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70章恐怖剑修连败

作品:《万古邪帝

    凡入神通榜者,年岁不过百,至少是神通境巅峰、元胎三品以上,日后注定成就道尊,整个九州修行界加起来,也不过一百单八位。

    是以神通榜对四境修士而言,是个神话。

    而在神通榜一百零八人眼中,哪怕丹劫境大圆满修士都是蝼蚁,更何况眼前丹劫境一层的垃圾

    即便这垃圾,有个了不得的名字。

    独剑拔剑,风起云涌。

    感受到前所未见的恐怖剑意,邪天只能狂退。

    “你不用退。”

    独剑终于看了眼邪天,随后又看向武商,倒持阔剑,朝武商一拜:“天剑宗末学独剑,拜见武商前辈。”

    紧张的武商下意识握拳,却现手里多了把剑,当即扬起,冷声道:“三息内不退,灭你天剑宗”

    “呵呵。”

    独剑笑了起来,玩味地看着武商笨拙挥剑的一幕,说实话,若非武商是曾经的九州第一杀神,他真会忍不住开口喝斥。

    因为武商挥剑的动作,实在太难看,连天剑宗的杂役都不如。

    “武商前辈,您是炼体士,不是剑修。”

    出于对武商的一丝尊敬,独剑含蓄开口,不过想起自己的来意,他又一本正经地说道:“但无所谓了,终归是个待死的废物。”

    “你师门上下全家老幼都是废物”徐少祥破口大骂。

    连邪天都只能被独剑看一眼,徐少祥则属于完全可以无视的蝼蚁,所以独剑并不生气,不过师门二字,也提醒了他一件事。

    “自我踏出天剑宗,便不再是天剑宗弟子。”

    “哈”徐少祥哈哈大笑,“一群敢做不敢当的懦夫,就算嚣张起来,也跟缩头缩脑的龟儿子一个德性”

    如今三人所处的千丈之地,早已成为九州关注的焦点所在,因为这是九州诛神的第一个战场。

    所以徐少祥此话伤人,而且伤了太多人。

    独剑剑眸微冷,轻轻转动了一下阔剑,一道凌厉剑意激而出,有若惊雷般射向徐少祥。

    邪天举拳硬挡,暴退数百丈,右臂颤抖垂下,鲜血淋漓滴落。

    “太弱。”独剑有些鄙夷,摇头轻语。

    邪天没心思答,他全副心神,都放在了入体的那丝剑意上,越是参悟,心头越是不安。

    “独剑,你要点脸皮”见邪天一招便受了伤,徐少祥心中一跳,骂道,“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好意思以大欺小,你活狗身上去了”

    武商深吸一口气,试图坐起,却因失去重心摔倒在地,狼狈到了极点。

    这让他更恼火,怒道:“天剑宗身处中州,你敢动邪天一根毫毛,陛下必灭天剑宗”

    神皇的恐怖早已深入人心,哪怕神风一道神旨暴露了太多东西,天剑宗也因此才派出独剑,但听闻陛下二字,独剑还是下意识收敛了轻蔑的笑容。

    “神朝确实恐怖。”独剑点点头,随后举目四望,“但它在何处”

    “你”武商大怒,却吼不出一字。

    独剑哂笑:“所以我想告诉武商前辈,落毛凤凰不如鸡,若神朝真念前辈,不会有这场戏。”

    “早知天剑忤逆,当日就该灭门”武商气得骨手咔咔作响。

    “当日呵呵,”独剑失笑,“前辈既然是英雄,何必老提当年勇,末学独剑保证,今日会给予前辈体面的死法,哦,但不包括他二人。”

    邪天终于抬头看向独剑。

    独剑见状,挑了挑眉毛:“蝼蚁,你想开口的话,就抓紧时间,下一剑出,你就没机会开口了。”

    这才是神通境真人该具有的,带着浓浓高傲意味的平静。

    “金丹化元胎,成就神通境,世间真人,元胎九品,剑胎亦是九品”

    独剑颔:“你的遗言,就是这个”

    邪天摇头,想了想,又蹙眉道:“你很可怕。”

    “这是夸奖”

    “你剑意混元如一,毫无破绽,剑气化丝,已达极致”

    独剑失笑:“拍马屁,并不能让你活”

    “所以,你本该是一品剑胎。”邪天认真打量着独剑。

    独剑面色微变,眸中掠过一丝稍纵即逝的诧异,笑道:“是又如”

    “但你不是。”

