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08章 第3412 帝临?浩女挡驾

作品:《万古邪帝

    面对这种厄运,邪刃却没有丝毫犹豫,甚至看上去想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这样的局面,青云大劫,自然顺利地降下。

    但杀伐,却并非来自青云大劫的恐怖力量。

    双邪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计划的最后一步打下坚实的基础。

    而邪天计划的最后一步……

    便是将被重重包裹的小草,展现在种魔王的意识面前。

    是以……

    浩女尖叫前冲,在他预料之内。

    古星空的绝地攻伐,在他预料之内。

    陆家两位老祖的亡命救援,在他预料之内。

    陆家军阵的拼死一击,在他预料之内。

    ……

    但这些他能够预料的东西,并不足以吸引种魔王。

    所以邪刃,还需要再次出现。

    邪刃以门的形式出现……

    且在最后关头开了门,顺利地放出了小草。

    然后种魔王的意识,便一头撞在了,刚好完成一次涌动的小草(身shēn)上。

    通过这一撞……

    邪刃。

    邪天。

    小草。

    种魔王的意识。

    通通进入了意海之中。

    在神魂破碎的最后一瞬间,邪天死死地拉住了远飞的邪刃,并用自己的意识将其牢牢包裹。

    他这一下意识的举动,让邪刃避免了坠入和种魔王意识相同的命运长河之中。

    随后……

    自然是他和邪刃眼睁睁看着种魔王的意识,被意海一浪一浪地磨灭。

    这耗费了太多的时间。

    却也给了遭受人生前所未有之伤的邪天,恢复些许的机会。

    恢复的力量,够他重新出现在战场之上。

    这个时候……

    他的计划已经完成。

    但想要真正完美地达成目的……

    还需要收尾。

    收尾的开端,便是他重新出现时的落脚点所在——公子尚(身shēn)旁。

    对于公子尚,他其实有许多话想要说,却没时间。

    所以他只是拍了拍公子尚的肩膀,说了声有空好好聊聊。

    然后他走到了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面前,安慰这些因为经历了本不该他们经历的大战,而精气神都快要崩溃的生死同伴。

    最后……

    自然是离去。

    收尾很简单——

    若是不考虑他最后的状态的话。

    幸运的是……

    邪天很早之前就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

    十二岁的他,能够面无表(情qg)地自己给自己缝合肚皮……

    如今数千岁的他,自然能够在随时都要晕倒的(情qg)况下,保持正常。

    他将这种正常的状态,一直保持到了先鸿山下。

    直到此刻……

    他才心安理得地倒下。

    他成功了。

    却也因此付出了前所未有的代价。

    “道池崩,道碑碎,你的邪体也始终没有恢复的迹象,至于神魂……”

    果断丢弃了魔妮儿为何不追杀他们的疑惑后,邪刃便开始详细检查邪天的伤势。

    当看到邪天的神魂已经黯淡得几乎无法保持凝聚的状态时,不由暗叹了一口气。

    “别告诉我,你没想到过是这种后果。”

    “若我真没想过呢?”

    “那我就完蛋了……”同样碎成一地的邪刃,依旧在识海中幻化为双刃虚影,在虚空中悬浮着,“本还指望成为你的本命至宝后,还能继续走我的因果大道,如今看来……”

    邪天乐了“不是都说过了么,如今的九天寰宇,没人能够成帝了。”

    “嘿,这话连邪帝都不敢说。”邪刃冷颤一声,但想到邪天的伤势,便失去了吐槽的兴致,“你这伤,我一点儿办法都没。”

    “那你呢?”

    “你还是先搞定你自己吧。”邪刃轻颤道,“如今我成了本命至宝,你能痊愈,我自然无碍,但若你无法恢复……”

    邪天这才认真起来,轻轻道“邪刃,这次多亏你了。”

    邪刃愣了半晌才幽幽颤道“错非认识你这么久,我都以为你在羞辱我。”

    “啊?”

    “我除了捅那个魔王两刀,并没做什么,倒是你……”邪刃颤道,“那可是堪比大帝的种魔王,竟还是被你……说句不好听的话,如今你邪天二字,怕是不比陆压二字弱了。”

    这是恭维的话。

    邪天却没有听出邪刃是在恭维自己,反倒听出了不掩的凝重。

    而这凝重……

    他也能够想象。

    九天寰宇有一个陆压,都足够可怕了……

    如今陆家又来了个能弒帝的妖孽,谁受得了?

    更何况……

    通过陆家和魔族的这一战,只要不是瞎子,都能意识到九天寰宇对待陆家的态度,是有问题的。

    这种(情qg)况之下……

    邪天的逆天之举短期或许没有什么,但长期来看,并非什么好事。

    “现在琢磨这个有些远……”见邪天沉默,邪刃反而颤道,“还是说说你的伤吧,我就不信你会如此盲目,那可不是邪刃认识的邪天了。”

    邪天笑了笑,正要开口说什么,忽而有所感应,看向先鸿山外。

    就在此时……

    陆老四和陆老五已经出现在先鸿山脚下。

    “刘长老?”见是因果境的一位专职外事的长老,陆老四微微蹙眉,但还是行了个道揖问道,“长老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刘长老先是打量了一番先鸿山,眸中似有久远的回忆浮现,叹道“上次来先鸿山,还是上古洪荒时……哎,未曾想世事如烟,陆家却是依旧啊……”

    陆老四心烦意乱,听不懂刘长老的话中深意,便笑道“请刘长老入内详……”

    “呵呵,四先生不必如此客气。”刘长老笑呵呵道,“鄙人此来,只为告知陆家,浩帝有令,请浩女阁下速速返回……”

    陆老四和陆老五对视一眼,觉得此乃人之常(情qg),便点头应道“此事吾等必会转告,请长老放心。”

    “另外还有一事……”六长老虚咳两声,沉声道,“钧帝大人(欲yu)临先鸿山,四先生,五先生,劳烦做一下准备吧。”

    “钧帝大人?”陆老四愕然道,“钧帝大人不是在域外遨游……”

    “咳咳,是钧帝大人的分(身shēn)。”

    “原来如此!”即使觉得有些诡异,陆老四还是不得不道,“钧帝大人临先鸿山,陆家自当尽心准备,长老且放……”

    话音未落……

    浩女出现。

    未等刘长老行礼,她便淡淡开口道“回去转告家父,想要看我,自来先鸿山,去吧!”

    “呃……”刘长老还想挣扎一下,但见浩女脸色不善,伤势更是未曾好转,只能躬(身shēn)应道,“属下这便回去复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