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28章 邪蹙眉 陆倾笑

作品:《万古邪帝

    木尊不是大帝。

    但面对近在咫尺的褚默,他就是堪比大帝一般的主宰。

    来自他的,让褚默跪地且无法言语的力量,连不远处的其他大能都无法察觉。

    究其原因……

    其一,木尊很强大。

    其二,褚默跪地什么的,本就是他们已经提前预见的。

    他们唯一没能预见的是,没等褚默开口,木尊便抢先拒绝了对方“拜师”的请求。

    这一刻,众大佬心头皆是一惊。

    木尊长老加封大典之后的造势,发生了许多意外,这些意外让他们头痛之余,也让他们分外反感再出什么幺蛾子。

    是以,即便这次的幺蛾子是他们自己人主动搞出来的,那一双双看向木尊的大佬视线,都蕴含着丝丝不满。

    仿佛也正因如此,他们所感受到的,此刻褚默的全身巨颤、表情狰狞、额头豆大的汗珠掉落以及青筋暴露的双手,在他们眼里也是正常的宣泄——

    姿势做足了,但还没开口就被人拒绝,这种耻辱也只有通过以上的行为来表达才最为正常。

    但他们并不知道……

    此时此刻褚默的所有行为,其来源根本不是什么耻辱感,而是愤怒。

    他怒得双眸喷火。

    他怒得表情狰狞。

    他怒得牙床都咬出了血。

    他不仅愤怒。

    还因为愤怒而全力抗争。

    他想要站起来,所以全身巨颤。

    他想要抬头,所以大汗淋漓。

    他想要撑起身子,所以双手青筋暴露。

    但无论他有多愤怒,无论他如何抗争……

    压在他身上以及神魂上的力量,都宛如天地间最为深沉的幽渊一般,纹丝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

    “噗!”

    褚默一口鲜血喷向长空,模糊的视线还没来得及看清高台上的场景,眼前便是一黑,倒在了高台之上。

    这一瞬,他还是有意识的。

    所以他还能勉强听到面外的声音。

    “不就是推迟了些许么,如此承受不住打击,难怪木大长老要考察他一番,抬下去吧!”

    “是,长老!啧啧,这个褚默真是不识好歹啊!”

    “可不是么,木大长老又没拒绝他,他气个毛啊,还吐血?这心胸比荀松师兄差远了!”

    “嘿,这叫什么,这叫自作自受!”

    “就是,当初早些答应木大长老,不就屁事没有了么,结果恃才傲物……”

    “该!”

    ……

    就在褚默被人抬着送往古天梯塔之际……

    众大佬再度汇聚一殿,沉默间视线悉数落在了木尊身上。

    “诸位大人有何疑惑,尽管开口,”木尊苦笑告饶,“如此倒让老夫有些坐立不安,委实难受啊。”

    “呵呵,木大长老真是风趣。”

    “木大长老,有一事本座不明,之前你收褚默之心迫切异常,为何刚刚却抢先拒绝?”

    “是啊,大长老收徒且不说了,这突然说不收,吾等的计划……”

    “还请木大长老为吾等解惑。”

    ……

    木尊连连点头,起身道:“老夫也是突发奇想,诸位大人,切磋会一旦结束,吾等大计便会中止,直到古天梯试炼方才会续上,但谁能料到这段时间内,事情会不会发生变化?”

    “嗯?”一大佬皱眉,“木大长老的意思是……”

    “老夫的意思其实很简单……”木尊叹道,“吾等大计,不容丝毫差错,与其收徒产生间隔,倒不如推迟收徒,将造势延续到古天梯试炼!”

    众大佬闻言,不由互视。

    “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个褚默,如今古天梯塔闯关不过才通了第一大关,距离完全通关尚早……”

    “而且即使吾等帮他通关,此事也需大量时间去操作!”

    “更关键的是,通关古天梯塔不是目的,拿下古天梯试炼才是!”

    “如此的话,要做的事还是太多了啊,其他的不说,要提升他那单薄的战力,就……”

    ……

    众大佬一番议论之后,惊讶地发现木尊的行为不仅不会让大计出现动荡,反而留出了足够的冗余供他们行事,顿时心头大松。

    “哈哈,不愧是算无遗策的木大长老,本座佩服!”

    “便按木大长老的意思办吧,时间紧迫,希望诸位都抓紧时间……”

    “呵呵,只是这般倒苦了木大长老的未来徒弟褚默了,但只要大计能成,此子今日的付出,必会得到百倍的补偿!”

    ……

    见众大佬转怒为喜,木尊心头叹了叹,又拱手道:“只是,尚有一事……”

    “何事?”

    “关于古天梯试炼,何时开启的事。”

    话音刚落,众大佬浑身就是一僵,同时两个字浮现于脑海之中。

    “陆,陆压……”

    众联席长老,几乎可以决定一切,唯独古天梯试炼何时开启,不受他们意志的左右。

    能够左右这一点的,只有那位被中天门的联席长老们供起来的陆家三祖,陆压。

    纠结良久……

    “此事……”

    “豁出去了,正好切磋结束,吾等亦当去拜访一下陆倾大人,顺便……”

    “谁敢问出口?”

    “可以旁敲侧击……”

    “哎,也只能如此了,走吧,大家同去……”

    ……

    当然,他们是不敢直接去陆倾所在的洞府的。

    打着此次盛会结束,当为陆倾大人效命的口号,他们这才被中天门众大佬领到了陆倾所在的洞府大门外。

    “启禀大人,四大天门联席长老求见。”

    “进来。”

    当众大佬鱼贯进入陆倾洞府的时候……

    昏过去的褚默也终于悠悠醒转。

    待模糊的视线清明,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大佬,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不过很快,泪水便止住。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大佬正盯着自己,神情恍惚,神情迷茫,似乎在发呆。

    “大,大佬……”

    “哦,道友你醒了。”邪天回神,看着褚默那双红红的眸子以及泪痕,想了想才问道,“这是……被打哭的?”

    “大,大佬,不,不是……”

    “那是?”

    褚默沉默良久,缓缓爬起来坐着,又过了半晌,失笑出声。

    “我没打算跪的……”

    当邪天听明白了,为何最后一日的切磋中,褚默通过一来一回就完全变了个人的原因后,眉头就不由自主地蹙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

    陆倾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