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91章入古寻心化茧

作品:《万古邪帝

    跟着少年走出农院,羊肠小路陡然一变,变成了俗世的乡间小道。

    行来过往间,乡民甚多,无一例外,都对扛石少年指指点点,戏谑嘲讽。

    还有懵懂小娃朝少年丢石子,打得巨石砰砰作响,少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扛石前行。

    走了十里,少年脚步踉跄,身形不稳,缓缓坐下休憩,却未放下巨石。

    一炷香后,少年艰难起身,继续前行。

    如是反复十次,百里为终点。

    终点,是山下一片五六亩大小、土质坚硬的山地庄稼。

    轰

    放下巨石,少年略作休息,开始干农活。

    双臂作锄。

    五指当犁。

    邪天心生震撼,失神坐在田埂上,静静看着少年用自己的身体耕地。

    六个时辰后,浑身鲜血的少年倒在田间,待有了说话的力气,他指着旁边的大山吼道:“别说是这地,就是你这山,我也要破了”

    夕阳之下,少年扛石,再行百里,于暮色中归农院,生火造饭。

    如是,反复两年。

    少年身体越强壮,扛在肩上的巨石,变成了二十万斤,五六亩的山地,扩大了千倍,或许因为这数千亩山地都浸有少年的血,所以异常肥沃。

    又是三年过去,少年变成了青年,乡间小道上,也多了一座飘来飘去、重逾百万斤、形如小山的巨石。

    此时,青年五年前所指的那山,山下满是土质松软的沃田。

    五年过去。

    至此,邪天在这如真如假的梦幻中,跟了十年。

    这一日,青年推开门,仿佛看了眼邪天,然后从他身上穿过,走出了农院。

    邪天心凛,因为这一眼,也因为今日的青年,没有扛石。

    仿佛猜到了什么,他不敢耽搁,跟了上去。

    青年立足山下,抬头看山。

    山很大,很峻,很险,堵住了通往山外世界的路,也堵住了青年驿动张扬的心。

    “从今后,我狗娃改名,就叫破山。”

    话落,青年双拳齐出,破山。

    山很大,重亿万万斤,十年苦修,青年依旧扛不动,所以破山。

    这一破山,又是三年,大山被青年硬生生破出了四尺来宽的羊肠小道,山外世界的风,第一次在这小道间呼啸,吹进了封闭不知多少年的村落。

    也吹动了青年的心。

    筋疲力尽的破山躺在山外之地,大睡三天三夜后起身,头看了眼数百里外的农院,咧嘴大笑,迈步前行,消失于邪天的视线之中。

    入古幻象消失,邪天重新站在了羊肠小路之上,静静出神。

    这一出神,就是三天三夜,待他苏醒后,吐了一口气,吐出了入古十三年带来的震惊,也吐出了因无传承而焦急浮躁的情绪。

    论传承,他有九套功法,力境三式,而破山俱无,却靠十年扛石,扛出了虚境。

    论心性,他傲然众生,一路行来全靠坚毅,然破山更甚,十年扛石,三年破山。

    “这才是炼体士的心”

    入古一场梦,邪天没找到能让自己突飞猛进的传承,却找到了他人生一路最需要的东西。

    而这,也是破山虚影第一次穿过他身体时,引他与邪刃共鸣的东西。

    邪天笑了,一脸欣喜。

    闻道之喜。

    直到此刻,他才隐隐明白为何炼体路绝,这种明悟,与武商告诉天心的那句话差不多。

    “炼体一路之所以断,只因炼体最强,天地不容”

    “天地不容”

    邪天仰望九天,脑海中又浮现出破山的身影。

    “虚境破山,当你得知天地不容这四字时,是否连天地也想破呢”

    他并不清楚,当炼体士欲破天地时,便是破碎虚空、肉身成圣时。

    但他已经知道,自己最缺的,不是炼体传承,而是炼体士的心。

    “没有炼体之心,怎么会成为破山那样的炼体士呢”

    邪天放声大笑,悟通此理,他全身由里到外一片舒爽,体内气血沸腾,筋骨合鸣间,一股淡淡的气势冒出

    像极了破山的破山。

    “传承不重要,身为炼体士,自己的rou身,才是最重要的”

    “但更重要的,是破山之念,破天之心”

    两句对炼体士的感悟,亦是对小登峰峰后天地的告白,天地似有感应,存在数十万年的峰后禁制,在轻轻的爆鸣声中,化为虚无出

    露出了让邪天呆滞的真实天地。

    在他看来无限远的羊肠小路,和堪称仙境的入古幻境,不过是一块破瓦。

    因为此刻的他,就站在小登峰峰顶,脚下踩着一块破瓦。

    “吱吱”

    邪天闻声看去,心里松了口气,小猴子是真的。

    嗖

    小猴子双手掷出一块令牌,邪天伸手抓去,面色却微微一变,因为这令牌融入了他的血肉之中。

    与此同时,他心中也产生了一股让他心惊肉跳的明悟。

    “破山令”

    所谓破山令,破山老祖所留,但数十万年来,只有传说,未曾显世。

    是以,这块令牌不能当体宗宗主令使用,却拥有无上之能。

    “行无所禁”

    这只是破山令的能力之一,却也让邪天耸然动容,自己虽不要传承,但为求己路,不正需要遍阅体宗炼体道藏么

    “从今天起,我才是炼体士”

    冲小猴子躬身一拜,邪天抬头看了看皎洁明月,嘴角带着一丝轻松愉悦的笑意,迈步下峰。

    半个时辰后,体宗炼体塔。

    “虚境普通弟子,只能在二层驻留。”

    炼体塔执事冷冷瞥了眼邪天,随后闭上双眸。

    邪天并未上楼,开始在一层翻阅如海般的力境道藏。

    三天后,邪天迈步上了二层。

    “虚境弟子,竟还要翻阅力境功法,呵”

    执事冷笑一声,转眼就将邪天遗忘。

    与此同时,邪天开启了破山令的一项功能,二层成千的虚境弟子,顿时无人可以看到他。

    距黄化小登峰登顶已过六日,体宗高层终于有了决定。

    “传承弟子黄化,传承之序提升至第二”

    “因获破山老祖传承,宗门决定全力培养黄化,但有所需,一应允之”

    “小登峰登顶,大登天于一年后开启,各境弟子好生修行,随黄化大登天,助其获取无上传承”

    幽小婵再次吐血,脸色苍白如纸。

    “大登天”

    这件事,同样是她与钟槐的约定之一,目的便是为了拿下大登天中,破山老祖留下的无上传承。

    这不是关键,更关键的是,破山老祖一共只留下了三套传承。

    但最关键的,却是其中两套传承,都在武商手里。

    意思就是说,如今大登天秘境里,只有一套传承。

    想到这里,幽小婵浑身冰冷,亟不可待地去了钟槐所在的庭院。

    “小婵,我也想帮你,但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啊。”钟槐皱眉,苦心劝道。

    “殿下,那套传承事关我幽家生死,黄化是祝庆的弟子,若被他得到,我幽家再无希望”

    “你要我如何做”

    “请殿下即刻上小登峰,拿下登顶之誉,届时凭殿下的资质,即便与黄化共争传承,也有胜无败”

    钟槐点点头,忽而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本王才明白,原来我俩之间,占据主动的是本王啊。”

    幽小婵心中一凉,顿生浓浓不妙:“殿下此话何意”

    “条件也改改吧,三件事变成两件,我拿下传承之时,便是你我成婚之日”

    噗

    一口殷红的鲜血,喷在了雪白的毛毯上,触目惊心。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