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48章神通路始携美

作品:《万古邪帝

    神朝天启城,解后街。

    邪天几年前走过这条路。

    这这条路上,他遇到了道宫第三道子小树,在惊叹小树何其强大的同时,也给了对方一记黑拳。

    这一记黑拳,开启了他与道宫之间的恩怨纠葛,之后战武杀,战道宫诸道子,战玄病,战天心

    战得道宫失去了九州第一天才,战得堂堂道宫不得不频施毒计,却依旧奈何不了他。

    此时,站在解后街街头的邪天,仿佛又看到了那位有些逗比的小树,情不自禁地笑了笑,随后叹了叹,迈开了重走解后街的步伐。

    邪天的步伐很随意,隐隐摆脱了一尺三寸的杀伐,每跨出一步,约莫一尺半,配合他如今的身高,不见杀伐之气,隐有倜傥之风。

    这倜傥,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根本不在意自己倜傥与否。

    此刻他思考的是,等走完这条解后街,然后走出天启、走出神朝后,该如何杀伐。

    杀伐从来不是邪天的目的,只是手段。

    仿佛冥冥中自有安排,自出阳朔城,邪天解决一切事情,靠的都是杀伐。

    之前他有过猜想,因为邪帝心法的第一层,名曰邪杀。

    但三千界一行后他才明白,影响他行事作风最主要的因素并非邪杀,而是他的出身。

    想到自己的出身,邪天下意识抬头望天,似乎看到了天道大世界。

    他想象着,吞苍所谓的归族地,究竟是到哪里

    而那里,究竟是不是自己陌生的家园所在,会不会有自己的血脉亲人,那些血脉亲人,会不会如温水、甜儿、疯爷爷、神韶这般对自己好

    想到这里,邪天收望天的目光,垂下视线,看向脚下的地面。

    不管怎样,我脚下的九州界神朝,同样是我的故乡,邪天如是想。

    所以,邪天在某处小院外停住了步伐,守在小院外的,正是负责神宫安全的神朝禁军统帅,一身便衣的独江。

    独江面无表情,见邪天前来,他冷声道:“邪天,接陛下口谕。”

    邪天闻言,半跪领旨。

    “若他们少了半根头,哼哼”

    “哼哼?”邪天疑惑抬头:“独江大人,这是何意?”

    独江眸中掠过一丝促狭,淡淡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原封不动转达陛下口谕,邪天大人聪慧无双,自然知晓其中深意。”

    邪天想了想,有些哭笑不得地准备领命,忽而又是一怔:“独江大人,不是只有她么,陛下怎会说他们”

    “哈哈!兄弟,孤可想死你了!”

    轰轰轰

    听着熟悉的声音,感受着地面的巨震,邪天脑海里陡然浮现出一座肉山。

    这座肉山极其恐怖,独江背后的院门在一瞬间之内爆开,随后,一身便装的神维出现。

    “属下参见”

    见神维居然满头大汗地亲自迎接自己,邪天行礼的话都说不出了,因为他现自己轻飘飘一句话,根本无法应付神维出迎的隆重,嗯,主要是重。

    嘭!

    两个在飞天阁外斩鸡头烧黄纸的兄弟,狠狠抱在了一起。

    画面看上去很是滑稽,所以抱臂而出的白神鉞一脸笑意,而雀跃跟在三哥身后的神姬,更是笑得前倾后仰,大圆眼都成了月芽儿。

    “兄弟,你重色轻友!先去见幽小婵,又想带走我妹妹,你学坏了啊!”

    邪天艰难挣脱肉山,想想自己还真有些对不住这位胖兄弟,便从储物袋里掏出一瓶丹药,歉意笑道:“大哥,请你吃。”

    “哈哈!不愧是兄弟,孤原谅你了!”

    捧着三千斗榜中的奖励,神维喜滋滋地退到一旁嗑药,邪天这才迎向神鉞,抱拳道:“见过秦王殿下。”

    “见外了。”白神鉞朝神维扬扬下巴,“我二哥是你大哥,我又比你大,以后叫声三哥就是。”

    邪天倒不客气,喊了声三哥,随后给神姬见了礼,便将神鉞拉到了一旁。

    神韶四位子女,个个都有些不寻常。

    神风且不说,神维憨胖,神姬娇憨,唯独个神鉞看上去还正常,结果一不正常起来,就把自己变成了白,寿元也仅剩下七年。

    好在这不影响交流,所以邪天当即开口问道:“陛下此举有何深意?”

