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31章杀方苦崖劲爆

作品:《万古邪帝

    饶是身处生死大战当中,但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呆滞了片刻。  ㄟ

    “啊”

    直到徐少祥被劈了两刀惨叫出声,众人才一个激灵过神,见鬼般地看了眼护身符邪天,赶紧投入战斗。

    “你”幽小婵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邪天抹去嘴角被自己逼出来的鲜血,头看了眼被自己撞死的罗刹,苦笑看了眼幽小婵。

    “对,对不起”

    “统帅大人,不要轻言放弃,能坚持多久是多久。”

    幽小婵也现自己确实太冲动,本就在战线边缘的她,赶紧后退几步脱离战线,深吸口气,再度开始指挥方家军的战斗。

    “哈哈小子干得漂亮,不愧是护身符”

    徐少祥艰难杀伐,却忍不住放声大笑,那一刻,他都以为幽小婵必死无疑,谁知护身符一出,居然奇葩地化险为夷。

    钟槐见状,不甘落于下风,喝道:“小子,待此战结束,本王重重有赏”

    “该死”方苦崖怨毒切齿,忽而抬头看向某个方向,眼神微动。

    “行动”

    见方苦崖终于下令,老大当即传音,十六人缓缓朝幽小婵靠近。

    邪家死士的异动,在邪杀之下无所遁形,邪天心头一跳:“方苦崖,邪家死士”

    “幽小婵威望甚重,等下出手一定要隐蔽,千万不可让方家军现”

    距离幽小婵不过百丈,老大面色更加凝重,一边假意猎杀罗刹,一边下达命令。

    随着邪家死士的接近,邪天缓缓提升战意,随时准备暴起

    就在此时,近百艘灵舟自后方飞来,幽小婵猛然头,不禁大喜。

    “援军来了”

    这一次是真的来了,但听到这话的人连苦笑的力气都没,也没人相信幽小婵的话。

    “可恶”面色阴沉的老大瞥了眼天上,顿时停了下来,不敢再前行半步。

    “小姐坚持住,我们来了”

    见战线岌岌可危,尤其是幽小婵嘴角触目惊心的血红,带着中白城所有能战之人赶来的幽家长老大惊失色,爆吼道:“保护小姐”

    “该死”

    方苦崖怨毒地咬牙切齿,见邪家死士也停步不前,心中更是怒得狂。

    邪天现了方苦崖的异状,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之余,也对方苦崖生出了杀意。

    近百艘灵舟齐齐加驶来,幽小婵挣扎一瞬,厉声喝道:“我们还坚持得住,你们去支援其他地方”

    “小姐,你”

    “这是命令”

    幽家长老艰难挣扎,就在此时,不远处无数惨叫传来,他双眸一扫,魂飞魄散

    “防线,破了”

    “赶紧去支援”幽小婵强忍绝望,厉声喝道,“是不是要我自绝于此,你们才肯去”

    “小姐,您保重”

    百艘灵舟再也不耽搁,疯了一般冲向防线崩溃之处。

    “哈哈,师妹,我徐少祥没看错你”

    纵然失去援兵,徐少祥却放声大笑,为幽小婵骄傲。

    “统帅,干得漂亮我们可是您的嫡系,哪里需要援军,杀啊”

    方家军士气不降反升,带着死志的杀意冲天而起。

    “小婵,你太傻了”

    钟槐暗怒,好端端的脱困良机,居然被小婵放走,面对无穷罗刹,他心头终于生出一丝惊慌。

    “幽小婵,这是你自找的”

    方苦崖狞笑一声,看了眼远处的邪家死士,递了个意味深长的眼色过去。

    但得到他的示意,老大并未再次靠近,因为包括他们在内,所有方家军军士,都陷入了困境。

    见到这一幕,邪天颇为复杂地看了眼幽小婵,有些犹豫。

    “啊”

    “防线破了”

    “狗ri的罗刹,爆啊”

    一处防线彻底崩溃,如海的罗刹顷刻间将口子撕开数千里,朝两端疯狂蔓延,包饺子一般,将越州大军双面包围。

    至此,攻防战,衍变成了更危险的混战

    这种混战的局面,几乎决定了中白山防线亿万大军覆灭的结果。

    方家军众军士知道自己必死的结局,没人能救他们,因为能救他们的上三境高手,都在更深处抵御高级罗刹。

    “死又如何,我辈炼体士,该当勇往直前”

    “多杀一个是一个,下辈子老子还要杀罗刹”

    明悟结局,无人崩溃,死志之下,各有表现,或燃烧气血暴起一战,或冲向罗刹毅然自爆,用最悲壮的一击,完成人生的谢幕

    “修士在内,炼体士在外,各自为攻”

    幽小婵凄厉喊出最后一道命令,随后冲向战线,刚跑两步,她忽然转头看向邪天,哀婉一笑:“护身符,你没有必要送死,逃去中州,越快越好”

    邪天沉默一瞬,问道:“你呢”

    “你运气再好,此时也没用了,没人能救我们”

    幽小婵转过头,最后一次抹去脑海里邪天的影子,迈着坚定的步伐,冲向死亡。

    邪天扫了眼那邪家死士所在,终于斩断了犹豫,朝幽小婵冲去。

    “你”

    幽小婵一惊,正想开口,却突然现了什么,猛地看向自己的手,整个人瞬间呆滞。

    而此时,邪天刚好握住她的小手,禁忌之力微颤,将其震晕。

    接着将她朝背后一甩,同时一根绳索出现,围着二人飞绕了几圈,邪天一拽绳头,将二人紧紧绑在一起。

    “该死的护身符,你在干什么”

