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46章诛仙诛邪终于票加更

作品:《万古邪帝

    嘭

    再次击飞神韶,罗擎蹙眉望天。中文   网ん

    “虚空棋局”

    神韶喷出一口神血,艰难爬起,伸手召浮空神戟,一边刺入体内汲血,一边笑道:“虚空棋局,你早就该看过了。”

    “嗯。”罗擎蹙眉点头,“小玩意儿。”

    “邪天也小。”神韶深吸一口气,鼓荡紫气国运,一字一句道,“却能让你侧目。”

    罗擎十分赞同,却笑道:“但终归是小,正如同你们十七蝼蚁,翻不起浪。”

    “赌”

    罗擎一怔:“你知道邪天此局”

    神韶摇头:“邪天所想,朕也猜不透。”

    “那你很有胆量。”罗擎略微打量一下神韶,点头道,“赌什么。”

    “一场诛仙,一场诛邪,”神韶神眸如炬,一字一句道,“仙败,邪活”

    “呵呵。”

    罗擎失笑,不过出于对邪天这个必定成仙之人的重视,他还是神念微动,思考了一下,然后

    “哈哈哈哈”罗擎大笑不止,笑罢,他问道,“好,如此滑稽之局,本君陪你赌,若你赢了”

    “罗刹退出九州”神韶面色肃穆。

    罗擎不觉意外,笑道:“时限”

    “百年”

    “你想多了。”

    神韶心中喟叹一声,开口道:“至少五十年。”

    “十年。”罗擎开口,又伸手朝天指,“看在他的面子上。”

    他,便是九州唯一值得罗擎侧目之人,邪天。

    “神戟”

    赌约既成,杀伐再起

    与此同时,天心道眸一缩,身形顿时停住,看向虚空棋局所在,眸光狐疑不定。

    “怎么了”无魂追上,蹙眉追问。

    “他进了虚空棋局”

    “呵,借虚空棋局,想让我等退缩么,垂死挣扎”

    “此乃阴局,能被放在上境,不可小觑”

    “我等合力进去,什么棋局破不了”

    天心按下滔天疑惑,摇头冷道:“邪天智多近妖,不可不防。”

    “智多近妖,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幽溟冷笑,“邪天有多大家都知道,若是给了他喘息之机,想再杀他,难于登天”

    端木仇笑嘻嘻凑了上来:“你们说得太对了,所以,你们既要防邪天借虚空棋局恢复,又要有破开虚空棋局的必然把握。”

    众人一思忖,现端木仇说得很是在理,但他们知道防止邪天恢复的最好办法,便是齐齐杀入虚空棋局,可破局的把握

    “通天”

    邪求败出声,众人恍然

    “对啊,通天的悟性,仅次于邪天”

    “除了他,谁敢言破局”

    “天心,通天可是你的人。”

    天心面色微变,猛地看向不远处:“旁观多日,够了吧”

    话音刚落,小树等人相继走出。

    “天心,你”

    “废话少说”天心冷喝打断小树,伸手摸出一面玉牌,玉牌之上,只一道字,“道宫令在此,跪接道旨”

    小树等人面色大变

    道宫无主,道宫令便是道宫无上之令,只要道宫令一出,任何道宫之人,必须接令,否则视同叛宗

    “道宫弟子,跪接道旨”

    众道子无奈下跪,天心见状冷笑:“别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尔等即便想被我驱使,也没资格,通天,接旨”

    通天早已猜到天心想说什么,看向虚空棋局,轻声道:“虚空阴局,我无十足把握”

    “一成足矣”

    通天默然,又说道:“我神魂受创”

    “半炷香疗伤”天心冷冷看着通天,一字一句道,“若不想成为道宫罪人,你最好不要再偷奸耍滑”

    通天暗叹一气,盘坐疗伤。

    “半炷香,诸位也做好准备”值此最后的关键时刻,天心终于恢复了一贯的傲然平静,“诛邪天,得鸿蒙,得气运珠,以道子身份入道宫修炼一年,八十一份无上6仙传承,任尔等借阅”

    一句话,众人斗志再次飙升,看到这一幕,虚空棋局里的邪天终于松了口气,一屁股坐下,直喘粗气。

    “谢蕴,你想看到的,我都让你看到了,你,会来么”