    “你搞错了吧,”神鉞翻了翻白眼,“明明是你让独江大人带话,恳请父皇准许你如此行事,怎的还问起我来了?”

    邪天苦笑:“可我说的,只是带神姬公主一人”

    “哎”神鉞复杂地打量邪天,“你小子,真的学坏了。”

    “”

    “哈哈,不逗你了。”见邪天一脸无语,神鉞失笑,“父皇让我转告你一句话,神姬一人,不够重。”

    一个重字,让邪天下意识看向神维,随后他才反应过来,神韶所说的重,究竟指的是什么。

    明白归明白,他却蹙起了眉头。

    神鉞见状,疑惑问道:“怎么了?”

    “这不是重不重的问题。”沉吟良久,邪天还是准备坚持自己的意见,对神鉞认真道,“此行我只能带公主殿下一人。”

    “哦?”神鉞有些讶异,“你确定?”

    邪天闻言,又沉吟了半炷香,方才郑重地点点头。

    对邪天,神鉞是百分百信任,而且他很清楚,邪天那顶心机魔王的称号不是白来的。

    所以见邪天如此郑重,他也凝声道:“我这就禀父”

    “不用了”邪天暗叹一口气,“陛下知道。”

    神鉞仿佛现了什么,笑叹道:“行,既然如此,你便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吧,我和二哥这就去。”

    一番不舍告别后,邪天目送神维两兄弟离去,他按下复杂的心绪,看了眼神宫,这才转身看向神姬。

    神姬依旧娇憨,小脸上满是雀跃的期待,却又多了一些不舍。

    “公主殿下,准备好了的话,我们可以启程了。”

    “启程?邪天,我们要去哪里呀?”

    “属下带公主殿下出去,到处走走,到处看看,到处玩玩儿。”

    “真的吗?”

    “不敢欺瞒公主殿下!”

    “耶!太好啦,太好啦!”

    “邪天,我们要去哪里呀?”

    “邪天,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邪天,我,我最远就去过秋狩图,你,我们会出帝都平原么?”

    “呀,那一根长串上的红果果好好看!”

    在神姬一连串的问题中,邪天带着神姬最爱的幼女,踏上了天启城的传送阵。

    神宫御园里孤独的神韶,眼睁睁看着邪天与神姬消失,目光复杂。

    他明白邪天带神姬出门,想做什么。

    他不担心神姬的安危,因为邪天手里的底牌,已经丰厚到不可想象的程度。

    但他却担心另外一件事。

    所以,他不单让神姬跟随邪天走这一趟,还额外赠送了自己的两个儿子。

    这两个儿子,因为很重,所以同样是一柄锋利的刀,邪天却不愿意用。

    因为一旦用了,或许某个人的刀,就会落不下来。

    这是神韶最希望看到的,或许也是邪天所愿,却无法达到邪天的目的,所以邪天不用,神韶伤心。

    伤心之余,神韶灰暗的心中也多了丝疑惑,这丝疑惑,让他不由看向远处如日中天的东殿。

    “邪天,朕不相信啊,真的不相信”

    就在神韶伤心暗叹时,中州某地。

    风先生仰头目送一座小小的玉舟破空而去,这才变换容貌,转身朝神朝所在的方向飞去。

    玉舟,普通却不平凡。

    不平凡之处,在于九州界内,只有道宫之人才敢使用。

    而然于八大圣地之上的道宫,如今却仿佛成了某人的刀,任由某人驱使,说落就落。

    此时,站在悬崖边的邪天,看着在丛中快乐起舞的神姬,不由抬头望天。

    他仿佛也看到了这柄刀,却不知这刀何时会落下。

    想了想风先生会得出的猜测,以及神姬的重要性,邪天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终究会落下的吧”

    因为准备踏上成就神通之路的他,还带着神韶最爱的幼女。

    s:日,被尿了一嘴,面不改色的元子感觉比邪天还牛逼,等我出院爆!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