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69章四境无敌绝望

作品:《万古邪帝

    “神旨出,神皇现”

    “神韶真的出现了”

    阵有道吓得连邪天附近的神念都不敢收,直接切断与神念的感应,随后与幽竹二人惊恐对视,心跳如雷。

    若神皇真的出现,那三州这次就玩儿大了

    “邪天接旨”邪天与武商欣喜对视,赶紧接旨。

    “令:邪天即刻返神朝,不得有误钦此”

    邪天愕然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传旨之人。

    “邪天,还不快快接旨,立刻返神朝”传旨之人有些急切,大喝出声。

    邪天想了想,看向传旨之人:“这是陛下的旨意”

    “神皇神旨,你说呢”

    邪天看了眼身旁沉默的武商,压下心头错愕,问道:“那武商大人呢”

    传旨之人沉默片刻,幽幽道:“在下只负责传旨,其他一概不知。”

    “一概不知。”邪天笑了笑,伸手将神旨吸了过来,血眸一扫,随后放入储物袋,静静道,“你走吧。”

    传旨之人大急:“邪天,你敢不遵神旨”

    “陛下的话,你也不打算听了”武商看向邪天,左眸中滋生怒意。

    孰料邪天更怒,直接朝传旨之人爆吼道:“滚”

    咆哮如厉风,吹得传旨之人面色惨白,惶惶而去,徐少祥怔了半晌才过神,立马小跑过来,疑惑道:“怎么了”

    “你走开”

    “哦”徐少祥灰溜溜跑远。

    邪天与武商之间的气氛,冷了下来。

    武商在生邪天的气,而邪天,却不知该生谁的气。

    “陛下是好人,你要听他的话”

    武商从未对邪天说过重话,此刻却字字如雷。

    邪天看了看武商,想说点儿什么,最后想了想,散去了怒意,笑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这神旨,不是陛下拟的。”

    “绝不可”武商仿佛想起了什么,铿锵之声戛然而止,左眸中也滋生出一丝无法掩饰的欣喜。

    邪天却高兴不起来。

    不是陛下拟的

    那陛下究竟怎么了

    思及此处,邪天就感觉天塌了下来,重重的压力,压得他呼吸都变得困难。

    “陛下,果然出事了”

    联想白芷告诉他的消息,邪天得出此猜测,他本觉得应该将此事告诉武商,但他却把嘴闭得紧紧的,转身离去,继续在千丈之内一寸寸地忙活。

    武商不聪明,却也不是傻子,因神旨不是神皇所而生的欣喜,没过多久就变成了疑惑。

    “太子殿下可借众臣之力下神旨,必须是神皇不在的情况下,陛下人呢”

    终于想到了这一点,武商毛骨悚然,却见邪天就跟没事儿一般忙着,心头又不确定起来。

    “我都能想得到,邪天会想不到么,他为何丝毫不紧张”

    “师尊”徐少祥眼巴巴凑了过来。

    武商愣了愣,点头道:“你来得正好,有一事我想问考考你”

    十来个呼吸后,徐少祥欣喜道:“神皇肯定出事了啊,邪天肯定知道啊,但他也知道一旦说出此事,师尊肯定会赶他走人啊,师尊,我说得对不”

    武商懂了,声音有些颤抖:“你走远点,让邪天过来。”

    “哦。”

    见师尊用这等简单的问题考校自己,徐少祥有些沮丧地离去。

    “以后武商大人问你什么,你就说不知道。”邪天与徐少祥错身而过时,轻轻说道。

    徐少祥冷笑:“然后我被师尊扫地出门”

    “他不会怪你,相信我。”

    邪天走到武商身旁坐下,笑道:“武商大人,我们来谈谈其他重要的事吧。”

    “没什么比你活着还重要。”

    武商艰难伸出骨手,想摸摸邪天的脑袋,邪天心中一痛,低头配合,轻声道:“大人说错了,没什么比我们三人活下去重要。”

    “可陛下”

    “我留在此地不动,也是在等陛下的反应,虽然结果有些意外,我却不失望。”

    “为何”

    “若陛下无事,在你出现的第一时间,他就会接你家。”

    “陛下一定会的”

    武商有些激动,这也是他知道神旨不是神皇下后,欣喜的来源。

    “所以,武商大人,我们一定要活着神朝,陛下需要我们”

    “好”

    武商突然爆出强大的求生意志,想要站起来,却现自己胸口以下的部位,已经全数消失。

    随后,他仿佛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成了废人。

    “陛下,武商没用”

    听着这出自九州第一杀神口中的颤音,邪天心头更不是滋味。

    绝望,本就是最痛苦的事,痛苦到无力去反抗,尤其是对武商这种单纯的人来说。

    “武商大人,想听属下说说往事么”

    不管武商有没听,邪天轻轻开口,将他在宛州的经历一一说了出来。

    绝望的武商,与悄悄走近的徐少祥,全都陷入了邪天的绝望之中。

    纵然他们知道道宫谢蕴与邪天之间的仇怨,却根本想不到,邪天为此经历过如此多的绝望

    为了让武商重燃信心,邪天说得很仔细,日出日落一天过去,邪天才将对武商有用的往事说出,随后起身朝前走去。

    “武商大人,或许我经历的绝望,远比不上千年前你经历的绝望,但千年前你都能振作起来,这次呢”

    看着邪天再次平静走向杀戮,武商只觉一股热血冲入胸膛,烧得他只想给自己几百个耳光

    “你”

    武商看向给自己一耳光的徐少祥,脑海中冒出欺师灭祖四个大字

    徐少祥全身都在哆嗦,指着前方颤声道:“师,师尊,他,他,他”

    武商立刻看向邪天,目光倏然一转,又落在邪天面对的对手身上。

    “天剑宗,独剑”

    这五个字,属于十五年前的九州修行界。

    因为十五年前,这五个字成就了四境无敌之名。

    与邪天一般的,真正的四境无敌。

    成就神通境真人后,天心崛起,独剑韬光养晦,十五年未出天剑宗。

    今日出,为武商

    不,为与他同样四境无敌的邪天。

    想认出独剑很容易,如徐少祥,一辈子基本没出过越州,光是看到那把丈许长、三尺宽,如门板一样的阔剑时,就知道了剑的主人是谁。

    所以当这把阔剑从剑光城传送阵消失,来到中宁二州边城,并朝宁州进时,整个神朝都知道邪天的下一个对手是谁。

    也因此,收到传旨之人的报,神风还来不及暴跳如雷,便陷入了绝望的呆滞之中。

    不是神通境后期,不是神通境巅峰

    而是神通境大圆满

    九州神通榜前百

    曾经的四境无敌

    为了刺探神皇的真相,九州直接跳过这些庸人,祭出了这等杀器

    神朝众人的绝望,实在正常。

    “呵,天剑老人缩了一辈子的头,此次倒有些魄力”道狂冷笑。

    道虚摇头:“一门传承弟子,被邪天杀得一干二净,他不得不如此,看来,邪天逃不过此劫了。”

    邪天同样绝望,因为久违的刺痛感,让他血眸流泪不止,更因为邪杀的跳动,直接飙升到了极致。

    放在以前,遇到这种对手,他会绞尽脑汁逃命,实在逃不了,才会生出拼命之心。

    如今为了武商,他却不能逃,只能死战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