    疯狂突围的徐少祥偷瞄了一眼,见自己的心上人被人捆了,眼珠子险些瞪爆

    邪天深吸一口气,压抑近两天的战意,悉数爆

    “站住”

    邪天一连串诡异的举动,让方苦崖愣住,此刻见邪天欲跑,他当即目眦欲裂,喝斥的同时就朝邪天冲去。

    “找死”

    邪天猛地头,右脚狠狠一跺地,方圆百丈,地覆

    “啊”

    方苦崖措手不及,被震得飞天而起,还未等他调整好姿势,邪天的肩膀就已撞在他胸口之上。

    咔嚓咔嚓

    仅此一撞,方苦崖不成人形,死得无比干脆。

    凡是看到此幕的人,亡魂大冒,没人敢相信,区区一普通军士,竟将方家三少直接撞死

    邪天身形并未停下,径直撞入一个小战团,双臂一搅,漫天雪花飞起,同时张口厉喝道:“所有人,跟在我身后”

    小战团的近百军士,从疯狂死战中清醒,本不欲理睬邪天的话,却见自家统帅正在他背上,当即就围了过来。

    “战线不保,护送统帅为重”

    “同样是死,我情愿让统帅活下来”

    “我,我去,这是护身符”

    邪天战力爆了大半,但哪怕仅是大半,也足以让身后近百人宛若见鬼,无论六臂还是四臂,但凡罗刹阻路,只需一拳毙之

    漫天雪花笼罩身后百丈方圆,将近百人保护其中,邪天一路所向披靡,仅半炷香,便杀进了徐少祥所在的战团。

    “你,你,你”

    徐少祥本来气得疯,此刻双眼圆瞪,指着邪天背后的漫天雪花,你了半天,才失声尖叫:“你是胡来”

    邪天身躯一震,震断绳索,将幽小婵交给了徐少祥。

    “跟在我身后,尽力恢复”

    路过徐少祥时,邪天右手拍在对方肩膀上,三颗元阳结晶没入对方体内,呆滞的徐少祥感受到元阳的逆天之功,险些吓昏过去。

    下一刻,徐少祥的小战团加入护身符庇护的队伍,漫天雪花再次扩大,将两百多人全数包围,罗刹沾之即陨。

    雪花里的人,哪怕知道雪花外是遮天蔽日的罗刹,危险重重,此刻也毫不犹豫地放纵自己魂飞天外

    因为被方家军上下取笑的护身符,突然变了一个人,一个让他们根本不敢想象的强者

    “胡来,胡来”

    徐少祥捧着幽小婵,双目呆滞,一声声呢喃着邪天的名字,众人听得如坠云雾。

    “护,护身符叫胡来”

    “不,不是叫许展堂么”

    “应该是,是说他在胡来吧”

    “若这是胡来,老子也想胡来几次啊”

    “胡,胡来”

    钟槐有高手护卫,也被明显不利的局势吓得浑身抖,此刻见战场上突然多出了雪花飞旋之景,当即不可置信爆吼出声。

    “过去看看”

    众高手得令,咬牙突破,不多时,冲在前方的高手看到了所向披靡的邪天,身躯齐齐一震

    “虚境大圆满,怎么可能这么强”

    “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雪影迷踪拳,绝对是胡来”

    高手之中,有被邪天收拾过的钟槐随从,惨痛的教训让他们一眼就认出了邪天,却不怒反喜。

    “殿下,胡来擅群战,我们让他过来汇合”

    钟槐心情复杂到了极点,但为了自家小命,他立刻朝邪天吼道:“胡来,本王命令”

    “殿下,此刻就别威逼了,利诱啊”一干随从都快哭了。

    “胡来,快快与本王汇合,事后必有重赏”

    邪天无动于衷,径直朝自己的目的地杀去。

    “该死,该死”

    钟槐气得跳脚,怒斥道:“愣着干什么,他不过来,你们不知道杀过去啊”

    “是”

    众高手再次艰难开杀,好不容易才接近雪花,钟槐瞪眼一瞧,见自家女人正躺在徐少祥怀里,脸登时就绿了

    “徐少祥,你安敢啊”

    一片雪花飞落,将钟槐打退,众高手大惊,朝邪天厉喝道:“胡来,你敢对殿下出手,不怕满门抄斩么”

    “赶紧放开雪影阵,放我等进去休息”

    邪天冷冷头:“进来可以,但若惹是生非,我一个个丢出去,包括钟槐在内”

    强如钟槐,此刻也体会到了寄人篱下的滋味。

    好在进了雪花之中,一干人通通松了口气,随后仿佛才想起什么,又倒吸一口凉气,满脸不可置信。

    “胡,胡来就是护,护身符”

    “我的娘啊,四臂罗刹也挡不住他一拳,一己之力,庇护我等数百人”

    “不愧是幽小婵最神秘的随从,这护身符,简直了”

    雪花之内,数百人静如鬼蜮,震惊于邪天的强大。

    而邪天摧枯拉朽地湮灭一切近身的罗刹,又救了数百人,雪影阵已到极限,半炷香后,他终于杀出了混战的战场。

    “你们走吧。”

    邪天丢下一句话,朝中白城所在方向狂奔而去,没多久调头,从另一个方向重新杀入战场。

    雪花消失,众人魂飞魄散,却见自己此刻已处于战场之外,顿时如遭雷劈。

    自己废了天大的力气,杀了数个时辰都无法突围,胡来一人仅用了半炷香

    一时间,包括嫉妒心暴涨的钟会在内,全被邪天的逆天之举弄得神魂错乱,连逃跑都忘了。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