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22章 第3226 被阴了?不敲门

作品:《万古邪帝

    活人和死人的对抗……

    看似活人会因为能更灵活地变化而占据一些优势,其实不然。

    至少此刻很明显的一点就是——

    在这场战意的激烈对抗中,公子尚没有任何消耗。

    因为每当他有所消耗,萦绕整座天梯的仙灵之气就会顷刻间将其弥补。

    由是导致的,自然是站在天梯第一阶上的公子尚,始终都是最强的。

    这一点,几乎能让任何有志于登天梯的天骄绝望。

    公子尚本就可怕了……

    如今被仙灵之气幻化的实体还成就了无敌,登天梯,何其之难?

    但这一点对邪天来说却是可以忽略的。

    公子尚有整座天梯的仙灵之气撑腰。

    他也有体内的鸿蒙小霸王撑腰。

    而且此时的小霸王,状态明显比较兴奋,似乎能和公子尚怼一怼,对这个什么都不入眼的狂傲之徒,也是一件颇为有趣的事。

    所以……

    纵然邪天加快步伐导致二人面前的弧形之光燃烧得愈发剧烈,愈发璀璨,二人的消耗也因此暴涨……

    但公子尚无碍,邪天亦无恙,看得一群人魔呆若木鸡。

    就这般,加速的邪天和公子尚,终于触碰。

    首先触碰的……

    是被二人战意顶在前方的两道弧形之光。

    光的触碰,本该在相互激撞间迸发出无与伦比的色彩,为众生上演一场色彩的盛宴……

    但两道弧形之光的触碰,却悄无声息。

    虽悄无声息……

    却异象纷呈,处处皆战音。

    但这依旧是听不见的战音。

    因为其音似乎已经超过了众人魔接受的极限,以致于失聪。

    但他们能看到两道弧形之光上的每一毫光芒的碰撞,都是一场极为凶险和惊艳的战斗,看得众生心跳飙升,几乎窒息。

    “上,上古两大道体之间的战斗!”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

    “还不是正面一战,单单是战意的比拼便如此凶险可怖……”

    “少主根本不是外面传的那般不堪,说不定少主早就恢复了鸿蒙万象体!”

    “少主威武!”

    “公子尚也不差!”

    “这种战斗,你竟敢用不差这种词?莫非你是大帝?”

    “口误,纯属口误……”

    ……

    就在众生惊悚观战间……

    两道弧形之光的碰撞终于结束。

    结束的瞬间……

    邪天不受控地朝前猛地迈出三大步。

    当他停下来时……

    一口逆血喷向五丈外的公子尚。

    仙灵之气一刷,公子尚纤尘不染,鲜血散落天梯第一阶下方。

    邪天顾不得擦拭血渍,因为他看到了之前未曾看到的,天梯第一阶下方的地。

    准确来说,是地的颜色。

    黑红。

    因血而红。

    因岁月而黑。

    这一刻,他恍然大悟……

    “不是战意的比拼,而是……收放的较量……”

    人人都能看出邪天吃了大亏。

    但直到邪天吐血前,没人会如此认为。

    呆滞良久后,众人魔才倒吸一口凉气。

    “这,这有点,有点阴啊!”

    “难怪,难怪连少主都吃了亏,简直无耻!”

    “在比拼的最激烈之际,战意瞬间消失,这,这谁吃得消啊……”

    “少主是不知道此点,若是知晓,定然不会上当!”

    ……

    紧接着,自然又是一番当年公子尚是否吃过这个亏的各种猜测。

    邪天却没有想这些。

    这口血,他本可不吐。

    但不吐的话,他不仅不会很快发现第一阶下方的黑红之地,更无法去琢磨,登天梯的第一关,为何会在收放之上做文章。

    “收放,同样是如意……”

    “但如此用在这种地方,用这种方式来测试,有必要么?”

    这便是邪天的疑惑。

    登天梯的第一关,用堪称无耻的行为,去测试闯关之人在根本不会遇到的场景中,对战意的收放。

    谁会在战斗中做这种事?

    而且……

    “谁又能在战斗中,做到这种事……”

    如是想着,邪天的视线落在了三丈外的公子尚身上。

    他确定,公子尚也做不到这点。

    所以……

    第一阶下方的黑红之地,同样有着公子尚的血。

    随后……

    他眼中的公子尚就渐渐散去。

    距离天梯三丈。

    对手消失。

    邪天当然不会认为这就是登天梯。

    所以他的视线渐渐上移。

    果不其然……

    在莫名感应能够感受到的极限——第三十六阶天梯前,他看到了由仙灵之气萦绕凝结的,第二个公子尚。

    这一个公子尚,不如第一个那般气势汹汹。

    但或许高了三十六阶,其身上自然而然逸散的气势,以及居高临下的视线,让邪天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就在众人以为邪天会一鼓作气冲上去一血第一关被阴之耻时……

    邪天却连第一阶都没有上,而是盘坐下来仰望公子尚。

    这种和公子尚居高临下的俯视形成鲜明对应的行为,令众人面面相觑。

    但无尽遥远的某艘仙舟中的公子尚,却没有懵逼。

    在第一个公子尚消溃的同时……

    他就知道古天梯内,又有人开始闯天梯了。

    连被某位擅长天机的大帝窥破内心时都未曾出现过的紧张,此刻在他心头出现。

    “飞扬兄……”

    轻叹出的三个字,有惊愕,有从未出现过的惶急,有他一直没让自己表现出来的愠怒,亦有一直存在他心头的惊悸。

    这些复杂的情绪,伴随着急促的心跳,在他双眸中不断变幻、萦绕……

    “尚哥哥,你快……”

    当浩然书海女扮男装的晴儿推门而入时……

    她话音戛然而止。

    轻快的步伐,也被什么东西死死锁住,无法再前进一步。

    这个时候,晴儿脸上的表情是万分错愕的。

    因为她看到了自己别说从没看到过,甚至是从没有想到过的公子尚。

    准确来说,是公子尚那双素来给人温文尔雅之感的,此刻却截然不同的眸子。

    出自本能地……

    晴儿一边后退,一边摇头,一边揉眼。

    当她退到门槛儿时,又努力地眨了几下明眸……

    随后,她看到了和平常一样的公子尚。

    “是,是错觉?”

    正当她疑惑自问时……

    “晴儿妹妹,有事么?”

    “啊……没,没,我,我走了……”

    晴儿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的她不仅不会走,反而会冲进去,坐在公子尚面前。

    但如今,她不仅走了,脚步还有些惶惶和急促,似乎想快速离开此地一般。

    就这般透过半开的舱门,目送晴儿的背影消失,良久之后……

    公子尚幽幽一叹,将内心因紧张而生的杀机,全部叹了出来。

    “这世间,为何这么多不敲门的人啊……”

    s:小天天反复发烧,这几天更新不稳定,十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