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1章 名显天下 小马(上)

作品:《万古邪帝

    天色初亮,汴梁城西城门外便人头攒动,比往常热闹百倍。

    今天不是什么大日子,也不是皇帝出巡或大军凯旋,被人群包围的,是一辆极为普通的马车。

    马车里的人更普通,一个连自己怎么上了马车都不知道的醉鬼,马车旁站着一人,弓腰驼背,满脸谄媚,正在接受一个少年的嘱咐。

    这个少年,才是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一路注意安全,好好照顾贾老板,先在宣酒城落脚,若我没来,你们就跟随商队通过河西走廊。”

    邪天顿了顿,又凑近小马哥低声道:“贾老板爱炫,千万不要让他露财,他又视财如命,若遇强盗,死都不会交出钱财,你要主动一点”

    小马哥眨了眨眼:“我,我怎么个主动法?”

    “你蛮力境三层的修为,打不过强盗,也打得过贾老板。”邪天认真解释道,“若贾老板不愿意,你把他打晕,将钱财交出去保命。”

    “是是是,我”小马哥刚想答应,又愁眉苦脸道,“那老板大爷一醒来,我就死定了”

    “就说我说的。”邪天拍了拍小马哥的肩膀,凝声道,“替我保护好贾老板,保重!”

    一番嘱咐后,邪天目送马车缓缓离去,眉宇间少见地挂着一丝忧虑,温水见状安慰道:“放心,我已安排数名弟子暗中保护,即使你不在,他们也能安全抵达。”

    “嗯。”邪天应了声,扫了眼周围对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人,正要转身离去,就瞧见被颠醒的贾老板从马车里探出头来,他不由一笑,挥手送别。

    “这小娃就,就是邪天?”

    “小?呵呵,林杀虎就是被他一拳打死的!”

    “我滴个乖乖,他,他招手干啥?莫非是在修炼功法?”

    “唔,他这一招手,我只感觉天地都在颤抖!”

    “卧槽你们看,他一招手,太阳一下子冒出一大截”

    “有这么邪门儿?我试试”

    “我也试试”

    “哎哟卧槽,这么多人送我?”

    睡醒的贾老板将头钻出车窗,眨了眨醉眼,瞧见在邪天的引领下,西城门外一千多只手都在朝他挥舞送别,当即感动得热泪盈眶,若非没穿裤子,他都有心钻出马车,与那一千多人互动一番了。

    “我说小马啊,这么多人送我,我有些过意不去,要不我们明天再走?”

    小马一怔,忙问道:“老板大爷,为啥啊?”

    “哎,”马车跑远,再也看不见那一千多只送别的手,贾老板依依不舍地缩马车,喃喃道,“好感动,我准备每人送一两金子,也算是我贾老板对父老乡亲的一片心意啊”

    小马哥泪流满面,二话不说,狠狠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他已经预感到前路的艰辛与坎坷了。

    “没想到贾老板人缘这么好。”温水有些感慨地叹了声,对邪天说道,“你要向贾老板学习,人生一世,多个朋友,你心底就多一分善念,多一分温暖。”

    邪天瞅了瞅周围神情古怪的人,有些疑惑地点点头,正要转身进城,就听得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从城内传来。

    围观路人大骇,忙不迭朝两旁涌去,刚让开城门口,马队就已奔出城门,直朝邪天二人冲去。

    温水一惊,下意识想将邪天拦到身后,不料邪天却说道:“是许展堂。”

    吁!

    一匹纯黑大马嘶鸣震天,高高扬起的前蹄擦着邪天鼻尖划过,邪天连眼睛都没眨一下,静静地看着黑马背上的许展堂。

    周围千多号人立马变了脸色,他们当然知道昨日宫门外一战,许展堂受了多大的羞辱。

    邪天三次悟境姑且不提,许展堂蛮力境比拼完败,施展内气境一层修为也完败,施展二层修为开始还能占上风,结果三十招过去又被邪天逼成了势均力敌。

    这倒也罢了,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消息,邪天本来都要被杀了,结果许展堂装了逼,让邪天活了下来,这下好了,邪天跑去黑虎帮驻地大闹一场,半个时辰后成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内气境武者,还顺手杀了内气境四层的林杀虎

    许展堂也仅仅是刚突破内气境三层啊众人光是脑袋里想想,就觉得许展堂简直被衰神附了体,好好的天才人生,就因为装逼装成了傻bi。

    瞧许展堂如今这架势,还有百多号包围邪天的骁骑营精英,分明是要将邪天乱刀砍死城门口的节奏,众人不寒而栗之余,又异常期待接下来的血腥场面。

    “我的马,黑妞,听说我昨日被欺负了,对你脾气,别见怪。”对于邪天的镇定,许展堂一点儿也不意外,笑着介绍了自己的坐骑后,又指向身后一匹小马,“送你的,会骑马不?”

    邪天将视线移到小马上,小马比黑妞矮了足有一尺,浑身血红,骨架也小一圈儿,不似黑妞那般威武雄壮,却独有一种铮铮傲骨,不卑不亢。

    第一眼,邪天就喜欢上了小马,但他皱了皱眉,说道:“不会骑。”

    “哈哈哈哈!”许展堂放声大笑,脚后跟一磕,连人带马从邪天身旁飞掠而出,“马给你了,本少在五十里外等你,两炷香人马齐至!”