    四字一出,独剑剑眸微眯,自然释放的剑意,也多了丝凝滞感。

    感受到此点,邪天更加笃定心中猜测,但他却笑不出来,血眸中的凝重,陡然倍增。

    “师尊,他在说什么”徐少祥彻底迷糊。

    武商胸中怒意荡然无存,想了想,看向独剑的左眸中,掠过一丝忌惮。

    “呵呵,看来你们都猜到了。”

    独剑看着邪天,呵呵笑道:“武商前辈能猜到,我不意外,没想到你居然也能猜出来。”

    “大自在九转剑诀”邪天叹了一声,轻轻道,“没想到真有人愿意修炼此法。”

    “这有什么。”

    独剑手腕轻转,阔剑嗡鸣间,颤出漫天雷暴朝邪天吹去,同时淡言道:“为求大自在,九转剑胎只是第一步,若不如此,何来脱之机”

    “邪天,小心”

    武商爆吼的同时,邪天已经在疯狂出拳,拳拳皆是天哭

    但连虚空都能裂开一丝隙缝的天哭,竟无法完全抵消疯狂涌来的雷暴

    见此情形,邪天血眸怒张,厉吼出拳:“爆爆爆”

    九套功法中的三字,颤字最诡,字最极,爆字最烈。

    借爆字之意施展天哭,先爆开的不是虚空,不是雷暴剑意,而是邪天的双臂

    鲜血四溅之际,与众不同的十八记天哭轰向雷暴,终于将独剑微微一转而生的雷暴剑意,轰开了一道三尺宽的口子。

    裂开三尺破口的雷暴剑意,穿过了邪天的身躯,朝武商二人轰去。

    见状,徐少祥面色微白,武商左眸湿润。

    能轻易将二人杀死的雷暴剑意,在距二人十丈时破灭,化为一阵带着血腥味的微风,拂向二人。

    徐少祥呆滞。

    武商左眸中的湿润,化为一滴混着鲜血的泪,滚过面颊,落入大地。

    呲呲呲呲呲

    无数道血线,在邪天面颊、脖颈、胸膛、腹部,腿部一一崩开,眨眼间,邪天成了血人。

    剑风习习,杀意萧萧,又是半剑,邪天两败。

    见此一幕,一气宗内的幽竹冷笑开口。

    “呵,邪天完全不是对手。”

    “差不多了,若神皇能出,此战必出”李朝阳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一定,邪天底牌众多,而且有那力扛天一鼎的宝物”

    “嘿,我若没猜错,道宫就是在等这宝物”

    “神韶,你到底会不会出现”阵有道看向西方,眸中既有兴奋,又有无法掩饰的恐惧。

    “师尊,邪天他”徐少祥惊恐。

    “那十八拳,本该让他无伤,但我师徒在他身后,所以十八拳中,十五拳为化我师徒死劫而出,剩余三拳,未能尽全功”

    说起堂堂正正的厮杀,武商不比邪天蠢,一眼就看出了邪天的用意,可他宁肯看不透此点

    “胡邪天”徐少祥哭嚎大骂,“你个吹牛皮的王八蛋说自己最会逃,你倒逃个给我看啊你能逃掉,我再喊你一声师兄”

    啪啪啪

    独剑将阔剑丢下,径直没入大地,随后鼓掌而叹:“重情重义啊,令人敬佩,若是换个时候,定要与诸位大醉九日,好好畅谈一番,再行杀事。”

    “现在也可以畅谈。”

    邪天强忍剧痛,细细体悟入体剑意,血眸静静看向独剑,一边笑,一边朝后退去。

    “可惜,我是个急性子。”独剑落地,拔剑前行。

    “等下就会慢的。”

    “杀了你们,才会慢。”

    “我会让你慢下来。”

    “连我三成剑元你都防不住,必死。”

    “你杀不了我们。”

    “那个蝼蚁说得不错,你确实爱吹牛逼。”

    退后九步,邪天站定,伸手打了个刺耳的响指,朝独剑笑了笑:“牛逼不是吹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独剑顿步。

    因为响指之后,他的剑眸中,出现了十万八千颗若隐若现的星辰。

    光天化日之下,何有星辰遮天

    下一刻,他想起了临行前,师尊天剑老人万般提醒中的一句。

    “邪天擅阵,曾借虚空阴局布下大周天星辰阵,葬尽敌手”

    “这就是大周天星辰阵么”

    独剑抬头望天,感受着刺骨戮心的隐隐杀机,举剑提步。

    s:才是正版哦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