑洞中的希望和失望之间隔着一重天,那得见邪天二人时他所遭受的冲击,便是九重天。

    近三千年的岁月让他习惯了背负太多人的性命活下去。

    一开始,他能用最为理智的态度处理这件事

    但当邪天二人离去后,那些因冲击而生的情绪,便加倍地涌上了他的心头。

    而其中最为浓郁的情绪,就是疲惫。

    “还要等多久啊”

    喝到第十壶,醉眼惺忪的柳大人,方才第一次用轻喃表达自己复杂的情绪。

    听到这句话,喝得满脸通红的周曦重重放下酒杯,喝道:“大人嗝,大人放心,既然那两个拾荒者都能进来,军士就有进来的可能,要不了多久嗝”

    柳大人面无表情地瞥了眼周曦,继续喝着自己的孤酒。

    作为失落的附带产物

    在推测出邪天二人并不是一般的拾荒者后,对二人他多少还带着一丝侥幸。

    但这丝侥幸,最终毁灭于他麾下一军士的齐天气息当中。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没人知道他坚挺了三千年的身躯晃了那么几晃。

    在这片以战力说话的战场上

    你再不一般,连齐天大能的气息都抗衡不了,有什么意义

    想到此处,柳大人就在周曦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自嘲地笑了笑。

    随后他将酒杯高高举起,仿佛在遥敬某人。

    “希望你们,至少能活着回来”

    对于活不活得下来这个问题

    此时的吴筲是没有去想的即使他身后就是一个刚刚还想杀他们的齐天境军士。

    他只是因为之前的经历,更为感慨邪少的低调。

    当然,这种低调准确来说是扮猪。

    毕竟若不用这两个字,他根本无法解释一个能斩杀种魔将的存在,为何会在齐天境大能的气息下,表现得比自己还不如。

    想着想着,他突然就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回头一瞧,顿时乐了。

    或许是曾探测过一小段蛙路,之前还蹦得颇为顺畅的军士,此时却走得蹒跚踌躇,身上甚至还带着一丝空间破碎之力,显然有一脚落在了错误的落点上。

    不过想到邪天的低调,吴筲当即板起脸转过头,决定自个儿在心里偷着乐比较好。

    “嘿,连蛙路都走不过,还好意思在邪在本大爷面前装”

    然而刚转过来,他就发现邪天正看着自己,心头咯噔一声,立马又转过头去。

    “前辈,其实蛙路不难,您该这样走”

    当吴筲借邪天指点自己的通行之法,帮助齐天境的军士来到万窟山面前时,他突然产生了一种明悟。

    “这就是帮助高人的感受么,好爽啊”

    看着军士那张羞怒、尴尬交织的红脸,吴筲就觉得通体舒泰。

    更让他快意的是

    齐天境军士似乎因为尴尬,没等他们动身便走上前来,面无表情地开口。

    “接下来,我打头。”

    打头的意思,自然是充当前军斥候,遭遇魔族时第一个受到攻击的对象。

    虽说觉得没必要,但吴筲也只是悄悄地撇撇嘴,并没有说什么。

    然而邪天却开口了。

    “前辈,不用了。”

    “不用”军士眉头一挑,似乎为自己的好意没被人接受而愠怒,转头瞪着邪天,“为何”

    “因为”邪天一边指着洞口一边朝后退去,“有东西要出来了。”

    话音落

    三个魔尉便从黑洞中小心翼翼走出

    见齐天军士,没有转身就逃,只是后退数步,摆出了一个让齐天军士头皮发麻的阵式。

    s:小天天这两天生病了,更新不稳定,十分抱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