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82章 切磋 魔念 耳光

作品:《万古邪帝

    平静,是褚默心头唯一的情绪。

    无论他闯过古天梯塔多少关

    无论围绕他的有多少赞美阿谀之言

    无论多少人想要成为他的麾下、属下,甚至道奴

    他都很平静,且越来越平静。

    在外人看来,褚默的平静,不仅是深不可测的一种体现,更是这位混元仙宗的年轻俊才,通往更高修行境界的绝佳助力。

    但对褚默自己而言

    这仅仅是模仿而已。

    闯古天梯塔

    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以破道境中期的修为达成七十六关,确实牛逼得非凡。

    但和弄塌埋碑崖那种事相比,就微不足道了。

    这便是他能平静,且越发平静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则是越是模仿那位大佬的平静,他就越上瘾。

    这个时候他才觉得

    埋碑崖之前的自己,纵然优秀,却是那般的肤浅和可笑。

    装什么装。

    傲什么傲。

    静下来,做自己的事,才是最好的。

    “那位大佬,应该就是这样,且越来越牛逼的吧”

    一叹,褚默便觉得自己任重道远,还需更加努力。

    不过这一叹对刚刚出关,且听闻褚默闯关之事的荀松来说,就很讨厌了。

    什么样的人,才会在做出逆天之事后,皱眉故作而叹的

    虚伪之人。

    而虚伪这两个字加在最初说对古天梯塔没兴趣、转眼又跑去闯古天梯塔的褚默头上,简直他niang的再贴切不过了。

    是以刚刚出关的褚默,浑然忘了唤醒自己的师尊还有事找他,满脸洋溢着莫名的笑意,对褚默行了个道揖。

    “师兄刚出关,便听闻师弟不仅修为精进不少,且还闯过了古天梯塔资质七十六关,实则让师兄刮目相看。”

    褚默连忙回了一礼,平静道:“师兄谬赞,师弟只是以勤补拙,外加运气不”

    “哈哈,师弟太客气了。”荀松笑得很开心,“正好,师兄我刚刚出关,也算略有收获,不如和师弟切磋一番,也好互相印证一番所得,也算同门论道。”

    “师兄说笑了。”褚默依旧平静,笑道,“师兄之能,师弟万不能及,怎”

    “师弟啊,太谦虚的话,就成了虚伪了,来”

    话音落

    荀松轻飘飘一掌,便印向褚默胸口。

    但看似轻飘飘的毫无力道,这一掌却极尽荀松对自身修途的总结和诠释。

    不仅如此

    他甚至在掌中加入了,自己在人魔战场和魔族厮杀所得的战斗经验。

    而褚默,是什么人

    是一个虽然在古天梯塔上取得了超越荀松成就的人

    但在和魔族战斗方面,却是白纸一张的萌新。

    是以云淡风轻的一掌,在褚默眼中则成了尸山血海般的悲壮,而酝酿悲壮的杀伐,更如利剑一般直刺他心。

    这一刻

    他突然产生了一丝悔意。

    在最初闯古天梯塔之时,因为自己的第一次闯塔实在有些拉仇恨,是以他有过藏拙的想法

    但在其后的闯塔中,他竟在忘我的同时,也忘了这一点,直到每次出塔方才恍然。

    再加上荀松闭关不出,几次下来后,他便断绝了藏拙的心思。

    但此刻,他后悔了。

    因为

    “他是想毁我道心”

    愤怒,因为同门的无情狠毒而生

    冷笑,因为自己有师尊留给自己的保命底牌而生

    但最后

    “若是大佬面对这种情况,会如何呢”

    褚默步步倒退。

    倒退的同时,他开始幻想那道站在埋碑崖旁,本来毫不显眼的大佬,是怎么做的。

    退了九步后,他道眸微亮,面容也恢复了平静,且在平静的同时,同样朝荀松推出一掌。

    此掌,同样云淡风轻,却又变幻莫名。

    论修为,他和半步齐天的荀松差距甚大。

    论战斗,他更无法和在人魔战场磨砺甚久的荀松相较高下。

    却也好在,这是切磋。

    切磋让他拥有了反击之力那便是对天道的感悟。

    混元仙宗的真传弟子,都有资格修行一门秘法。

    此秘法可以将自身对某一种天道本源的领悟,拔高到所处大境的极限。

    这就是埋碑崖旁,褚默那高数十丈的道碑能够惊吓众人的原因。

    “大佬面对这种情况,肯定是趁机磨砺自己,而不会被什么愤怒和冷笑的无谓情绪困扰”

    纵然在修为战力方面有着巨大的差距

    但有一点,他和荀松是完全相同的。

    既然我们都拥有一座差不多高度的道碑,我为何还要怕你

    如是想着,渐渐平静下来的褚默,便将心神完全放在了对虚空本源的操控之上。

    这个时候的他,陷入了闯古天梯塔的那种状态。

    而他面对的荀松,脸在笑,心在怒,血在烧。

    “自称不敌”

    “若真不敌的话,不是该受我一掌退下的么”

    “怎会如此专心应对于我”

    “虚伪”

    也好在他始终保留了部分理智,毕竟他的师尊木长老在混元仙宗的宗门法规面前,并没有逆天之力。

    然而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如何,便如何的。

    当他发现褚默在虚空本源上的运用和掌控,竟和自己在岁月本源上相差无几时

    他高傲的心,受到了最为犀利的一击。

    “怎么可能”

    这四个字,在和褚默进行了势均力敌的二十多招攻防后,变成了一只张牙舞爪的魔手,将他心中最阴毒险恶的东西,抓了出来

    褚默是平静的。

    但再如何平静

    当在一场同门切磋中感受到对方切实的杀意后,他也没办法再平静下来。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用保命底牌之际

    一种气势,落在了这个切磋地。

    感受到这种气势,荀松如遭雷劈,当即收手暴退。

    褚默的反应和荀松差不多,只不过他多退了几步,且停下之后,采取得依旧是防御之势,且比防范荀松杀意时更为警惕。

    “师,师尊”

    “木长老”

    无论是荀松还是褚默

    从未见过这样的木长老。

    面无表情。

    眸光冰冷。

    看似没有丝毫气势

    却让他们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风暴,正在木长老体内酝酿。

    “没打够的话,继续。”

    听到这样的话,荀松面色惨白。

    褚默微一沉吟,便朝木长老行了一礼,惭愧道:“都怪弟子太放肆,妄图和师兄切磋,结果还请木长老”

    他话音未落

    凭空一记耳光声响起。

    褚默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却发现不远处荀松的右脸颊,高高地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