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07章 第3411 清风对视魔皇

作品:《万古邪帝

    清风……

    是一种很独特的东西。

    无形无色。

    无影无声。

    却又能让生灵轻易地感受到。

    清风,能吹开木门,能逍遥万万里,能浪迹寰宇任何角落,亦能将一柄小刀吹得旋转起来。

    所以刀不可怕……

    可怕的是让刀旋转起来的风。

    但任何可怕的东西,在魔妮儿面前也会失去可怕这个属(性xg)。

    然而有些感觉,却比清风还顽固,让生灵无法免疫——

    譬如,漠视。

    此刻魔妮儿就感觉,自己正在被清风打量。

    这种打量,让她好奇。

    因为她有种莫名的感觉,打量自己的人,仿佛认识自己——

    而莫名之处在于,她却不认识对方。

    不认识不要紧。

    对于她这种走得比大帝还远的存在,可以透过对方对自己的打量,去认识对方。

    然后……

    她就感受到了对方的漠然。

    漠然的打量,自然是漠视无疑。

    而什么叫漠视?

    便是不带丝毫感彩的注视。

    没有恐惧。

    没有震惊。

    没有不屑。

    没有讥讽。

    ……

    什么都没有。

    就是在看她。

    或者说——

    看她就像看一块石头一样。

    而且是在认识她的前提下。

    这就很有意思了。

    所以魔妮儿有所感触之余,索(性xg)放过了只让她略有些兴致的邪天——

    因为她觉得,自己期盼已久的那个人,有可能就是这股清风。

    清风不开口……

    我自不做声。

    你打量我。

    我就打量你。

    可随着打量的持续……

    她竟又莫名地滋生了一种陌生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因为装扮而略显妩媚的双眉微微一跳……

    同时跳的,还有她的心。

    “你就是陆压?”

    清脆的声音,不失温润和柔美。

    带着丝丝的疑惑,更让魔妮儿的声音听上去平易近人。

    可清风依旧,不言不语。

    “你儿子都比你懂规矩。”魔妮儿笑了笑,见清风如旧,她便指了指面前的小刀,“这刀是我的。”

    话音落……

    小刀失控,掉落在地,叮叮当当地蹦了几下,最终落在魔妮儿小脚旁,一动不动。

    魔妮儿并没有对小刀做什么。

    所以让小刀掉落的,自然是清风。

    这让魔妮儿脸上的笑容消失。

    因为捡起小刀,似乎就意味着她会低人一头。

    这是她从小到大都不想接受,也几乎没有接受过的待遇。

    但更让魔妮儿愠怒的是……

    似乎清风此举,还不是为了羞辱她……

    只是为了不和她发生什么交集,就如同清风的对她一如既往的漠视——

    哦,刀是你的?那便不吹它了。

    这个时候,魔妮儿不得不承认,遇到了比自己更为孤傲的生灵。

    而且这个生灵,看上去还有一点实力——

    至少从喊出是谁二字至今,她都没有将这股清风琢磨透。

    再加上对方的漠视,不言不语……

    淡淡的无力感,在她心头滋生。

    这是她自设局以来,从未想过的局面。

    好在即使清风不开口,她也渐渐确定了一件事——

    这清风,就是陆压无疑了。

    是以纵然有诸多疑惑……

    魔妮儿也甘愿和对方在沉默中对视。

    可邪天不想沉默,邪刃也不想。

    一场弒帝之战……

    看似邪天完成了九天寰宇旷古绝今的越境之战……

    看似邪天将这场弒帝之战结束得犹如雷霆万钧……

    看似他带着陆家人和九州人想走就走无人敢拦……

    ……

    可天地间不变的一条真理,就是守恒。

    别说旁人……

    便是邪天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和邪刃联手,可以诛杀一位堪比大帝的种魔王。

    而这一点,还是邪刃亲口告诉他的。

    而他和邪刃所有的能力和底牌加起来,也只不过是借齐天境的青云大劫,供应邪刃完成第二次针对种魔王的攻伐。

    而这次攻伐之后,双邪将再无任何面对种魔王的资格。

    这当然不是邪天想要的结局。

    仇要报。

    因滋生而陷入绝境的陆家人,自己更是要一个不少地带走。

    最终……

    他想到了小草。

    想到了意海。

    想到了那片虚无黑暗。

    想到了无时无刻不在从那片虚无黑暗中,掉入意海的东西。

    这些东西,就是意识。

    尚在灼阳谷时……

    他就猜测岁月坡最深处的虚无黑暗,并非意识的终点,那片意海才是。

    而所谓的终点……

    便是除了有小草的自己,谁进了意海,都会被意海一阵阵的涌动磨灭。

    这一点,才是他唯一能够针对大帝的地方。

    知道了关键点……

    设局这种事就变得简单起来。

    小霸王不是万能的。

    进阶后的培元功同样不是。

    但至少小霸王和进阶后的培元功,能够支撑他数次全力一击。

    而他将这数次全力一击中的三次,用在了种魔帅(身shēn)上,杀得种魔帅不敢出战。

    所以他的矛头,自然而然地随着他的布局,落到了种魔王(身shēn)上。

    终于……

    种魔王出现了。

    邪刃也该出手了。

    正面的厮杀,如今的邪刃不可能是种魔王的对手。

    但邪刃是谁?

    是只要有心偷袭,连万古第一大帝——邪帝,都避之不及的无耻之徒。

    所以就在众生因为邪天突然施展了只有大帝能够施展的时空倒流而震惊之际……

    邪刃便借助因果逆断,完成了对种魔王的背刺。

    背刺不仅是偷袭……

    更是邪天想要完成计划最关键的一点。

    所以邪刃毫不犹豫地将在邪天宇字碑下的所有收获,用在了偷袭之上。

    来自岁月坡深处的,连大帝都无法厘清的错乱岁月,被他用在了种魔王的魔体内部。

    终于……

    在魔妮儿的提醒之下,种魔王果断放弃魔体,邪天计划的第一步宣告成功。

    但完成这一步的双邪,已经是油尽灯枯的状态。

    在小霸王和九条金龙累得昏死过去后……

    邪天甚至连站立都成问题。

    所以想要完成计划的第二部……

    他必须再次借力。

    力从何来?

    从青云劫而来。

    但即便是邪天的青云劫,也不足以支撑他和邪刃再次杀伐——

    除非是青云大劫。

    哪怕邪刃已经不再是大帝,对邪天来说,这都是极其罕见的大机缘……

    可对邪刃来说,却是彻底失去重登大帝之位的厄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