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13章 第3317 浩令 九州冲阵!

作品:《万古邪帝

    怕死和无畏……

    这对堪称极致的矛盾落在同一群生灵身上的时候……

    别具一格的魅力,便在这群生灵身上逸散开来。

    感受最为真切的,当属浩女和二十来位青莲仙兵。

    其次,是陆家四位老祖。

    最后,是躲在更后面的观战者们。

    他们曾经也是战斗的参与者,享受着热血,享受着高贵,最后从高贵中跌落下来,得到了自以为是的平静……

    此时此刻,让他们得以平静的侥幸,却被这种魅力冲击得一塌糊涂。

    虽说无畏的这群小道祖,不知为何又跑了过来,且个个面带惶恐,仿佛不知犯了什么错的小屁娃……

    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魅力的深入人心。

    这种深入,连大帝都无可避免地被波及,以致于……

    “这群道祖……”

    “是何来历?”

    “不像是陆家人啊……”

    “莫非……是浩女阁下在遗弃之地的那个……”

    “不是,他们身上的天道本源极其正统,没有被污染……诶?我想起来了,凰山!”

    “凰山……嘶!是,是那群奇葩!”

    ……

    提及凰山……

    别说中天门的联席长老,便是诸般大帝都耳熟能详。

    这件发生在两千多年前的事,本来是件晚辈之间的小小盛会,可这件盛会最终却牵扯到了一位分量极大的大帝。

    最终,这位大帝成了别人的女人……

    而这群道祖,就是这个别人的人。

    “九州界!对,是九州界,陆家人就这样说的!”

    “九州界?这是何方圣地?”

    “不是什么圣地,你可以当成是先鸿山的附庸……”

    “别什么附庸不附庸的胡说八道,人家九州界可以少主今世的故乡,否则陆家吃饱了撑得慌,硬生生擢升一界上来?”

    “那这群道祖……”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们,都是下界生灵……”

    “所以,这就是浩女将那个小道祖叫到身边儿的理由了?”

    ……

    这个理由,显然太过苍白,以致于大佬们都在摇头。

    再如何是故乡,再如何是自己人……

    大帝和芸芸众生之间的差距,也是无法抹去的。

    陆家少主之所以能够抹去,且和浩女走到了一起……

    一是因为别人在上古洪荒时,本就是一个牛逼的人物。

    其次,别人有个连部分大帝都发憷的老爹。

    “更何况,浩女阁下的秉性,可从来不是平易近人啊……”

    敢在心头说这话的,必然是大帝。

    饶是大帝,也只敢在心头说这话。

    一门二帝这种事,数遍九天寰宇,也只在浩帝的头上发生过。

    所以相比寻常帝族……

    人家浩帝一门更有不平易近人的理由。

    “那浩女阁下,为何将他叫到近前?而且……”

    最让大帝们无法释怀的是……

    将小树叫到身旁后,浩女的言谈举止根本不像是吩咐小树做什么,而是——

    询问?

    探讨?

    甚至……

    请教?

    “请,请教?”小树也被浩女说出的请教一词吓坏了,连忙尴尬笑道,“姐,若是道……咳咳,小树做错了什么,您直接削就是了,小树保证哭都不哭一声儿!”

    面对惫懒的小树,浩女也是哭笑不得,索性板着脸道:“那便说说,你对战场的看法吧。”

    “啊,这个……”小树眼珠子骨溜溜一转,“这个没问题,依我看呐,陆家果然牛逼,虽说敌众我寡,但身处被围之势还能如鱼得水,混得那叫一个好……姐,其实我不太擅长夸人……”

    “陆家有几分胜算?”

    “呃,没……”

    “为何?”

    “因为对面人多啊!”

    “就这个?”

    “而且魔阵未乱……嗯,至少没有全乱。”

    “若换成是你,可有破敌之策?”

    “没。”

    “那你当如何?”

    “杀就是了。”

    ……

    浩女琢磨了一下,才确定和小树后面的对话中,对方没有一个字是假的。

    “会死人的。”

    所以,她幽幽说了一句,眸光意味深长。

    小树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眸光也从一侧受伤或死去的陆家人身上掠过,却没有一丝悲哀。

    “你不怕?”

    “废话,当然怕……哎,瞧我这张嘴,姐我自己抽一个!”

    “所以,是邪天影响的你们?”

    “那牲口?哈,姐您这玩笑就开大了,要知道,我们可是比邪天更早进死营的精英!”

    见小树笑得夸张,浩女也笑了笑,沉默少顷后,直接问道:“这种局面下,若你是统帅,会如何做?”

    小树表情一滞,也认真地问道:“真话假话?”

    “真话?”

    “有多远,逃多远……姐,别这样看着我,”小树双手一摊,“这才是邪天教我们的东西。”

    浩女轻轻道:“这可不是一个统帅该做的事。”

    小树灿烂笑道:“所以道……小树不是什么统帅啊,这种事根本轮不到我操心。”

    浩女一怔,旋即有所悟地点点头:“谢谢,我明白了。”

    目送小树退下,浩女的视线又落到了战场之上,若有所思。

    而回到九州人群里的小树,也收起惫懒的表情,将武徒等人叫了过来。

    “干嘛?”

    “准备吧,差不多该我们上场了。”

    “浩女姐姐答应了?”

    “没,不过估计快了。”

    “你咋糊弄浩女姐姐的?”

    “你这话道爷可不爱听,什么叫胡摩纳哥?拜托想想,出发前是谁在撺掇道爷的?是你们这群牲口!”

    “嗳嗳嗳,别气别气,不用在意这些小细节……不过若是我们上不去,嘿……!”

    ……

    这番话,是无法避开浩女的。

    也只有听到小树等人这番对话后,浩女的明白,才是真正的明白。

    “是让我不要担心他们的生死啊……”

    浩女的心有些疼。

    且不说她和邪天,邪天和九州众人这相互串联起来的情感……

    身为一个大帝,要一群道祖去冲击至少都是种魔将组成的魔阵,她也于心不忍。

    “但,又是什么事情,能让你们这群怕死的小家伙们不顾生死都要去做的呢……”

    想着想着……

    浩女鼻头有些酸。

    却依旧不懂。

    但不懂,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满足这群小家伙们。

    否则——

    她认为他们一定会生不如死。

    最终……

    浩女闭上了帝眸。

    右手高举。

    朝前一挥。

    “九州众修,冲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