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72章同命鸳鸯生死?

作品:《万古邪帝

    幽岚城。

    黑云压城,城欲摧。

    惶恐的幽家族人忘不了,半年前三大世家家主上门道歉时,一脸谄媚的笑容。

    这谄媚,因一人而生。

    如今也因此人,变成了不屑冷容与毫不掩饰的杀意。

    而三人背后的数万炼体士,足以将整个幽家灭了十来遍。

    幽鹏怎么也想不到,等待千年的家族复兴之梦,会变成家族的覆灭之局。

    “祝山海,方敏,流雄”幽鹏双目充血,指着三人厉喝道,“四大家族,同气连枝,你们要干什么”

    祝山海冷笑:“带这么多人来,你说我们能干什么。”

    “呵呵,幽家主无须紧张。”方敏呵呵笑道,“我们此来,只为幽小婵。”

    “婵儿”幽鹏心中大惊,怒道,“婵儿乃四大神体之一,夏邑州主早已说过,四大神体受体宗保护,你们敢违令不成”

    流雄淡淡道:“四大神体是受体宗保护,可勾结中州,甚至可以说是勾结叛逆武商的四大神体,怕是夏邑都要亲手斩杀的吧”

    “你,你们纯属诬陷”幽鹏暴怒。

    “诬陷”祝山海冷笑,“胡来于古战地亲口承认,他就是邪天死营邪天”

    幽鹏脸色一白,慌忙辩解道:“我家婵儿也是被邪天蒙骗,甚至差点因此丧命,再说婵儿早已下道誓,绝对”

    方敏阴恻恻笑道:“若二人无情,邪天会将气运金珠给幽小婵幽家主,不要以为我们都是傻子”

    “你们”

    “废话少说”幽鹏面色一冷,淡淡道,“十息之内,幽小婵不出来,幽家灭族”

    此话劈得幽家族人魂飞魄散,肝胆俱裂

    “家主,怎么办”

    “家主,家主”

    所有幽家人都惶恐看向幽鹏,幽鹏将一口逆血吞下,挣扎道:“要婵儿”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自幽家族地飞掠而出,身姿曼妙迷人,连方敏三人都有了一瞬的恍惚。

    “隐武神体,幽小婵,可惜啊”

    方敏眸中掠过一丝贪婪,对幽小婵阴笑道:“幽小婵,勾结中州细作,致我越州颜面尽丧,你可知罪”

    幽小婵冷冷扫过三家万余人,静静道:“你们怕我幽家复兴,千年来用尽手段,如今小婵恢复隐武神体,你们不能容忍,又何必如此虚伪,想杀我,直接动手吧。”

    “哈哈,说得好”祝山海竖起大拇指,狞笑道,“不愧是隐武神体,虽只差半步突破胎境,巾帼豪气连我等都甘拜下风”

    流雄阴阴笑道:“纵然我等师出有名,也不会自降身价与你个小辈动手,我流家儿郎何在”

    “家主请吩咐”

    “嘿嘿,想一亲芳泽的胎境子弟,尽管和她较量”

    方敏戏谑笑道:“幽小婵,你还不知道吧,如今整个九州修行界,都在追杀武商。”

    “武商与我幽家有不解之仇。”幽小婵淡淡开口

    “呵呵,我想说的不是武商,而是不自量力的邪天。”

    幽小婵面色微变,压下脱口询问的冲动,迈步前行。

    “邪天为救你,在古战地拼死一搏拿下气运金珠,不知他为武商会做到何种地步,啧啧,毕竟他二人的感情,可比你深厚啊”

    “吱吱”小萌猴仿佛现了什么,吱吱叫着,似在安慰。

    幽小婵喉头微微蠕动,吞下一口鲜血。

    祝山海眼珠一转,阴笑道:“不愧是你幽小婵看上的男人,邪天一拳就击杀了秋叶剑谷的裘简,那可是神通境六层的剑修。”

