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95章 第3299 能走否 若不死

作品:《万古邪帝

    十六位准帝少了六位……

    古剑锋也没有暴起发难,施展无匹的青莲剑典。

    因为远处,又有剑遁的光芒出现。

    显然……

    来古天梯内追杀古剑锋的准帝,不止眼前十六位。

    甚至紧跟而来的第二批共计十八道剑光,也只是一部分。

    直到此刻,邪天终于明白这群隶属剑帝的剑修们,为何能在古天梯内飞遁。

    这种仿佛批量生产的神迹,也只有大帝能够实现。

    在古天梯内拥有这种手段,那就完全等同于作弊。

    被阻的邪天,似乎能够想象古剑锋为何会躲在树里,但他想不到的是,古剑锋为何要将自己牵扯进这场恩怨中来。

    而且如今的局面是……

    无论自己是否能想通,古剑锋都成功了——

    因为剑帝的徒弟们不仅拦住了自己,眼神还十分坚定,不带丝毫犹豫。

    这倒也能够想象。

    毕竟剑帝从上古洪荒就开始惦记青莲剑典,至今未曾罢休。

    所以任何与获得青莲剑典有关的事,必将成为剑帝弟子誓死坚持的事。

    但……

    “留下我也没用……”邪天回身指了指古剑锋,笑道,“要青莲剑典,诸位,你们只能找他了。”

    准帝,是前辈。

    这是第一次邪天未以前辈礼对面前的六位准帝。

    倒不是他接受了对方口中的少主称呼。

    这一点,古剑锋听出来了。

    所以他又笑了。

    “他说得倒也不错。”

    古剑锋开口的同时……

    十八道剑光落地,将他围得更严实。

    “什么情况?”

    落地的准帝中,似乎有一位分量更重的人,直接开口喝问。

    旁边的人见状,赶紧上前低语两句,此人眉头顿时一皱,看向邪天。

    “是陆飞扬陆少主?”

    邪天笑了笑,问道:“我可以走了么?”

    “哈哈,少主驾临,吾等岂能轻易放走少主?”此人豪爽一笑,大步走向邪天的同时还斥道,“一群蛮子,一点儿礼数都不懂,都过来随我参见陆家少主!”

    邪天就这般看着一群准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着跟随此人走近,对自己齐齐一拜。

    “参见少……”

    “古剑锋跑了。”邪天指了指他们身后。

    一群准帝被这句话吓得头发都立了起来!

    惊回首……

    却看到古剑锋还保持着单臂抱剑的姿态,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仿佛在说——是啊,我真的想要跑的。

    参见,自然无疾而终。

    引领此番参见的剑帝三弟子剑楼,眸光略有些阴沉。

    参见陆飞扬,他并没有太多的用心。

    一是陆家少主,确实值得他参拜一番,哪怕他是剑帝的三弟子。

    其次……

    “连一个良好的开头机会都不给……陆飞扬,果真是陆飞扬啊……”

    剑楼暗暗低语。

    陆飞扬不好打交道,在上古是出了名的。

    而造就这一名气的最大事件……

    就是九帝之一的鸿帝亲自登门收徒,却被陆飞扬傲然拒绝一事。

    但上古是上古,今世是今世。

    “按照剑阁的说辞,不应该如此啊……”

    南天门举办古天梯试炼时,剑帝一门就和邪天打过照面。

    而剑阁也因为优秀地完成了剑帝的嘱咐,这段时间在门内很受看重。

    通过剑阁的努力,整个剑帝门下都对今世陆飞扬有了一个形象的认知——那就是老虎变成了犬后,即使犬依旧生猛得如同妖孽,待人处事的风格却变了不少。

    这是非常符合大流的自知之明,但此刻的邪天,却用一张没有笑意的笑脸以及一句玩笑话,改变了他们的认知。

    如此一来,剑楼想说的话,就被堵在了嗓子眼儿里,难受无比。

    他想说的,其实就是此刻所有剑帝徒弟想说的。

    但包括他在内,没人能够开口。

    因为他们虽然拦住了陆家少主,却不知道如何就古剑锋所说的要拿到青莲剑典,必须让陆家少主出手杀古剑锋一事,用他们的态度告知邪天。

    凭什么陆飞扬杀你,我们就能得到青莲剑典?

    我们杀不行?

    陆飞扬和青莲剑典,有何关系?

    是否陆飞扬将你救出灼阳谷,就是你以青莲剑典换来的?

    陆飞扬杀你,和我们杀你有何不同?

    ……

    古剑锋的一句话,直接引爆了共计三十位准帝的内心,让他们在无限狐疑中踌躇、不决。

    就在此时……

    “请问,我可以走了么?”

    依旧顶着满脸没有笑意的笑容,邪天注视着剑楼,轻声询问。

    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出邪天话语中蕴含的冷意。

    这冷意,让三十位准帝噤声屏气……

    却也让古剑锋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

    他和邪天不一样。

    他是真的在笑。

    自从躲在树中的他,莫名其妙地就看到邪天出现在自己面前时……

    他就忍不住乐了起来。

    他不会去琢磨邪天为何会出现在古天梯第五层。

    他更不会去琢磨为何出现在古天梯第五层的邪天,又会如此巧合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只知道……

    自己唯一的活命机会,最终还是要落在小王八蛋身上。

    孽缘啊……

    暗叹三个字,他就走了出来。

    他知道自己一出来……

    那些仗着剑帝撑腰的准帝,就会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的气息,并借助剑帝赐予的手段,在这片他都无法飞遁的天地极速追来。

    但这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

    陆家少主来了。

    灼阳谷……

    虽说在陆家少主莫测的霹雳手段下,成功完成了大逃脱……

    却依旧摆脱不了烂事的属性。

    当然,这烂事不再属于人魔战场,不再属于五大天门,而是被收缩到了专门针对剑帝和古剑锋二者恩怨的烂事。

    三千年都没能逃出来的古剑锋,逃出来了……

    打死剑帝都不会相信,这其中没有陆飞扬的作用。

    即使剑帝从剑阁的反馈中得知,陆飞扬和陆家根本不会搀和这场恩怨……

    怀疑的种子,却早在邪天入灼阳谷时便已种下。

    之前,这颗种子没有发芽……

    但随着古剑锋莫名其妙地进入古天梯……

    再加上他之前说的那句话……

    这些种子就在剑帝众弟子的心头迅猛生根发芽——

    即使这些准帝根本不知道,他们在怀疑什么。

    所以……

    死局,变成了困局。

    这就是古剑锋想要的。

    “虽说本座尚有最后的底牌,但若本座暂时死不了……”

    暗喃的古剑锋,强忍自己不去看某个方向,心头,却无比地期盼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