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68章一杀惊天神旨

作品:《万古邪帝

    半个时辰后,徐少祥猛地打了个摆子,过神来,先是看了眼继续在四处忙碌的邪天,这才扭头看向武商。ん

    武商早已清醒。

    不愧是师尊徐少祥心中猛赞,忍不住开口问道:“师尊。”

    “何事”

    “方才那一战,我有些疑”

    “问。”

    “多谢师尊,我想问您的是”

    武商艰难抬起手骨,朝邪天指去:“我是说,问他。”

    徐少祥怔了怔,旋即反应过来,暗暗揣测:“怕是邪天表现得再惊艳,在师尊眼里都稀松平常,所以不屑答,师尊果然厉害”

    见徒弟准备问邪天,武商躺端正了些,从头到尾没看懂、连徒弟都不如的他,准备仔细聆听邪天的解惑。

    “胡邪天”

    邪天闻声,深吸一口气,压下神魂的疲惫,朝二人走来。

    “方才那一战,我大概都想明白了,只是有个疑”

    “从头开始问。”武商插嘴。

    徐少祥一怔:“师尊,其他的我都想明白了”

    邪天是知晓内情的人,所以为武商原原本本讲了起来。

    日夜交替,就在第二日,神朝得到了此战的消息,这让所有在乎邪天的人松气之余,也心下骇然

    “好恐怖的战斗智慧。”孤煞婆婆叹了一声。

    “祖奶奶,邪天到底怎么骗死那个剑修长老的”

    问话的不是红衣,而是一脸懵逼的红勇。

    此刻,红忍也过神来,啧啧赞道:“骗自始至终,邪天都没骗过秋叶剑谷的裘简,正因如此,才更显邪天的厉害”

    “爹,你这么一说,我完全懵逼了”

    “滚去想”

    神宫大殿之中,神风与众大臣齐聚,表情比几日前更凝重。

    “不敢想象,邪天居然能这般杀人。”

    邢焉一句话,打破了大殿的静谧,漠少聪抬头看了眼出神的神风,苦笑道:“或许五十年后,九州第一杀神的名号,就非他莫属了”

    提及九州第一杀神,所有人不由将武商与邪天放在一起进行比较。

    武商恐怖不

    非常恐怖

    千年战绩且不提,光是诛仙一战,就能说明武商恐怖到了何种程度。

    但如今邪天一出,武商赐予九州的恐怖,瞬间降低了一个档次,不是邪天杀过比罗擎还厉害的高手,而是邪天杀人,不仅用拳头,还用脑袋。

    大殿内,众臣议论纷纷,神风却听不进半个字,他正通过详尽的消息,在脑海里模拟邪天的这一战。

    “你没骗他,是因你一开始就现,裘简无法平静面对你”

    “所以你说让他无法出剑是真,你后退也是真”

    “你的真,却让裘简心神大乱”

    “随后,一拳杀他”

    “殿下,殿下”

    神风猛地过神,现一殿重臣全都看着自己。

    “何事”

    “臣等以为,那道神旨应该下了。”

    “是应该下了”

    怕自己借重臣之手下的第一道神旨,会被邪天无视,神风刻意将神旨压了数日,如今邪天二战后,他也知道必须下了。

    因为邪天展现出来的杀伐,实在太厉害太稀少

    一旦邪天修为突破上三境,甚至晋升6仙,那神朝将多出一个比武商还要恐怖、真正能震慑九州的杀神

    更因若还不下神旨召邪天,下一次他的对手,或许就是神通境后期、巅峰、大圆满,甚至道尊

    一张神旨,经数次传送,以最快的度送到了中、宁边境,随后进入宁州,三个时辰后,没有隐匿行踪的死营中三营,抵达中宁边境。

    众臣退散,神风静静坐在大殿之上,心神不宁地等待邪天的反应。

    “邪天,孤相信你,一定不会让孤失望,你我君臣合力,必会一统九州”

    忽而,他的眉头缓缓蹙起,疑惑轻喃:“你又是如何知晓,裘简无法平静面对你的呢”

    这个疑惑,也是徐少祥唯一的疑惑。

    在邪天为武商讲解完后,徐少祥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因为他说的那句话。”邪天想了想,如实答。

    “哪句”

    “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死的一定是你,这句。”

    徐少祥眨巴着眼睛,猛地看向武商:“师尊,这话,有蹊跷”

    “有。”武商很肯定地点头,虽然他也不知蹊跷何在,但邪天说有,那必须有。

    “到底有何蹊跷”夹在两位聪明人中间,徐少祥越觉得自己太笨了。

    “这不是一个神通境六层的剑修真人,该有的表现。”

    “那,那应该如何表现”

    邪天笑了笑,又将目光投向远处的那片小树林,轻喃开口。

    “应该嘴角挂着一丝不屑,先嗤笑一声,然后开口哈,蝼蚁也想撼天,可笑”

    徐少祥立马喷了出来。

    “噗”

    经神念听到此话,身处一气宗的李朝阳也喷了口血,他怎么也没想到,邪天会看出这不是破绽的破绽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幽竹瞥了眼李朝阳,叹道,“朝阳道友煞费苦心要裘简稳定剑心,甚至对话都一句句事先想好,却还是”

    “关键不在此处”阵有道眸中凶光闪烁,切齿开口。

    “哦那关键”

    “真人六层面对丹劫境一层,真正的平静就该如邪天所说那般狂傲”

    幽竹恍然大悟

    “所以,邪天一眼就看出,那剑修长老的平静是装出来的,知晓对方肯定心虚,对自己很是防备,故而简单的两句真话,就让对方心神打乱”

    徐少祥兴奋说完,随后看向武商:“师尊,我说对了么”

    半炷香后,武商终于想明白了,等待已久的徐少祥,也得到了师尊出人意料的训斥。

    “明白归明白,你可能做到”

    徐少祥惭愧低头:“师尊,徒弟太笨,不过我会努力”

    “你去一旁。”

    “是。”

    “别出千丈。”

    见武商想和自己说话,邪天提醒了一声徐少祥,便转身面对武商,微微垂。

    “即便你用尽心思,也无用。”武商仅剩的左眸里,满是恳求,“邪天,走吧。”

    邪天低头轻语:“武商大人,我想试试。”

    “你在拿命赌。”

    “总好过不赌。”

    “没有希望的。”

    “我也如此认为。”邪天扭头看向西方神朝所在,压下心中的担忧,随后对武商道,“但我习惯绝望的日子了。”

    武商听不懂,等着邪天解释。

    邪天笑了笑:“以后有空,我一点点说与大人听,现在”

    “现在怎么了”

    “武商大人,你能握住这柄剑么”

    邪天将裘简的剑递出。

    武商沉默片刻,艰难且缓慢地伸出没有一丝血肉的骨手,于咔咔声中握住了剑柄。

    “好剑。”武商赞了一声,却更疑惑,“给我作甚”

    “握住就好。”

    武商点点头,旋即想起自己的初衷不是讨论剑,于是又看向邪天,认真道:“走。”

    “死营没有弃同袍的先例。”

    “也没有明知必死,还要陪葬的蠢材”

    “我自己去,有何脸面面对陛下”

    提及神皇,武商又愣了愣,头颅也下意识地看向西方。

    对啊,邪天跳入死境数日,陛下为何一直没有动静

    就在此时,一人自西而来,踏入邪天神识范围内。

    邪天微喜,因为来人身上,没有一丝杀意。

    可他也很疑惑,因为来的人,没资格带自己三人活着神朝。

    “邪天,接神旨”

    此话一出,宁州州主阵有道亡魂大冒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