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27章 木手遮天!莫言!

作品:《万古邪帝

    期盼和希望,有时候会变成压力。

    而来自外人的期盼和希望,大部分时候更会如此。

    掌教元尚之所以参合灼阳谷大捷一事,除了迫于外界压力,更重要的,自然是希望木尊会为自己、为宗门带来无法想象的利益。

    是以,他宁愿自己严防死守的大长老一职被木尊拿下,也不会让内心淡淡的嫉妒,成为阻碍自己建立丰功伟业的绊脚石。

    他曾以为,只要自己将木尊放在了大长老一职上,接下来的所有事都会因为人多力量大这么一个简单到极致的真理而水到渠成。

    可他却未想到,四大天门众联席长老的造势行为,会是一波三折,闹了半天,这才艰难迈过诸般坎坷,看到了木尊收褚默为徒的希望。

    却还只是希望之景,并不是既成的事实。

    如此一来,他便对众大佬想做的这件事,产生了怀疑。

    怀疑导致他不希望宗门再过多的付出,同时也出言隐晦警告木尊,此事一旦失败的话,影响和后果会有多恐怖。

    有多恐怖?

    宗门内的态度和惩罚且不提……

    单单是四大天门众联席长老的损失,就足够背负他们所有希望的木尊喝一壶的。

    而木尊,仿佛也听懂了这警告,一个人闷坐殿内,阴沉不语。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哎……”

    一声叹息。

    叹得慈悲。

    叹得决绝。

    只可惜,陆倾没有听到。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

    尽管被邪天假扮了一次,程峰二字如今已成为南天门内仅次于褚默的焦点……

    但无论是青莲仙兵还是那些对程峰很有兴趣的人,始终未曾找到这位天门护卫的踪影。

    而此刻站在褚默面前的李长青,心中也在笑叹世间蝼蚁为了成名,真是不惜一切。

    “我弃权。”

    轻松说完三个字,李长青果断转身朝擂台下走去,留下还在平复内心紧张的褚默在擂台上发呆。

    而此时,一干观战者却炸了锅。

    “弃,弃权?”

    “开什么玩笑!最后的魁首之战,居然弃权?”

    “这,这不是打混元仙宗的脸么!”

    “你这脑袋到底咋想的?别人怕是巴不得李长青弃权!”

    “就是,李长青是谁?堂堂齐天境大能,早已拿下古天梯试炼资格,褚默如今连古天梯都还没闯过!”

    “那他为何弃权?”

    “还看不出来么,不屑!”

    “所以,这他niang的不是打混元仙宗的脸是什么!”

    “呃……”

    ……

    所有人都在等高台上大佬们的反应。

    可惜他们等到的,是混元仙宗面无表情的一个长老走出,宣布褚默为本次切磋会魁首的消息。

    欢呼稀稀落落。

    听在耳朵里,褚默正在发呆中酝酿的某种情绪,终于生根发芽,并迅猛成长起来。

    没错。

    他参加切磋会,就是为了拿下魁首,进而拿着木尊亲手递过来的机缘告诉木尊,我不想成为你的徒弟。

    此时李长青的弃权,将魁首之位拱手让给了他。

    他却开心不起来,而内心中的怒火,更是冲破了他理智的囚笼,让他冷冷出声。

    “站住!”

    李长青知道这二字是对他说的,他却没有停步,只是头也不回地懒懒回了句。

    “呵呵,不是看不起你,但请你……至少闯过古天梯试炼再说吧,褚……褚默,是么?”

    连对手的名字都要想一想才能说出来……

    这不是看不起,而是近乎无视了。

    “好了,褚默。”就在此时,混元仙宗掌教元尚淡淡开口,“李长青说得对,对你二人来说,古天梯试炼可能才是最为公正的比试平台,如今你既成魁首,大长老这里便能满足你一个心愿,且上台来吧。”

    话音落……

    众人恍然大悟。

    “我去,这……这简直是送褚默魁首啊!”

    “还一个心愿?”

    “之前听说这个木大长老想收褚默为徒,莫不是……”

    “嘶!果然有猫腻啊……”

    ……

    擂台下议论纷纷,听得众大佬面色不渝。

    此时褚默已经冷静下来,瞥了眼李长青即将消失的背影,便下了擂台,平静地朝众大佬所在的高台走去。

    见此一幕,众大佬缓缓松了口气。

    “真是不容易,哎……”

    “此事结束后,便是古天梯塔之事了。”

    “古天梯塔更难操作,而若此事暴露的话,不知会引发何等惊涛骇浪……”

    “有所为,有所不为!若造势成功,什么惊涛骇浪能掀翻我等?”

    “啧,切磋作弊,古天梯塔闯关还要手段,最后的古天梯试炼更是要……话说,这番造势,会不会得不偿失?”

    ……

    褚默朝高台走去的时候,众大佬的思维就发生了跳跃。

    在他们看来,褚默拜师一事,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顺理成章的。

    这不仅来自老成的他们对幼稚的褚默的“准确”判断……

    同时也来自他们需要自己偌大的付出,获得相匹配的回报——

    而褚默拜师,便是回报。

    终于……

    褚默站在了高台之上,平静的心,泛起层层的波澜。

    这是大佬云集之地。

    这是众生仰望之地。

    这也是决定他命运,或者说制定他命运的地方。

    可惜,他在这片高台上,连他师尊的身影都看不到。

    如是一想……

    褚默内心的波澜便倏然消失,重归平静。

    下一刻,他看到了高坐的木尊。

    木尊表情平静,静静地注视着他。

    “结束了……”

    吐出一口浊气,褚默朝木尊所在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

    高台下的人群里,也适时出现了和大势匹配的声音。

    “你们说,这个褚默会不会拜木尊大长老为师啊?”

    “很有可能,如今木尊大长老可是红人中的红人,南天门想拜师的人,不知几多!”

    “木尊大长老不会这般轻易答应吧?”

    “诶?之前木尊大长老不是想收褚默为徒的么,为何……”

    “你是不知道,木尊大长老是想收,可褚默没答应啊!”

    “啊?还有此事?”

    “废话,要不你以为褚默身为混元仙宗弟子,干嘛要参加切磋?”

    “原来如此!哈哈,之前见木尊大长老不太行,所以不同意,如今加了个大字,他便要去跪|舔……这个褚默,人品也不咋地啊!”

    ……

    这些话,褚默同样听得到。

    是以在木尊面前十丈站定后,他忍不住笑了笑。

    笑罢,他的腰便弯了下来,双手也做出一个道揖的样子。

    但就在此时……

    褚默发现只是想对木尊行一个道揖的自己,不知怎的已经跪了下来。

    同时,他耳畔也响起了木尊大长老如雷般响彻驻地的叹息。

    “拜师……且等你闯过古天梯塔,拿下古天梯试炼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