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一十章 熟悉的场景

作品:《万古邪帝

    kgg

    喜欢就分享

    当初从天神域离开之后,至今为止,夜峰一直都不曾动用过魔殇,因为他周(身shēn)力量被困锁,而悟道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他如今也不清楚魔殇到底什么(情qg)况,但从刚才的那些杀机来看,魔殇似乎也发生了一些变化。o   因为刚才夜峰明显的感受到,那绝世杀机像是从整座悟道山中透发出来的,那是魔殇的杀机,而并非源于悟道山巅。

    他心中有些疑惑,以往的时候魔殇一直驻留在悟道山巅,那里形同剑鞘一般,一旦他不去刻意召唤,魔殇便会归于悟道山上,但此时他感觉似乎有些不一样。

    此时他周(身shēn)残破,被那杀伐气息以及大道力量差点直接崩开,他不敢大意,没有再度往上强闯,如今他体内功法无法运转,只能依靠须弥界中的天地灵气以及他自(身shēn)战体的自愈能力来修复(身shēn)躯。

    虽然也能在段时间自愈,但终究与以往不同,不能运转功法直接修复。

    他盘坐在准帝九重天的石阶上,接引四方的天地灵气洗刷(身shēn)躯,被撕裂的伤口在缓缓愈合。

    而此时须弥界中已经恢复了平静,永恒之火还在不紧不慢的燃烧,但那里已经彻底平复了下来,三尊王族准帝,彻底陨落。o   夜峰根本没有去在意,连真正的帝级强者他都亲眼目睹了太多位陨落,对于这些修为都不及他的准帝王族,他自然不会去在意,因为在很早之前,这样的强者便不被他放在眼中了,如今纵然修为散去,但他也压根不在意。

    没过多久,夜峰(身shēn)上的伤势彻底修复,他起(身shēn)再度看向最后一道石阶,方才他体内血气沸腾,被困锁的力量居然溢散出丝丝缕缕,那困锁的力量似乎有些松动,这足以说明他之前的想法可行。

    “轰……”                他再度动手,汇聚须弥界中的力量在前方开路,借着那股冲击之力,(身shēn)躯猛然冲上最后一道石阶。

    “轰隆隆……”                整个须弥界都在颤动,成片的血色杀光从悟道山上透发而出,带着无量的杀伐气息,竟然直接汇聚成一道光束朝着夜峰扫去。

    同时悟道山巅大道气息汹涌,猛然朝他轰落而来。

    “噗……”                眨眼之间,那须弥台阶上血浪喷涌,鲜血四处飞溅,夜峰的(身shēn)躯被那道血色光束猛然间劈成了两半,在那股磅礴无边的大道力量冲击下,他直接被震飞出去,两半(身shēn)躯从悟道山上砸落而下。o   洒落的鲜血透发着炫目的血色光辉,将那须弥石梯都染红了一大片。

    只是这并不是最可怕的,真正恐怖的是,夜峰(身shēn)躯被剖开之后,捆锁的力量居然溢出一大片,将他两截(身shēn)躯直接震碎。

    (身shēn)躯都尚未砸落在地上,便直接在半空中爆开。

    一股毁灭(性xg)的气息溢散八方,震得悟道山都在颤抖。

    不过也仅此而已,因为夜峰艰难的重塑(身shēn)躯之后,体内力量依旧丝毫不存,依旧被牢牢困锁着。

    夜峰擦去嘴角的血迹,默默盘坐调息,聚拢四方天地元气来滋养战体,将洒落在须弥石梯上的战血也接引回来,融入(身shēn)躯中。

    他心中暗叹,这种方法似乎不可行,若不能一次(性xg)彻底将捆锁的力量释放,若不能直接将枷锁彻底崩开,体魄重塑,他体内的力量依旧会被困锁。

    而且与他之前猜测那样,唯有将神魂也崩碎,力量才会彻底释放,但那样做,凭他的状态,那是必死无疑的。

    他立在悟道山上沉默了许久,随后转(身shēn)离开。

    他不想再去尝试了,几番思量,感觉强闯最后一道石阶不可行。

    他离开了须弥界,(身shēn)影直接出现在弑神圣宫分(殿diàn)内,在弑神圣宫分(殿diàn)西南角的一座青峰之巅,那里有一座小院。

    这是曾经专门为夜峰准备的小院,布局和修罗圣域上弑神圣宫分(殿diàn)上的布局一样。

    弑神圣宫分(殿diàn)的众人见夜峰刚出现便在半空中失去踪迹,在弑神圣宫上空的众人刚开始还是一愣,随后郭家那尊准帝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急忙朝着弑神圣宫分(殿diàn)西南角冲去。

    众人虽然一时间尚未反应过来,但看郭家准帝的动作,似乎也想起了什么,急忙跟着冲上去。

    因为谁都知道圣宫西南角乃是一处(禁j)地,寻常时候那里不(允)许任何人踏足。

    而那里便是专门为宫主所留的院落,寻常时候连郭家准帝也不敢踏足那里,这是出于敬畏。

    夜峰虽然年纪轻轻,但天赋太过可怕,从刚开的(情qg)形看来,夜峰的修为似乎真的散去了,但谁都看到了,那名八重天的准帝看到夜峰之后瞬息变色,这从侧面已经说明,夜峰比之八重天的准帝都要可怕几分。

    在弑神圣宫分(殿diàn)西南角,夜峰默默走在小院中,有些感叹,虽然场景看似熟悉,但数年前一别,至今,他才返回,此次回到云虚大陆,也是因为他想重新走走当年走过的路,若非修为散去,他也不会回到这里。

    小院中的布局和修罗圣域那座小院一样,看着似曾相识的场景,但他心神却有些恍惚,不知道修罗圣域到底如何了,那些故人,恐怕还在为他担忧。

    当年在天神域中,他将玄月送走,从那之后,时间一年年过去,他却无法返回,如今他这样的状态,虽然去了元天大陆,但也没有去与故人相见,就是不想让故人担心。

    来到云虚大陆上,因为天神王族下界,他不得不出手,否则这片大陆上会生灵涂炭,如今也不得不和这里的故人相见。

    小院外,一道看似略显稚嫩的(身shēn)影跪倒在地,朝着夜峰行大礼,激动而又带着几分惶恐。

    那是小圣体,曾经夜峰本想将他带走,曾经本想带着他离开云虚大陆,但之后变故超出了夜峰的预料,小圣体也只能留在这里修炼。

    喜欢就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