    幽小婵闻言,心中冒出一丝莫名的欣喜,可这欣喜,下一刻就变成无法吞咽的鲜血,猛地喷出。

    “可惜,他再强又能如何想必如今,他已和天剑宗的独剑交手了吧,啧啧,神通境大圆满的上一代四境无敌啊,不知邪天能撑几招”

    “嘿嘿,怕是早已是剑下亡魂了”

    “幽小婵,上天入地,今日无人能救你”

    幽小婵急怒攻心,心痛欲绝,娇声厉喝,晴斗甲现

    “来战”

    嘭嘭嘭

    邪天形若猛虎,拳出如龙,在他疯狂的进攻之下,化丝剑意编织的剑之天地连连崩碎,但阔剑轻轻一转,天地再现。

    “蝼蚁撼天,实在可笑啊。”

    独剑手里的阔剑已经转了十八次,重伤的邪天却跟疯子一般亡命狂攻,没有一丝停歇之意。

    他不后悔借幽小婵之事,攻邪天之心。

    能看到通天之才死前的疯狂,而且让其疯狂的人还是自己,独剑心中生出的不是烦躁,而是成就感。

    当然,他之所以如此,最重要的原因不是羞辱,而是逼迫。

    因为此刻,包括道宫在内,所有参与谋划此事的九州大能,都在看着神朝,天启城。

    神皇,究竟要将邪天逼到何等地步,你才会出现呢

    没人希望神皇出现,可人人都在等待,邪天被剑意伤得越重,血流得越多,他们的心跳就越快,内心的兴奋与恐惧就越多。

    因幽小婵而疯狂的邪天,不知被阔剑转出的剑意击飞了多少次,每次落入千丈之地,都会砸出一个深坑。

    可他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通红的血眸中满是愤怒与焦急,仿佛要将独剑击杀,再带着武商二人

    去越州。

    救幽小婵。

    “不自量力啊”

    独剑心头的成就感淡去,烦躁初生,是以第三十九次转动阔剑时,他加了一成剑元。

    剑意如丝,透体而过,邪天没有倒飞入千丈之地,而他的邪体上,多了一万八千个头丝粗细的血洞

    邪天面色猛地殷红,喷出一口混杂剑意以及内脏碎末的鲜血,仰天而倒。

    “邪天”武商目眦欲裂

    “师兄,快退来”徐少祥厉声疯吼

    独剑笑了笑,抬步朝邪天走去。

    但他刚抬脚,邪天的右臂就颤了颤,随后艰难抬头,看向独剑。

    独剑顿步,眉头微蹙。

    因为这双血眸中的疯狂,非但没有减退分毫,反倒浓郁了数倍

    “明知我是急性子,还要如此么”

    独剑再次迈步,就在此时,他左耳微颤。

    “继续”

    这三字,让独剑面容微抽搐,本欲迈前的脚步,也倏然一转朝后退去。

    “那,我便成全你”

    “天女散花”

    幽小婵如同一朵娇艳的花朵,在空中绽放出绝世光华,片片飞舞旋绕的花瓣,猛地刺向来不及反应的对手。

    噗噗噗噗噗

    十六根散寒芒的凤尾之羽,自晴斗甲伸出,洞穿了对手的身躯。

    嗖嗖嗖

    幽小婵气血一震,十六根尾羽收,化为晴斗甲的背翅。

    这背翅,红得有些刺眼。

    刺得三大家主面色铁青。

    “晴斗甲二阶形态”祝山海咬牙切齿。

    “涅境巅峰隐武神体,两个月未能破入胎境”方敏冷冷道,“原来你根本没有修炼,而是料想有今日之变,一直在钻研晴斗甲,不愧是女中诸葛”

    幽小婵看向宁州所在,眸光掠过一丝凄凉与悲哀,嘴角,也流下了一缕因道誓反噬而生的鲜血。

    “邪天,希望下辈子,你是真的胡来”

    “吱吱”肩甲上的小萌猴吱吱乱叫,焦急阻止幽小婵。

    “第六战,来吧”

    幽小婵压下悲痛与疲惫,娇声厉喝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