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23章 第3227 彼此 真神持棍

作品:《万古邪帝

    公子尚紧张。

    此刻的邪天却更紧张。

    三十六阶是他感应的极限。

    但站在三十六阶上的公子尚,却是他感应不到的产物。

    仿佛那里的公子尚,自身已成天地……

    “别说是战斗,便是接触都成问题……”

    在第一阶前方的黑红之地盘坐了近一个月,他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第一关吃了个小小的亏之后,他就知道天梯的通关是诡异莫测的。

    不弄清楚下一关考核的是什么,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异常危险的事。

    而思考一个月的结果,是他越发紧张之余,亦将第二个公子尚和令他感兴趣的东西,有限地结合了起来。

    而结合之后的东西,纵然依旧是一个无法得到确定的猜测,却又让他的紧张提升了不少,以致于……

    “半年……”

    半年对驶往混宇之门可能临近之地的仙舟来说,只是眨眼的功夫。

    但对身处仙舟内的公子尚,却慢如长夜。

    半年放到古天梯中,是一个月。

    闯过第一关后不继续登天梯,反而等了一个月,这是以前那个陆飞扬绝对干不出来的事。

    但今世陆飞扬,却绝对能干出来。

    对此,公子尚深信不疑。

    但一个月的等待,也太久了。

    太久,便会造成两个可能的后果。

    一是等一个月,今世陆飞扬都未能找到破第二关的方法,以致于不敢冒进,甚至因为第一关的凶险直接放弃接下来的登天梯。

    其次……

    “莫非你已经发现了什么,飞扬兄……”

    就在公子尚下意识看向人魔战场所在时……

    他所在的仙舟之上,九位大帝俱都微微蹙眉,睁开了帝眸。

    “尚这是……”

    “一路行来,开始还好,但半年前他的气息就出现过一次轻微的波动……”

    “而刚刚……莫非是发生了什么?”

    “即便九天寰宇发生了什么,他也感应不到的,所以……”

    “你是说,是魔族圣女?”

    “很有可能,他们那个级别的天骄,就如同吾等一样,对同境界的感应是不可想象的。”

    “那便返回查探一番,免得被魔族捅了屁股。”

    “那关于尚的事,要告诉钧帝么?”

    “暂无大事,没有必要。”

    ……

    在因果境的运作之下……

    此行一半大帝悉数在公子尚的仙舟落脚。

    万里之外的另外一艘仙舟之上,看着这艘独一无二的仙舟,眸中清冷之外,也不掩一丝丝妒火。

    但妒火并没有影响到冥钦的神智。

    甚至旁人所不知道的是……

    他之所以在碰头会上那般嚣张,也并非心性所致,而是故意为之。

    凰山之后他就明白……

    纵然自己如今头上的九天寰宇第二天娇的名头依旧稳固……

    但在真正的强者,比如大帝眼中,九天寰宇天骄争夺的参与者已经变了。

    准确来说,是没变。

    因为混沌道体公子尚,和鸿蒙万象体陆飞扬又站在了决定第一天骄的那座天平之上。

    这座天平,容不下第三人。

    除非有一人落了下来。

    而如今,他就在等二人中的一个落下来。

    对他来说,这是最轻松的。

    轻松之余,他对此也充满了期盼,毕竟……

    “女干杀了好友的未婚妻,好友以德报怨,开什么玩笑啊,呵……”

    嗤笑一声后,打量仙舟许久的冥钦潇洒转身,返回舱室。

    无论旁人如何看待公子尚和陆飞扬之间的关系……

    他都不认为这种关系是正常的。

    更遑论……

    “即使尚你愿意,你那追求完美的师尊答应么……”

    这是一句不敢出口的话语。

    即便是在远离九天寰宇,根本轮不到钧帝管辖的地方。

    在冥钦心头响起的同时,他就盘坐了下来,心神遁入自身的彼岸虚桥,朝尽头的未知遨游而去。

    邪天的心神也想遨游。

    莫名感应无用的情况下,这是探知天梯三十六阶的最后办法。

    强行压下内心的紧张,以及促使自己紧张的猜测之后,他定了定神,深呼吸了几次……

    正当他想遁出心神之际……

    另一个手持五彩长棍的邪天,从他道池中跳了出来,站在了天梯第一阶上。

    看到这一幕,众人魔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这,这是……”

    “那棍,棍子,是……”

    “我去,我,我没看错吧?”

    “道,道碑成棍?我的个亲娘……”

    “棍子不,不是重点,关键是,是那持棍的……”

    “嘶!”

    “真,真神!是真神!”

    ……

    发现人类那边有不可置信之人居然开始掏自己眼珠子的时候,摩玉才知道自己在道池中见此一幕时的反应是何其的淡定。

    暗暗苦笑一声,他又想起了那株赐予他无限震惊和恐怖的小草,以及小草背后的东西。

    “意,意海啊……”

    摩玉的资质是可怕的。

    因为即使被邪天带到小草旁,也不是谁都能看到意海的。

    按照邪天的判断,在古天梯的改造之下,摩玉的资质比那个砍过他一刀的魔音还要强上一线……

    而这,还只是古天梯一层对摩玉的改造。

    这,才是邪天选择摩玉的主要原因。

    摩玉并不知道这些。

    他只知道……

    无论是小草,还是小草背后的意海,都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敢让他接近小草,进而看到意海,最后获得他绝对不敢想象的瀚宇眷顾的人。

    这个人,叫邪天,也叫陆飞扬。

    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对待邪天的态度是怎样的。

    他只是觉得……

    于此时人类两个最强天骄,以这种特别的方式撞上后,他心头非但没有幸灾乐祸,反倒还隐隐希望赐予他另一番恐怖的邪天,能够获胜。

    突然发现自己有这个念头,摩玉赶紧摇摇头。

    他的屁股已经歪了不少,但若是再歪下去,怕是整个魔族都不会容他。

    “所以我对此战的期待,便是那个真神了……”

    他很想弄明白,那个手持道池之棍的真神,是如何让自己的修行变得毫无意义的。

    而这一点,在真神吊儿郎当持棍迈出第一步时……

    就为他呈现开来。

    因为……

    邪天的真神不仅踏上了第二阶。

    顺带还荡开了萦绕整座天梯的仙灵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