    围观的路人有些傻眼,这画风变得也太快了吧,说好的复仇一战,咋越看越像基情四射呢?

    骁骑营的精英并未离去,饶有兴致地看着眉头微皱的邪天,时而哄笑,时而驱使胯下坐骑做出各种精彩动作,很明显,他们在借机嘲讽不会骑马的邪天。

    “邪天公子,听说你悟性甚高,看了这么久,看出什么了?”

    “是啊,听许少说,你一招领悟形意,这天赋用到骑马上面,怕是眨眼间就会了吧”

    “许少可说了,两炷香跑五十里,只有绝佳的骑术才能办到,邪天公子,是不是很为难啊?”

    路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暗道许展堂这真是心机无限啊,光是骑个马,都能逮着机会扳一城,无论是邪天转身城,还是开口相求,那刚打出来的赫赫威名,顷刻间便会化为乌有。

    至于两柱香内邪天习得精湛骑术,并疾驰五十里赴会这个可能性,别说路人,就是温水也绝不相信。

    “哎,都是小孩子脾性。”温水无奈一笑,对邪天说道,“你喜欢这马的话,就牵去,不喜欢我们就走,不用理会他。”

    邪天正聚精会神地欣赏骁骑营精英的马术,闻言看向小马,认真道:“我喜欢它。”

    “呵呵,那就牵哎哟,小心!”

    邪天刚伸手朝前,小马就暴戾地嘶鸣一声,两只前蹄快若闪电,破风袭向邪天手臂,温水吓了一跳。

    “哈哈哈哈!”

    “邪天公子,忘记告诉你了,这马从未被驯服过,你想要骑它,必须先收服它”

    小马见邪天被自己逼退,登时得意万分,马眼骨碌碌转悠,转出对邪天的无尽鄙视,鼻孔怒张,喷出的全是嘲讽。

    路人们见状,一个个咋舌不已,心想连许展堂养的马都是心机马,邪天这下更难搞了。

    邪天不气反喜,想了想又朝前走去,小马刚有抬腿的趋势,他身形就是一晃,幻出两道残影,小马马眼一呆,还没反应过来,长长的马脸便挨了一巴掌。

    城门口顿时安静。

    下一刻,所有人都看到小马硕大的鼻孔内,喷出两道二尺长的白烟。

    “聿聿聿!”

    怒冲冠的小马眼角都裂开了,扬起的前蹄还未落下,后蹄就猛地蹬地,誓要将扇他耳光的蠢货撞死!

    邪天咧嘴一笑,转身右脚一蹬,瞬间奔出十丈远,同时还给小马来了个眸一笑,极尽挑衅之能。

    下一刻,一玄一红两道流光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瞬间消失在远方。

    当众人看到人马间的距离非但没有缩小,反倒迅拉开时,眼珠子掉了一地,甚至有几个骁骑营的精英,吓得掉落马背。

    “我的个亲娘,汗血宝马啊,邪天这什么度?”

    “真是邪了门儿了,邪天这么一跑,那马还不得自我驯服了?”

    “放屁!宋国唯一一匹汗血宝马,见邪天比它还跑得快,那不跟找到亲爹似的,还用得着驯服?”

    “哎,看来这马许少保不住了”

    出汴梁城西门五十里,便是无尘山。

    马背上的许展堂看了眼山顶的无尘寺,便将目光收,看向来路,面带微笑。

    他此行本来就是送礼的,所以无论邪天能不能骑上马背,能不能在两炷香赶到此地,他都会将最心爱的宝马送给对方。

    出此难题,他只是想看看邪天会用什么方法解决,对于邪天,他一如既往充满好奇。

    不过当他看到一人一马分开狂奔的场景时,任他心态再好,都忍不住想翻白眼,但眼白刚有上翻的趋势,他脸色就变了。

    他现五十里的路程,汗血宝马活生生被邪天甩出了三里地。

    “我的了。”气喘吁吁的邪天,抚摸着汗血宝马的脊背,对许展堂喊道。

    许展堂瞅了眼任由邪天抚摸的汗血宝马,无奈叹道:“取个名儿吧。”

    “就叫小马吧。”邪天想了想,又道,“谢谢。”

    “这是你应得的,本少从来不欠人情。”

    邪天想了想,问道:“那一跤?”

    “哈哈!果然聪明!”

    “我是无意的,”怕许展堂听不懂,邪天又补充道,“我不知道攀龙附凤是什么意思。”

    许展堂怔了怔,下一刻,爆笑冲天起。

    笑完后,宋国最天才的两位少年并驾齐驱,一骑人马合一,一骑歪歪扭扭,在大好天地策马奔腾,共享轻狂不羁的少年风光。

    从未策马奔腾过的邪天却不知道,自他上了无尘山,山顶便有双容不得世间任何尘埃的漠然老眸,默默地看着他。

    s:求票票求收藏,多谢书友支持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