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96章 第3300 静观 断了的弦

作品:《万古邪帝

    邪天的话,对古剑锋来说是成功……

    对剑帝的一干弟子来说,却是惶恐。

    这种惶恐,并不是人数能够抵消的。

    而且随着剑帝的弟子不断赶来……

    这种惶恐还在继续蔓延,且丝毫没有因为人数多了,而发生削减。

    众准帝非常能够理解邪天的愤怒。

    甚至其中有一部分上古遗种,还非常习惯。

    上古的时候,他们没少承受陆家少主的怒火。

    但不一样的是……

    那时候陆家少主的怒火是真正会燃烧起来的。

    此时邪天的怒火……

    却是通过那张没有笑意的笑脸所表达的。

    这种表达方式,没有了那种让他们胆战心惊的阳刚,却多了让他们瑟瑟发抖的阴森。

    按理说……

    这种更具威力的怒火,本该让他们退却……

    结果并没有。

    因为名为谨遵师命的那把刀,比陆家少主的怒火更早悬在了他们头上。

    所以,他们似乎连纠结都没有持续多久,眼神就再度坚定起来。

    剑楼更是在窒息的感觉下,强迫自己又长笑了两声。

    笑声虽苍白……

    却还是笑了出来。

    这一笑……

    陆家少主的怒火,似乎就淡了许多。

    “少主莫急。”

    剑楼恢复了从容,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是这样。

    “古剑锋此人心思狡诈,吾等岂会上当?”他先解释了一句,随后又笑道,“只是听闻少主今世显世,一直未曾登门拜会,今日得见,吾等师兄弟实在是难掩对少主的崇拜,所以这才……”

    邪天不再开口,就这般静静看着剑楼自言自语。

    “呵呵,或许少主不认识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剑楼笑了笑,随后掷地有声道,“但家师时常拿少主鞭策吾等上进,对吾等来说,少主不啻于第二个师尊!”

    话音落……

    掌声起。

    “说的太好了!”古剑锋一边拍手一边笑道,“没想到小王八蛋在你们眼里如此崇高,倒要本座刮目相看啊!”

    剑楼猛地回头,怒喝道:“古剑锋,旧怨且不提,单单是方才你污蔑少主一事……杀你还需要少主出手?这纯粹是脏了少主的手!”

    古剑锋笑道:“这不是重点吧,重点是你们杀了本座,拿不到想要的东西。”

    剑楼冷笑道:“呵,简直荒谬!你以为家师身为大帝,真拿你没办法?只要你死了,断了一方因果,家师有足够的手段拿到自己想要的!”

    “哎……”古剑锋轻叹一声,良久后看着剑楼问道,“你在剑帝座下,排名第几?”

    “哼!”另一位准帝站出,冷冷喝道,“好教你知晓,剑楼师兄排行第三,乃家师最为看重的弟子之一!”

    “第三,啧……”古剑锋失笑摇头,“我之前应该斩杀了两个第三了吧。”

    剑楼不怒反笑:“所以你的意思是,能杀我?”

    “不,你弄错了。”古剑锋轻飘飘道,“我的意思是,你连那两个都不如。”

    “哈哈哈哈……”

    “别笑……”古剑锋指着脑袋又淡淡补了一句,“不止战力差劲,这里都成问题。”

    剑楼笑不出来了,脸色瞬间阴沉。

    见此模样,古剑锋才幽幽道:“想想吧,若令师真能轻易做到,还需要你们如此兴师动众,入古天梯追杀我么?飞扬少主,你说呢?”

    剑楼并没有发现……

    古剑锋用言语将关注点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当他完成了这一目标后,随手又是一甩,将关注点又丢回到了邪天身上。

    一来一回间……

    邪天身上的嫌疑更重了。

    对此,邪天看得很明白。

    但此时此刻,他对古剑锋和对剑帝众弟子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区别,依旧是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

    “古剑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剑楼阴沉着脸,“一而再再而三地污蔑少主,真以为少主没脾气么?”

    “你说这话前,最好知道一件事。”

    “何事?”

    “我叫他小王八蛋,他叫我老王八蛋。”

    这话的意思就是……

    在做人方面,二人都是王八蛋。

    这一点,深得众准帝认同。

    但不同的是,古剑锋是老王八蛋,陆飞扬是小王八蛋。

    大和小的不同,说明了什么?

    说明二人在王八蛋这方面比较的话,古剑锋更深一筹。

    所以众准帝很快就明白了……

    古剑锋并不怕陆飞扬,相反的是,陆家少主似乎还在古剑锋手上吃了个不小的闷亏。

    “你!”

    明白之后,剑楼再次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古剑锋在误导他们……

    他其实也在挑起二人之间的是非。

    若是成功,自然极好,因为这样的话无需他们做些什么,二人之间都会爆发冲突,而他们更有可能借助二人之间的冲突,去弄明白古剑锋为何说那样的话。

    但如今看来,这个可能性已经没有了,而整个突然事件,也走入了死局,

    死局的意思是……

    在以抢夺青莲剑典为第一目的,杀死古剑锋为第二目的的前提下……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古剑锋的说辞,请陆家少主出面了。

    “哎……”想明白这一点的剑楼叹了口气,转身面对邪天,苦笑道,“少主,您也看到了,不知少主能否看在家师的面子上,帮吾等一把?”

    其他弟子也纷纷反应过来,接连开口。

    “少主,请帮我们一次吧!”

    “若是此番完不成家师之令,那我们……”

    “上次听剑阁师弟说,少主乐于助人,平易近人,这点儿小忙肯定会帮我们的!”

    “若少主愿意帮我们,我们绝对保证少主在此地的安全!”

    “说什么话呢,少主何等人物,岂需我们保护?”

    “咳咳,我们当然不会对少主不利,但此地,还有不少种魔帅啊……”

    “放心,想要对少主不利,除非他们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

    听到剑帝的徒弟连隐含威胁的话都说出来了,古剑锋脸上笑意更浓。

    他追求的,只是困局。

    若困局最终在这群准帝内心的驱使下,变成了针对邪天的局,对他而言这是更好的局面。

    而就在此时……

    邪天叹了口气。

    这口气,是看着古剑锋叹的。

    “我明白了。”

    古剑锋表情未变,心头却是一凛,笑着点头道:“明白就好,那就请少主动手杀……”

    “但我也不太明白。”

    古剑锋一怔:“我不明白你在说什……”

    “前辈既然想去找吞澜前辈,那就去找啊……”

    邪天指了指古剑锋很想看,却强忍不去看的那个方向。

    “吞澜前辈就在那里,大概六万余里,古剑锋前辈,不需要我给你带路吧?”

    话音落……

    古剑锋心头一根名为希冀的弦……

    嘣的一声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