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05章 还有后手 邪思

作品:《万古邪帝

    随着小霸王的疯笑打滚

    邪天这才明白对方想要表达的东西。

    他认为是自己的青莲荷蕴禁做得不够好,其内之所以会发出一记重音,肯定是古剑锋前辈在指点自己哪里做得最差,以致于让前辈骂了半句

    而之所以只骂半句,他猜测是自己把前辈给气着了,导致伤势不稳。

    结果在小霸王的口中,事实的真相却变成了古剑锋仿佛是因为嫉妒而发怒,继而仗着自己对青莲荷蕴禁的无比了解,一边大骂,一边想要将其破坏

    最终破坏未遂,骂人的话,也哽在了喉头,再也骂不出来。

    邪天想想,发现小霸王的思路,也能解释得通。

    毕竟只要要点脸的人,在言行一起装逼的时候,但凡行动上的装逼受阻,言语上的装逼必然也会戛然而止,否则就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

    “但毕竟是前辈啊”

    而且是上古洪荒时,就能和陆飞扬打擂的那种前辈

    会如此轻浮

    会如此毫无格调可言跟他一个小小道祖置气

    邪天摇摇头,觉得还是自己的看法靠谱,便冲着自己施展的青莲荷蕴禁抱拳,恭敬开口。

    “前辈”

    “你走”

    “呃”

    “本座尚要思考一下大局”

    “哦,晚辈告辞”

    见邪天啰里啰嗦,古剑锋好险喊出一个滚字。

    饶是如此,他通红的面色,也足以说明他此刻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感受。

    “太丢脸了啊”

    他承认自己身受重伤。

    但在青莲荷蕴禁面前,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会因为受伤而无力,更何况是旁人的青莲荷蕴禁。

    他有足够的自信以重伤之躯破开邪天的青莲荷蕴禁

    因为这根本不需要力量

    就好比庖丁解牛一般

    但化身庖丁的他,却没有碰到牛

    而是一头撞在了铁板之上

    青莲荷蕴禁,功在遮掩气息,但有无防护之力

    肯定有。

    否则刘镇当时开启青莲荷蕴禁时,就无需那般费劲。

    但天可怜见

    “防护对外就够了,居然对里面的人也”

    古剑锋只感觉心口很疼。

    一是疼自己憋屈的遭遇,其次是疼自己的青莲荷蕴禁,被一个小王八蛋改得面目全非

    “呼”

    古剑锋不想吐血,所以缓缓吐出了一口郁气,表情阴晴不定。

    “这个陆飞扬,莫非知晓我陷落于此,是以故意做了充分准备来怼我的哼”

    如是一想,他就觉得和这样的陆飞扬针锋相对,纯属不智,最好的应对之法,应该是

    “待本座出去后小王八蛋,让你知道本座的厉害”

    是以

    在忽略了被邪天打脸之后,古剑锋的思路,又回归了原位如何活着离开灼阳谷。

    因为消息的极不灵通,古剑锋连猜带蒙所绘制的大局图,是这样的。

    灼阳谷外

    在剑帝意志的驱使下,人类援军正朝灼阳谷赶来。

    正因为发现这一点,针对灼阳谷布局三千年的魔族,才会一改往日做派,派遣大军进入此地扫荡,以求给即将到来的围点打援之计,打下稳固的后方基础。

    对于一个封闭三千年的人来说,能够将大局绘制到这种在宏观层面完全相符的程度,古剑锋的心智确实不容小觑。

    正因如此,他越发感受到了局面的不容乐观。

    对他而言,要做的不仅是逃离魔掌,更多的是要逃离剑帝对青莲剑典的觊觎,以及对他本人的报复。

    “关键还是在小王八蛋身上”

    确定了这一点后,古剑锋便闭上了剑眸,一边恢复心神,一边琢磨自己之下埋下的伏笔,是否能够击溃陆飞扬的高傲,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与此同时

    走出洞府的邪天,并未看到柳霄三人。

    “柳大人哦哦,柳大人刚刚说过,他要闭关一段时间,谁都不见”

    “那小蓝咳咳,蓝枫前辈呢”

    “蓝枫大人也闭关”

    “那”

    “三位大人,都在一起闭关”

    一番打听后,邪天有些莫名其妙,但想想疯狂涌入诡异空间的魔族大军

    “估计是为了应对此事”

    但他暂时没心思思考这个。

    回到自己的洞府后,他就看到吴筲一脸怨念地等着自己,见自己回来,当即起身抱怨道:“邪少,我真受不了”

    “老哥,你怎么了”

    “那个傅引”吴筲怒不可遏道,“到处宣扬我多么多么厉害”

    邪天乐了:“这不是好事么”

    “对,我以前也这么认为的”吴筲敞开心扉,痛苦道,“但时间一久邪少啊,您根本体会不到我的痛苦啊”

    “痛苦”

    邪天体会了一下,发现自己还真体会不到什么痛苦。

    见邪天如此,吴筲都快哭了:“邪少,我为了帮您遮掩光辉才如此的,您多少安慰一下我啊”

    “你总得告诉我怎么安慰啊”

    “”无语的吴筲深叹一口气,痛不欲生道,“算了算了,反正邪少您尽快扮猪,我吴筲也尽自己所能帮你遮掩”

    邪天更无语了:“老哥,我没扮猪”

    一旦涉及这种事,吴筲就很有鄙夷邪天的胆量了。

    “没扮猪邪少啊邪少,外人也就罢了,您咋还在我面前装呢其他的不说,”吴筲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这次魔族大军异动,肯定是因您而起的吧”

    “这,从何说起”

    “从何说起这不是该我问您的问题么还有还有”吴筲左右瞧了瞧,贼兮兮地问道,“这一次,邪少您杀了几个种魔将”

    “没”

    “看你心虚的劲几个”

    “呃,一”

    “嘶还真杀了哈哈,邪少真有您的”

    “其实不是我杀”

    “好好好,不是您杀的,是我吴筲隔空点杀的总成了吧哈哈,邪少好好休息,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您的真实实力的,这点儿默契,咱有”

    “喂,喂”

    感觉自己被谜之调戏了一番的邪天,无语摇头,片刻后平静下来,思绪又回到了未见柳霄之前的,和小霸王的对话之上。

    “我之所以能完美领悟两成的青莲剑典,全是因为那片汪洋”

    即使见过诸般诡异

    即使有一颗异常强大的心脏

    从小霸王口中得知此事后,邪天也颇有些魂飞天外的感受。

    而更让他匪夷所思的是

    “也就是说,那汪洋不仅是莫渎前辈开辟这片空间的力量来源,更能将任何东西回归最为本质的层面”

    思及此处,邪天心中一动,隐隐有了个连他都觉得很是异想天开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