    “半炷香已到”

    天心突然起身,道眸看向通天,随后扫向身后众人:“大家一起进入虚空棋局,只要见到邪天,立刻出手将其彻底斩杀”

    “诛邪”众人心跳加,齐齐爆吼

    “通天,你先进”

    通天深深看了眼天心,起身朝虚空棋局走去,走到棋局边缘时,他转身看向天心,似欲开口,却只长叹了一声,迈步消失。

    一息,两息,三息

    “杀”天心杀意爆,爆喝一字,杀入虚空棋局

    “诛邪”

    百余位无上天才,紧跟天心杀入棋局

    “虚空棋局,对我等毫无用处,桀桀”

    三十六道阴魂,鬼魅般融入虚空棋局之中。

    “玄病,你做什么”小树正瞅着,突见玄病朝虚空棋局走去,顿时大惊。

    玄病冷笑道:“放心,我不会出手,但我要看着邪天死去”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钟槐,蠢蠢欲动。

    “怎么,你也想杀邪天”方苦海一怔。

    钟槐脸色阴沉,色厉内荏的冷哼道:“此子无耻,戏耍整个越州本该将其斩杀,不过如今他已必死,本王就不落井下石了”

    “呵呵”方苦海微微一笑,看向虚空棋局,暗叹道,“邪天,不管你死不死,你的诡异身体,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嗖嗖嗖

    重伤的死营与体宗之人终于赶到,见此地众人,急忙问道:“邪天何在”

    “都在虚空棋局里面。”小树苦涩一叹。

    “进去”红衣大急,朝前猛跑。

    独龙喝道:“进去无用,先养伤,再厮杀”

    死营之人盘膝而坐,一瓶瓶丹药倒进嘴里,为救邪天,他们豁出去了

    “胡来师兄,祝你好运。”

    徐少祥哀叹一声,带着众人向方苦海走去,可就在此时,天地嗡鸣之声大作

    众人大惊,却见虚空一阵剧颤,一片星空兀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虚空棋局”

    “那,那是邪天”

    虚空棋局的突然显现,让罗擎的出手陡然一顿,神戟有灵,顿时燃烧神皇精血,破空刺入罗擎体内,穿体而出

    罗擎喷出一口鲜血,踉跄后退数步,他低头看了眼腹部血洞,却没有愤怒,只有哂笑。

    “你,输了。”

    神韶猛地抬头看向古战地,瞳孔剧缩

    遁入虚空棋局的邪天,依旧在被人追杀,凄惨更甚之前数倍,命悬一线

    “这,这怎么可能”

    神韶简直不敢置信所见一幕

    在他看来,邪天故意遁入虚空棋局,必然有所谋划,绝不可能成眼下如此场面

    “难道,你真的是走投无路,欲借虚空棋局吓退天心等人,趁机恢复”

    神韶惨笑,他很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但除了这个,他还能如何想邪天又还有什么翻天之力

    “输了,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不仅是邪天输,整个九州都输了,神韶心中陡生无尽落寞,可他正要挪开不忍的神眸时,视线猛地一顿,落在了悄悄出现的一个人身上。

    一个女人。

    全身散着无尽冰冷。

    她的冰冷双眸,正直视虚空棋局里的邪天。

    冰冷双眸中的狐疑与警惕,随着邪天愈靠近死亡而扭曲,扭曲成了般的狂喜。

    “邪天,你也有今日”

    终于

    女人放声狂笑,毫不犹豫飞遁入局

    神韶心跳陡然停止,神眸大亮,全身麻

    他,认出了这女人

    “谢蕴”

    “谢蕴”

    邪天逃遁的身形顿时一滞,头颅猛转,直视千万里外的谢蕴所在。

    “逃啊你逃啊”

    见邪天绝望停下,天心的怨毒戾笑之声,顿时震得虚空棋局直颤

    咻咻咻

    所有人再次将邪天围住,一个个面露狰狞笑容。

    这一次,他们十分确定,邪天再无翻天之力

    邪天闭上了血眸。

    深吸了一口颤抖的气。

    他想哭。

    因为近四年来,他几乎没时间睡觉。

    所以,他很少做梦。

    但此时,此幕,如梦。

    梦里,谢蕴正走向他。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