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42章 第2941 装逼?诡异初生

作品:《万古邪帝

    无论魔族在万窟山的这个黑洞口出入过多少次

    对齐天军士来说,这是开天辟地的一次。

    是以在三位魔族带给他强烈的震撼之余,他丝毫没有去揣测为何自己没发现魔族,反倒被一个小道祖先发现的叵测事实。

    当然,即使他不受震撼的影响,他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了

    因为面对他这个齐天境大能,三位魔尉非但没有逃,反倒摆出了一个阵式。

    这是什么阵式

    他不知道。

    他知道的是,这个阵式带给他的感觉,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如芒在背。

    紧接着他就恍然大悟这个他不知道的阵式,便是三个魔尉敢于面对自己的底气所在。

    下意识地,他就想到了自己并不孤单。

    但这个念头几乎就没有在他的识海中成型,便烟消云散

    取而代之的,是笑不出来的苦笑。

    他记得,就在刚刚,他大言不惭地说了一句话接下来,我打头。

    如今看来,这话太过装逼

    因为无需他强行让自己去打头,他都成了那个必须打头的人。

    局面,便这样僵持着。

    在吴筲看来,这种僵持理所当然。

    是。

    他这个身为半步齐天的修士,看到魔尉会吓尿,但相应的魔尉看到真正的齐天大能,即使不尿,也会有尿的冲动。

    所以目前的僵持,在他眼中就成了三魔尉严阵以待,齐天军士负手淡然的景象。

    而且他还为齐天军士并未负手找到了理由

    “敢在邪少面前负手的人,还没出生呢”

    如是想的他,分外轻松。

    同样轻松的,则是邪天。

    有了之前在黑洞中的战斗,他对自己不动用那种势之下的战力,也算有了个较为清晰的了解。

    所以他相信,自己能够解决掉三魔尉。

    即使对方有杀手锏,他也可以将对方引入黑洞击杀毕竟黑洞内死水般的天道本源所形成的环境,还能诡异地倍增他的战力。

    但这一切,在他的思维中仅仅是出现,远没有到要为之准备的地步。

    因为他面前,站着一位真正的齐天境大能。

    这个大能,比他认识的什么风珀等混元仙宗的齐天大能,修为上都要强上不少。

    “更遑论他能在灼阳谷一战后,存活至今”

    唯一能让他提起精神来的,便是

    “能够出入这片空间的魔族,对这片空间的了解有多深呢”

    当邪天因陷入沉思时而有些心不在焉时

    僵持的局面,就多了一些尴尬。

    尴尬来源于高手因认清了局势而如芒在背,垃圾却因相信高手而轻松淡然。

    而当吴筲百无聊赖地打了个轻松的哈欠时,齐天军士莫名其妙地就产生了一丝绝望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战斗爆发。

    “你俩闪开”

    吴筲当然听不出这四个字其实还蕴含着另外四个字我干你niang的含义,当即听话地拉着邪天退远。

    堂堂邪少,再参与这种低端活动,简直就是对其本身的严重侮辱

    更何况邪少都没有对自己的拉扯行为表示反对。

    如是想着,吴筲就已经退到了很远的位置,抬眼一瞧

    “我去,这动静”

    动静颇大。

    而彰显动静之大的首要来源,便是战场上空突然出现的六个乍现的空间旋涡。

    而贯穿这六个空间漩涡的,则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彼岸虚桥。

    “乖乖,连彼岸虚桥都放出来了”

    吴筲有点懵。

    就好比道祖外放道池一战

    齐天境大能外放彼岸虚桥,肯定是遇到了劲敌。

    但如今,齐天军士碰到的只是三个在修为上低他一大境的魔尉而已。

    “装逼啊”

    吴筲摇头失笑。

    除了这个,他再也找不到其他原因来形容齐天军士的行为。

    但半炷香后

    他的失笑就变成了疑惑。

    “奇怪,怎的还未结束”

    更为诡异的是,随着时间的继续流逝,这场在吴筲看来纯碎是欺负小朋友的战斗,非但没有结束的趋势,动静反而越来越大

    甚至到最后

    “啊啊啊啊啊大爷和你们拼噗”

    吴筲就这般傻傻地看着天上那道名为齐天军士的抛物线,精准地落在了自己面前百丈,弹了几弹后,滚到了他脚下。

    齐天军士是满脸通红地晕过去的。

    但吴筲并不会注意这点细节。

    他完全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因为他突然产生了一种错觉这种错觉告诉他,邪少吊打九魔尉,甚至斩杀两位种魔将的光辉,其实并不算是光辉了。

    因为就在刚刚,三个魔尉把一个齐天境的军士给吊打了。

    吴筲脸上的呆滞,相当于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为这场战斗的结果画上了句号。

    看到这种表情,三魔尉心头最后一丝针对邪天和吴筲的警惕,也荡然无存。

    还有必要存在么

    连最强的齐天境军士被我们打败了,你们两个道祖,还能蹦跶个什么花儿出来

    如是想着,三个受伤程度不一的魔尉,迈步前行。

    就在这个时候

    心不在焉的邪天,将心神抽了出来,开始关注三魔尉。

    对此,三魔尉完全没有反应。

    他们只是将邪天的行为,当成了来自绝境中的生灵最后的反抗。

    而邪天看似正在关注三位接近他的魔尉

    实则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视线的焦距,其实并不在魔尉身上,而是

    在魔尉前方。

    “二十丈”

    “十五丈”

    “十丈”

    “三丈”

    “一丈嗯”

    嘭

    一声炸雷,就这般毫无预兆地乍响,吓得吴筲一个激灵。

    待他定神一瞧,眼珠子险些掉下来。

    因为这声炸雷,真的是雷。

    而且就劈在了正以无敌之姿走向他的三个魔尉身上。

    下意识地,吴筲就转头看向身旁的邪天。

    而此时

    满脸通红装晕的齐天军士也偷偷睁眼瞅了瞅。

    这一瞅,他先是一怔,旋即骂了句,险些真的昏过去。

    “我日”

    而被雷劈的三魔尉,则惊疑不定地四处搜寻,看上去好像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遭雷劈。

    这一点,则是邪天无比疑惑的地方。

    “莫非这些泡状空间,他们看不到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