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85章 第2984 外定 内动 魔音

作品:《万古邪帝

    洞府内,一片静谧。

    随着诉说

    褚默仿佛又回到了埋碑崖,俯瞰高高在上的自己,以及那位默默无闻的大佬。

    而风珀,也震惊得无法言语。

    因为他终于确定,埋碑崖,还真被人弄塌了。

    “所以那三位大人的否定,是,是真的明白师尊所想后,给出的否定”

    他觉得应该如此,却又觉得这实在有点牵强。

    待他回神过来想要细细询问一番弄塌埋碑崖的妖孽究竟是谁时

    才发现洞府内只剩他一人。

    想了想,他当即快步离开,朝师尊所在的洞府走去。

    孰料道童却告诉他,木长老刚刚离开驻地,前往西天门商议大事了。

    “什么大事”

    “据说是救援灼阳谷一事,几大天门欲联合出兵。”

    风珀眼珠子险些掉下来。

    “几大天门联合出兵”

    “师兄,具体的我不太清楚啊”

    待风珀从知情的师兄那里得知详情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大,大帝插手”

    “是啊风师弟,这一次,我等有很大可能赶赴灼阳谷。”

    “不过师弟放心,有剑帝在,这次魔族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

    “哈哈,参加一场有大帝存在的战争说起来,这正是我无比期待的啊”

    风珀却有些不好的感觉。

    任何事,都会遵循一个道理搀和进来的生灵越高级,那身处底层的生灵,便会越卑微。

    当这件事有大帝插手后

    那身处这件事中的所有生灵,其使命就凝缩成了唯一的一个执行大帝意志,不能为任何原因所转移。

    “诸位师兄,可知剑帝为何插手此事”

    想了想,风珀急忙问道。

    “风师弟,你在说笑么”

    “此等大事别说我们不知道,怕是师尊都”

    “师弟放宽心,不过区区一个灼阳谷而已,莫非你以为此事还能引发人魔大战不成”

    “哎,说起来,若是小师弟能进入古天梯,怕是就有可能知道这事了吧”

    “那是必须的,但小师弟知道,并不代表你就能知道了”

    “是啊,进了古天梯,也不知小师弟何时才能出来”

    见众师兄开始畅想,忧心忡忡的风珀悄悄退了出来。

    “真是多事之秋啊”

    感慨一声后,他又忍不住苦笑起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邪天啊邪天,这一次,你可能就有救了”

    大帝的意志,不仅体现在权威之上,更体现在时间之上。

    悬在众人头上的剑帝旨意,成了催促众人行事的刀,逼着他们朝如何贯彻大帝意志靠拢。

    在这种情形之下

    仅仅两个月光景,四大天门便敲定了联军的各项事宜。

    即使最后实力最强的中天门并未派出大军,却也在宣称支持剑帝意志之余,调派了大量资源供应大军。

    接下来,自然便是等待探查灼阳谷的斥候带回消息,和大军出征的最后准备了。

    忙碌完一天事务的木长老,刚刚送出调集部分弟子的玉符,便盘坐蒲团,皱眉沉思。

    “怪哉,居然所有人都不知道剑帝为何对灼阳谷如此感兴趣”

    来西天门数月,足够让人缘颇好的木长老,在众熟人中探听到此事。

    剑帝,以剑成帝,剑修一途走到了极致。

    身为诸般大帝中实力极其恐怖的大帝,剑帝平日里为人却比较低调,这也是众人无法猜到剑帝用意的根本原因。

    “但既然低调,却又下颁如此旨意”

    暗暗思索的同时,木长老便看向灼阳谷所在的方向。

    “莫非灼阳谷内,有剑帝在意的事,或者人”

    灼阳谷内的人很多。

    探索蛙路的大半年,邪天粗略一估计,便知道出发时的那个营地,如今至少有数千军士汇聚,更有近万军士,正在朝营地行进的路上。

    比较幸运的是,这一路他们再未遇到进入诡异空间的魔族,行进十分顺利。

    只可惜这一路行来,所有生命气息微弱的军士,都不是柳霄的目标。

    “前方,还有多远”

    “柳前辈,晚辈依旧看不到尽头。”

    “按照这一路的情形来看,你认为大人出现在前方的几率还有多大”

    “不确定”

    类似的对话,在柳霄和邪天之间已经发生过十数次。

    虽说营救的失散军士已达万余,柳霄眉宇间的隐于反而不断浓郁。

    人再多,没一根骨头撑起,依旧立不起来。

    挣扎片刻,柳霄面容猛地一凝。

    “我们不能再前行了”

    邪天一怔:“柳前辈,为何”

    “换方向”柳霄态度十分坚决,“我们没时间了”

    邪天沉默少顷,轻轻道:“前方还有近百位”

    话音未落,柳霄猛地问道:“你不是说只有十几个微弱的生命气哎,我明白了”

    柳霄顿时颓靡。

    随着前行,出现在邪天莫名感应中的特定对象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所以若换方向,就等于放弃这近百位军士,以及和这近百位军士抱团苟活的更多军士。

    柳霄在自己心口插了一刀,可以让自己做出放弃十几个乃至千余军士的命

    但插一百刀,也不可能让自己放弃数以百倍计的同袍。

    见柳霄情绪颓丧,邪天便劝慰道:“柳前辈无需太过担忧,至少这段时间,我们并未遇到魔族。”

    “是啊,希望接下来也会如此”

    柳霄苦中作乐般地说了句,便又带队启程。

    然而他却不知道,劝慰他的邪天,连苦中作乐都做不到。

    因为只有他意识到,这一路之所以再未遇到魔族

    “莫不是那个魔音大人,已经来了”

    暗喃间,他回首看了眼万窟山所在的方向。

    万窟山内,无魔。

    万窟山外,众魔云集。

    而万窟山内,也有九位魔。

    若再算上被邪天封入黑洞洞壁的三个,便有十二位魔。

    九位魔中

    有八个跪成了一圈儿,将最后一位女魔包围在内。

    被包围的女魔,身材妖娆,一头绿莹色的头发,即便是黑洞都无法彻底遮掩,更无法遮掩的,是那双比黑洞还要幽邃的魔眸。

    “想死都死不了”

    不知打量了被封入洞壁的三个种魔将多久

    这位女魔终于轻轻开口。

    “真是耻辱啊”

    听闻此言,跪在周围的八位种魔将,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魔音大人,敢问他们是被谁封入其中的”

    “是啊,此地甚为诡异,看似天道本源所成,吾等却无法探查分毫,更无法干预”

    魔女闻言,并未开口,只是在心头轻喃。

    “意海不知哪个人类有如此福缘,竟能遇意海,还借意海之力,开辟出这片充满而已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