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11章 第3315 九州惊世 再啐!

作品:《万古邪帝

    陆家和魔族的大战,还是持续。

    月余时光,数量悬殊的双方,打出的局面却是势均力敌,甚至主动权还一直掌控在陆家手里。

    在没有种魔王参与的前提下

    中天门的联席长老们终于看到了常规战争中,陆家的无敌之姿。

    这种姿态,并不会以他们的立场发生任何变化。

    无敌,那就真的是无敌。

    也正因为无敌,这些大佬们看得无比专注。

    他们觉得只要看了,就能从中得到些什么,而这些东西,是陆家没有外传的,却可能是自己可以领悟的。

    而镇守中天门的诸般大帝,没有这种愚蠢的欲望和念头。

    虽说他们也在看,但更多的却是在思考。

    思考种魔王何时加入战斗。

    思考浩女何时参战。

    思考浩女携何等手段前来抗衡诸般种魔王。

    思考浩女背后的浩帝,之所以同意女儿前来,是否是对因果境表达的某种态度。

    所以,无论是众联席长老,还是诸般大帝

    其实都没有注意到发生在陆家军阵背后的,爆发时间很短的一场战斗。

    这是场一句话时长的战斗。

    这是一场堪比齐天境修士的种魔将,和一群道祖之间的战斗。

    这是一场不见兵刃,只有一口痰液的战斗。

    这也是一场对大局根本毫无影响的战斗。

    以上这些,似乎就是诸般大人物可以无视这场战斗的理由。

    可有些人,却无视不了。

    不仅是无视不了,甚至他们关注的东西也因这场战斗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重伤之下依旧对战局完美把控的陆老二陆松。

    他不仅对大局的把控到了极致

    甚至能在魔族尚未因魔妮儿的命令有所行动时,就察觉到了不妙

    更是在陆家人飞天的瞬间,意识到了这是魔族甚少施展的种魔之法,而这种魔之法一定是针对陆飞扬的人,且出声示警。

    但他的示警,并未说完。

    当然

    这并不是说战斗的爆发比他示警还快

    而是因为他转身所看到的东西,直接从本能的层面,让他打消了示警的念头。

    为何?

    因为死不了人。

    死不了人,何须再示警?

    然而

    魔族突然的爆发!

    对道祖而言堪称死神的种魔将!

    连自己都险些没反应过来的迅疾偷袭!

    这种局面,还死不了人?

    他觉得自己可以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还想示警

    可本能再一次阻止了他。

    而就在这时

    战斗爆发。

    那个本该瞬间死在种魔将手上的,喜穿红衣的小女娃娃,啐了种魔将一口浓痰,把种魔将给啐死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

    影响他本能的原因,终于水落石出

    这群被陆家擢升上来的小屁娃,无时无刻不在防范

    不仅无时无刻不在防范,还时刻保持着军阵之形

    “军,军阵”

    是他曾看到过的军阵。

    “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

    一想到这个军阵之名,陆松就有种捂额头的冲动。

    但这只是他曾经对此大言不惭的军阵之名的看法。

    此刻

    因为大局的重要性而迅速转过头来的陆松,凝滞少顷

    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好!”

    好字冲天起。

    以为这是二祖对他们的夸奖的陆家人,气势再度飙升,将四方魔阵压得节节败退。

    这本来又会惹来一波喝彩

    可惜无人喝彩。

    因为愿意为他们喝彩的人,此刻视线都在他们身后的,那个微不足道的军阵之上。

    这个军阵,是刘镇等人未曾见过的军阵。

    虽说人数达到了两百多

    和他们的青莲剑阵相比,就和画在纸上的一般,毫无存在感。

    但就在刚刚,这毫无存在感的军阵,在瞬息间跃过了普通军士根本无法逾越的战力鸿沟,为他们呈现出了道祖军阵瞬息斩杀种魔将的逆天之能!

    所以

    他们根本没办法将自己之所以先前未曾发现小树等人组成军阵的原因,归结为这个军阵太没有存在感了。

    如此一来,他们就找到了事情的真相。

    真相是什么?

    是这群新兵蛋子不仅在“猥琐”地防范,同时还在散乱和没有统帅指挥的情况下,时时刻刻保持着军阵之形

    且这种保持,没被近在咫尺的他们发现!

    且这种保持,在魔族的偷袭下具备了莫大的价值!

    且这种保持,还真在他们来不及出手的情况下,完成了斩杀!完美的斩杀!

    可以说

    刚刚发生的一句话时长的战斗,不啻于落在青莲仙兵头上的一棒,敲得他们魂飞天外。

    而浩女,也颇有些魂飞天外的趋势。

    她是谁?

    她是浩帝之女,是大帝,是这场战斗的后半程,必然会接手陆松成为全军统帅的唯一角色。

    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

    陆松需要做的,就是她马上要做的。

    然而

    重伤且时刻都在巨大痛苦折磨之下的陆松,发现了异常,她却没有。

    更让她惭愧的是

    刘镇等人不得见,她自己却看了无数遍的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就那般明明白白地摆在她眼前,她都没认出来

    且因此惊慌失措。

    虽说让她这个曾为大帝的大人物惊慌失措的绝大部分原因,是害怕辜负了自己的夫君

    但这并不是她自我开脱的理由。

    她就是没能认出来。

    此刻的她,很想惊呼一声怎么可能?

    自己怎么可能没认出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

    自己怎么可能没看出小树等人每时每刻都在防范魔族的偷袭?

    莫非是自己对九州众人,不够熟悉?

    “不是,不是对他们不够熟悉,而是”

    一抹阴郁,在浩女眉宇之间掠过。

    “而是我对战斗,不如他们熟悉”

    说一位成功走过无比艰险的修途,且成功登临彼岸的大帝,在战斗素养方面不如一群新兵蛋子

    这可以说成是寰宇间最大的笑话了。

    可浩女笑不出来。

    因为

    小树笑了。

    笑得很讥讽。

    笑得很嘚瑟。

    笑得很猖狂。

    笑得很猥琐。

    在笑完之后

    小树才指着地上的种魔将尸体,看向刘镇道:“这他niang的,魔族也太看不起道爷了吧,就派这么个垃圾偷袭?枉道爷准备吃口肥的,呵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