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21章 第3225 百丈 弧光 期待

作品:《万古邪帝

    公子尚的出现,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意外。

    这位九天寰宇天骄界中的第一名人,在古天梯内应该身居何处,众生都明白。

    是以见公子尚的身影出现在古天梯第一层时,尤其是魔族,惊骇得汗毛直立。

    但很快……

    他们就明白了此公子尚非彼公子尚。

    不过想明白之后,众生得到的并非是如释重负,而是比公子尚真身出现在此地更为惊悚的结论——

    “公,公子尚他……”

    “他也,他也成,成功了?”

    ……

    就如之前众人所说的那般,登天梯是一件根本无法确定的事。

    而这种事在魔族口中,那也是必须要魔族女皇出场才能成为可能的事。

    但如今看到公子尚的身影被天梯演化而出时,他们才明白……

    魔族有女皇。

    人类,有公子尚。

    而联系当初公子尚登天梯的仓井,更未令人惊悚的一件事也渐渐浮出水面——

    “公子尚他,他是……”

    “他是登了天梯,然后出去渡劫破境,成就的齐天……”

    “他,他半步齐天就,就登天梯成,成功……”

    ……

    想到这一点,众人脑海中立马出现了一幅场景。

    场景之中,即将登天梯的公子尚,对面前足以让他成就数百次的仙灵之气是那般的不屑。

    他甚至根本没有考虑过为了登天梯成功,选择渡劫成就齐天而让自己多几分把握,就这般直挺挺地走了上去……

    随后又直挺挺地走了下来……

    朝天梯挥挥手告别,回家渡劫去了。

    一时间,和他们相隔无尽遥远的公子尚,就这般摄住了众人的心神。

    而被摄得更为严重的,则是魔族。

    他们为自己的女皇感到骄傲。

    是以在人类提出天梯之后,忍不住道出女皇二字来彰显族群的骄傲。

    但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

    这句话在公子尚的身影出现于天梯上时,却成了对女皇莫大的讽刺!

    女皇才能登天梯?

    抱歉。

    我们公子尚也能!

    而他,更不是什么女皇这种魔族主宰!

    只是一个年轻天骄!

    “可恶!”

    “这个尚,我一定要杀了他!”

    “不可能啊,女皇大人……区区一个尚,怎么可能……”

    “我绝对不信,说不定是尚闯关不过,故意留了这一手迷惑众生!”

    ……

    极其不愿女皇被这般亵渎的众魔尉,用极其发达的想象力,为他们的女皇找到了一个台阶。

    但这台阶存世的时间实在太短……

    短到邪天刚走到天梯范围内百丈时,便轰然破碎。

    百丈,是一个很寻常的距离。

    至少在邪天看来,百丈不应该是一个引发某种事件的距离。

    但偏偏,他受到极限压制的莫名感应,不仅只能感应到三十六阶,甚至连百丈这个距离的危机,都未能悉数探明。

    所以跨入百丈的瞬间……

    他身上冒起了光。

    光因激发而起。

    在他的正面形成了一道弧线。

    弧线似乎在燃烧,并在燃烧中释放出让人眼睛刺痛的光芒。

    和他身上的景象差不多的,是站在天梯第一阶上的,由仙灵之气凝结为实质的公子尚。

    公子尚的正面也出现了一道弧光。

    而伴随着邪天的接近……

    这两道弧线燃烧地愈发激烈。

    看到这一幕,众生终于明白了为何会出现这弧形之光。

    “是,是二人的战意!”

    “战意激撞,竟,竟能产生如此异象?开,开什么玩笑!”

    “弧光忽远忽近,说明二人势均力敌?这,这怎么可能……”

    “公,公子尚可是混沌道体啊!”

    ……

    弄明白了弧形之光为何会出现后,众人魔看向邪天背影的视线里就充满了惊骇。

    公子尚是谁?

    前世就是上古洪荒的三大道体之一!

    上古破碎前,被封入最好的神源以待今世!

    经九天九帝第一帝钧帝亲手破源取出,资质完美无缺!

    又经钧帝亲手教导,妥妥的九天寰宇第一天骄!

    “陆飞扬即使在前世能压尚一头,今世他又如何能!”

    相比人类,魔族更不愿相信所见的这一幕。

    但随着邪天的前行,二人面前的两道弧光不仅依旧保持着忽远忽近的架势,更为重要的是——

    因主动前行而面临更大压力的邪天,走得一如既往得稳!

    “不愧是陆家少主啊……”

    “至少在战意这方面,他是不输公子尚的!”

    “没想到登天梯的第一关,竟是和前一位通关之人比拼战意,啧啧,这真有点扯……诶?”

    ……

    众人魔的议论,戛然而止。

    戛然而止的瞬间,所有人如遭雷劈。

    “和,和前一位通,通关之人……”

    “那,那公子尚他……”

    “是,是魔,魔族女,女皇?”

    ……

    一干人类天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不可置信地看向一旁的众魔族,似乎想寻求答案。

    不过很快……

    他们眸中寻求真相的视线就变了。

    变成了怜悯。

    因为大部分精英魔尉,一个个面色惨白,更有甚者连连暴退,似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真相。

    只有刚被邪天放出来的摩玉,眉头紧皱。

    而看到摩玉只是紧皱眉头,并没有被打击的模样,他的几个同伴也没有什么惊骇的表现。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在人类看来,这种事把魔族吓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我的个乖乖!”

    “这,这不就是说,公,公子尚吊打了同境界的魔族女皇?”

    “哈哈哈哈,我,我咋就这么想大笑三万年呢,哈哈哈哈!”

    “公子尚,太牛了!”

    “那,那不对啊……真正牛的,不,不就该是少,少主了么?”

    ……

    场面上,再一次被鬼蜮般的寂静所充斥。

    什么事都怕比较。

    只是朝登天梯走去的邪天,不声不响地就多了吊打魔族女皇以及公子尚这两个名头。

    对此,他一点儿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

    自己在公子尚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丝有些熟悉的气息。

    但说是熟悉……

    一时间他又想不出到底具体是什么。

    唯一能让他清楚感受到的,便是……

    公子尚身上所具有的丝丝熟悉气息,远超自己。

    “否则,我应该能走得更快吧……”

    如是想着……

    邪天平静的血眸中,掠过一丝期待,脚下的步伐也渐渐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