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29章 这一次 我帮你!

作品:《万古邪帝

    “那你们的意思,古天梯试炼何时开启最为合适?”

    陆倾微笑一语,让众大佬的神经全部绷紧。

    大人是不苟言笑的。

    这突然一笑,就让众人的别有居心,变成了心虚。

    更令人惊悸的是……

    因为心虚,在陆倾开口询问之后,居然没人敢回答,这种怠慢,让洞府内的仙灵之气都渐渐有凝固的趋势。

    就在此时……

    木尊上前三步,恭敬拜道:“大人,依在下看,古天梯试炼宜早不宜迟,只有如此,大人才会尽快寻回族人。”

    “唔。”陆倾不置可否地应了声,视线也从木尊身上挪开,“你们呢?”

    “这……”

    尽管没想到木尊会突然反口,却也没人敢站出来说一句宜迟不宜早。

    将众人的迟疑看在眼里,陆倾笑了笑,道:“我的事却也不急,古天梯试炼,何时合适便何时开启吧。”

    众人闻言,大松口气,却又不敢做出来,只能拜道:“多谢陆倾大人顾全后辈之心,吾等感激涕零。”

    待离开陆倾的洞府后,众大佬内心的激动这才衍变成脸上的欣喜笑意。

    “没想到陆倾大人如此好说话啊!”

    “如此一来,吾等有充足的时间可操作,却也不可怠慢拖延!”

    “理当如此,陆倾大人给吾等面子,吾等却不能得寸进尺……”

    ……

    而此时,身处洞府之中的陆倾,满脸的若有所思。

    即使再如何迟钝,再如何不想搀和人魔战场高层的事,凭他自身的逆天之能想要察觉这场盛会中的各种蹊跷,亦是打个哈欠般轻松。

    “灼阳谷大捷……”

    “混元仙宗大长老加封大典……”

    “大典之后的切磋……”

    “还有那个被让出来的魁首……”

    “魁首在手,却又被拒绝,而且……”

    ……

    陆倾视线一转,落在了古天梯塔内惨笑连连的褚默身上。

    “不想跪却跪了,还无法开口,直接被拒绝……”

    陆倾闭上了双眸。

    良久……

    “都是为了古天梯试炼啊……”

    陆倾笑了笑。

    这是人之常情。

    古天梯所代表的利益,虽说不足以让九大超级势力打得头破血流,但能争取到一个名额,都堪称是极为重要的利益。

    但他想不明白的是……

    “即使混元仙宗想争取一个名额,也不至于如此吧……”

    与此同时,邪天也说出了差不多的一句话。

    “不至于吧?”邪天目瞪口呆地道,“就为了报复你之前的拒绝?”

    褚默惨笑摇头:“我有自知之明,但除此之外,我着实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确实有些古怪。”邪天沉吟道,“之前主动收你,切磋会又主动相帮,待你成为魁首又拒绝,点名要你拿下古天梯试炼……话说,拿下古天梯试炼是什么意思?”

    此话一出,还沉浸在悲愤和无奈中的褚默便是一惊。

    “拿下……怕,怕不是要我拿下古天梯试炼道祖一境的名额?”

    见褚默吃惊,邪天讶声问道:“这名额,很难拿么?”

    “大,大佬……”褚默一脸苦涩指了指二人的背后,“如今小弟连古天梯塔也只闯过第一大关啊!”

    “那这个木尊长老,到底是什么意思?”

    “连大佬你都想不出来,更遑论我……”褚默自嘲一叹。

    邪天想了想,笑道:“想不出来也没关系……”

    褚默闻言,满脸苦涩:“大佬你就别说风凉话……”

    “等古天梯试炼开启了,不就知道了。”

    邪天说出的后半句,直接让褚默翻起了白眼:“大佬,你好好看看我,究竟身上哪个地方有通关古天梯塔的资格?”

    邪天笑了笑,拍了拍褚默的肩膀,起身朝古天梯塔深处走去。

    “这事儿,我帮你。”

    邪天并不是一个热心肠的圣母。

    很多时候,他都在冷眼旁观他曾存在过的天地。

    于河西走廊救那个被玷污的女人,他只是想验证自己在谢家得到的教训是否会再次成立。

    于此时忽然动心想要帮褚默一把,他也只是在昏迷的褚默身上,感受到了曾在自己身上出现过的绝望和无力。

    当然,他之所以选择帮褚默还有一个原因——

    “这个木尊长老,到底要做什么啊……”

    怀揣这种心思,邪天在古天梯塔第一大关——资质关的第一小关停了下来。

    就在身后响起褚默急匆匆的脚步声时,他笑了笑,迈步前行。

    “大佬!你且停下来听我说,我有经验……啊!这第一关不能硬来,要……”

    轰轰轰轰轰……

    本来陆倾是不打算做什么的。

    即使看到邪天一路前行,嗖嗖嗖地便闯过了古天梯塔资质关的前十关。

    古天梯塔牛么?

    确实有点。

    但邪天既然能够得到直通古天梯的资格,古天梯塔就变得毫无意义。

    可就在陆倾见此一幕,且生出哭笑不得的情绪瞬间……

    他想到了埋碑崖。

    然后他仿佛看到了这座南天门古天梯塔的未来。

    最后……

    “再让你这个小王八蛋弄塌一个,我陆家颜面何存,哎……”

    话音落下之际……

    古天梯塔闯关成功的道钟终于姗姗来迟。

    却只响了一下。

    因为陆倾出手遮住了紧接而来的,噼里啪啦的道钟长鸣。

    但这也足以惊动整个南天门。

    “什么情况!”

    “是古天梯塔的闯关道钟!”

    “又,又有人闯关成功了?”

    “什么叫又有人,只能是那个褚默啊,里面就他一人!”

    “屁话,小爷记得里面还有个小道祖!”

    “哈哈哈,小道祖能闯过古天梯塔第一关?你怕不是还没睡醒!”

    “我去,这个褚默有点牛逼啊,咋突然就爆发了?”

    “你还不知道吧,嘿嘿,这叫知耻而后勇,混元仙宗的木尊大长老,果然用心良苦啊!”

    ……

    而震惊过后,四大天门的众大佬也齐齐看向木尊。

    “木大长老,这莫不是也在你的预料之中?”

    “若真如此的话……这个褚默倒真是一个可造之材啊!”

    “算算进度,这该是第二大关修为关的第一小关,褚默此子,还不是半步齐天,即便是知耻后勇的爆发,也有点夸张了吧……”

    “褚默如何且不说,木大长老这番心思,果真深不可测,让本座大开眼界啊……”

    ……

    木尊却一言不发,远眺古天梯塔的视线里,满是惊喜和期待。

    “修为第一关,倒有些意外啊……”

    只不过除了陆倾,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

    此刻站在第二大关修为关第一小关面前的,不是褚默,而是邪天。

    “修为……”

    见邪天有些犹豫,陆倾暗笑不已。

    “小霸王你再牛,也只是个破道境初期的道祖,这修为关看你如何……”

    话音未落……

    陆倾双眸瞪得溜圆!

    因为……

    “这应该不算作弊吧……”

    轻喃一声的邪天,在体内模拟出了齐天之力,迈步前行。

    轰!

    阻挡破道境后期的褚默甚久的修为关第一小关……

    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