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09章 第3413 询尚 命运之道?

作品:《万古邪帝

    让邪天侧目的因果境来人,被浩女挡走了。

    陆老四对浩女的用意有些疑惑,却也未曾多想,更不觉得自己可以插手别人父女之间的事,便朝浩女点点头返回山中。

    陆家的事很多。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恢复。

    历经千余年的大战,虽说在时间上来看并不算陆家最长的一次战争,甚至连前五十都算不上……

    但论惨烈,论代价,足以旷古。

    陆家数千人,伤亡过半,好在真正(身shēn)死道消所占的比例并不大,只要经过长时间的修养,大半可以恢复如初,甚至修为和战力还会有所精进。

    恐怖的资源消耗,对陆家来说无伤大雅。

    但这里面的消耗,并不包括救治陆松。

    甚至可以说,陆家如今还不知道,如何去拯救全靠斗战圣仙刀吊命的陆松。

    至于陆倾,状况稍好些许,却也昏迷不醒……

    “即便是大帝出手,怕也……”陆老五认真研究了一下陆倾的伤势,轻叹不已。

    论对伤势的研究,陆老四不如老五,闻言皱眉道“无济于事?”

    “倒不是无济于事,只是不知会付出何等代价。”

    “陆家会付不起?”陆老四眉梢一挑,杀意迸发。

    陆老五苦笑道“我是担心,没有大帝会接手。”

    “此话何意?”

    “飞扬这一手……”陆老五无奈探手,“哪位大帝还敢上门?”

    陆老四冷笑指了指外面“方才还有大帝说要亲自登门……”

    “得四哥,这话也就说说……嗯?”陆老五苦笑一声,却突然反应过来,愕然道,“颢儿,莫不是打算请浩帝阁下出手?”

    陆老四摸了摸下巴,缓缓道“飞扬找了个好媳妇啊,若不是她……”

    错非浩女出面接替陆松主持大局……

    陆家绝对撑不到邪天出现,这是显而易见的。

    “不过还好,飞扬这次的表现……”陆老四笑颜如花,“不会辱没颢儿!”

    少主找到了个十分顾家的好媳妇……

    这是陆家两位老祖唯一值得开心的事。

    可浩女却开心不起来。

    “颢姐姐……”天衣走近,对蹙眉沉思的浩女问道,“发生了何事?”

    “总觉得不对劲……”浩女缓缓道,“战前,因果境态度暧昧,此刻大战刚结束,陆家百废待兴,因果境却说钧帝大人(欲yu)临先鸿山……”

    钧帝二字,天衣自然是知晓的。

    但睿智如她,也不敢将这等存在放在和陆家敌对的位置上来看,只能道“会不会是登门安慰?”

    “安慰,与马后炮有何区别?”

    天衣轻轻道“马后炮也可以称为顾全大局,如今陆家虽声威暴涨,实力却下降不少,还是要以稳为主。”

    浩女点点头“这是自然……对了,整个战争的过程你已看过,有何发现?”

    天衣沉默少顷,沙哑道“姐姐总结得很好,此战肯定涉及魔族和因果境高层的博弈,而且……应该和陆家家主有关。”

    想到陆压二字,浩女略有些不适应,但很快她就压下了不适,恭敬道“公公确实有如此对待的资格。”

    天衣疑惑道“魔族也就罢了,因果境……为何也想在陆家家主(身shēn)上做文章?”

    “若我所料不差……”想到公子尚带给自己的压力,浩女缓缓道,“应该是为了九天寰宇最后一位大帝的事了吧?”

    “最后一位大帝?”

    “嗯……”

    听完浩女的解释,天衣良久无法回神,怔怔道“那,那邪天他……”

    “夫……邪天他,如今也只是初入齐天境,而且……”一想到邪天变成了一对骨头,浩女声音都有些哽咽,“还不知他该如何恢复,成帝对他来说,太早了。”

    “他一定会恢复的。”天衣却很自信。

    浩女一怔,还以为是自己对夫君的了解不够深,却反应过来天衣如今尚未成就道祖,便明白天衣的信心纯粹是盲目所致。

    “这自然是最好的。”浩女暗叹一口气,勉强笑道,“而且我爹他一旦来先鸿山,我一定会请求他出手。”

    天衣感激一笑“这次多亏了姐姐,否则后果不堪想象……”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来……”浩女自然发现了天衣的(欲yu)言又止,待坐下后轻声问道,“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天衣再次沉默,良久后才突然抬头注视浩女。

    “颢姐姐,这个尚,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瀚宇万族。

    生灵无数。

    但每一个有志向的生灵,都会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成为永恒不灭的存在。

    而要达成这个目标,只有唯一的一条路——对天地、天道的领悟。

    天道难测……

    是以生灵苦苦上下求索。

    但有些东西,比天道还难测。

    这便是生灵本(身shēn)。

    就好比此刻天衣突然对公子尚产生了兴趣一般……

    魔妮儿对陆压所化的清风,其兴趣也越来越浓。

    不知在什么时候……

    魔妮儿就失去了和清风单纯的相互打量的兴致。

    她事前的打扮,虽说是为了让客人的感官更好,却也绝对没有以色示人的半分念头。

    所以渐渐地……

    除了单纯的打量,她的心也动了。

    心动。

    刀便动。

    落在她脚边的刀,无需她躬(身shēn)就已悬浮在空,随着她心念的驱使,缓缓移向清风。

    刀移动得虽慢……

    却也仿佛因为慢而无比沉重。

    每向前一分,时空便碎裂一分。

    若说寻常的大帝,能够在岁月长河中((操cāo)cāo)舟逆行……

    那此刻魔妮儿所表现的,便是毁灭岁月——

    同时连带空间也顺便给毁了。

    这几乎就等同于钧帝分(身shēn)口中的寂灭之灾。

    唯一不同的是……

    若说寂灭之灾是对整个瀚宇时空的毁灭……

    那此刻魔妮儿毁灭的,只是时空的一条线。

    饶是如此……

    浩帝面对这一条朝自己蔓延过来的线,也只能侧(身shēn)。

    清风却没有。

    当这条毁灭的时空线蔓延过来时……

    清风化成两股。

    一股在上面吹。

    一股在下面吹。

    吹得心惊。

    吹得(肉rou)跳。

    心惊(肉rou)跳的……

    自然是魔妮儿。

    因为她着实没有料到……

    除了给自己超级意外的邪天的两把刀……

    清风也是如此。

    只不过,二者实质并不相同。

    “命运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