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50章水落石出怂鸡

作品:《万古邪帝

    邪天带着神姬离开天启的消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被小小玉舟,以前所未有的度传到了道宫。んん

    没人知道道宫深处生了什么,只是每次传完消息就迅离去的小小玉舟,这次足足等候了数个时辰,方才离开二十七峰。

    随后,九州界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棍子狠狠搅动了一番,在邪天与神姬来到天拓海前时,连远在滁潦海另一边的云雷二州,都已被这次无形的轩然大波惊扰。

    邪天离开了天启!

    带着神韶最爱的公主神姬离开!

    得知此事后,所有人都无比震撼。

    可他们震惊的,并非邪天如此行事的原因,而是

    邪天,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

    大部分人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邪天此举,摆明了就是把自己与神姬当成诱饵,诱人来杀!

    而道宫更清楚,邪天此举除了诱敌,更是在试探!

    恍然间,二十七峰仿佛听到了邪天的狂妄之音。

    “来啊,我和神姬两个人,等着你们来杀!”

    “杀了我们,你们的心头大患神韶,必然疯狂!然后在疯狂中绝望而死!”

    “神韶死了,你们就安心了!”

    “赶紧来杀!用三仙残殿,用让你们底气充足的所有底牌!”

    而身处东殿、面色阴沉的神风,却听到了与众不同的声音。

    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神姬乃他妹妹。

    所以这与众不同的声音,代表着与众不同的试探。

    这试探很奇妙。

    因为神风若真对邪天毫无敌意,这就不是试探,虽然他面色同样会阴沉,但让他动怒的理由,却会变成邪天让自己妹妹身处险地。

    而此时的神风,真的将邪天带走神姬的举动,当成了试探。

    嘭!

    时隔大半年,第二只茶杯在东殿殿壁上化为齑粉。

    罗笑心中大笑。

    “哼!”神风猛地起身,冷冷看向御园所在,轻声道,“拿亲生女儿,孤的亲妹妹来试探孤么”

    “殿下息怒!”罗笑强忍笑意,故作义愤填膺道,“太过分了!居然认为殿下是冷血无情之人,哎,这种父亲”

    “孤的父皇功过,你有资格评论?滚出去!”神风陡然暴怒,厉喝赶人。

    直到罗笑悻悻退出东殿,神风神眸中才绽出让人惊悚的戾气!

    “可惜,你还是心太软,不欲将此事做绝,否则再加上神维和神鉞,孤倒真有可能放弃”

    然而更可惜的是,太子神风并不知道,神韶虽心软,但谁见过邪天心软?

    更何况,为了不让某个惨绝人寰的悲剧生在神韶头上,邪天会比任何人都无情!

    “一个妹妹而已而已!”

    猛然间,神风身上神威乍放,却又转瞬消失,然而这一放一收间,他的心已经安定下来。

    “父皇,这是您逼我的”

    就在此时,正匆匆返天启城的风先生,停下了身形,拿出了怀中颤抖不息的紫金铃牌。

    听到神风的传音后,风先生眉头紧皱,旋即摇头叹惜。

    “意气用事,不择手段啊”

    想了想,风先生轻声喃道:“我也不必依他的命令再跑一趟了,神姬对神韶的重要性,足以让道宫动心,就是不知道宫敢不敢拼一把”

    而这一点,正是如今道宫头疼的事。

    因为神韶才是道宫目前的头号大敌,而邪天此次试探的诱饵,实在太过诱人!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神姬被击杀,神韶必死!

    然而二十七峰却很头疼。

    因为邪天带着神姬单独外出的背后,必然是让人无法想象的底气!

    这底气便是,哪怕九州修行界齐出,他邪天也有能力保神姬毫无损!

    “不可能!”

    “邪天狡诈,这绝对是一出空城之计!”

    “笑话,若邪天真有这底气,哪里需要如此行事,直接来参加神通论品会,将九州修行界横推了不更好!”

    这种底气实在太过狂妄,让二十七峰的大部分人都无法相信,道一却皱眉道:“虚虚实实,除了邪天自己,天下谁人能知?”

    “难道我等就白白放过此等良机?”

    “只要神姬死去,神韶必死,我道宫又何必再与神风虚与委蛇!”

    “我还是那个意思,九州修行界齐出,邪天与神姬必死无疑!”

    见重出的道一依旧皱眉,道狂试探开口:“不如还是按原来的计划行事,我道宫不必出面,让其他人出手?”

    道一依旧不语,眉头越皱越深,良久的沉默后,他忽然开口道:“此事,我道宫旁观。”

    “旁观?”

    道一一语,惊住了所有人,道狂诧异道:“莫非我道宫借刀都不行?”

    “不行。”道一缓缓抬头看向九天,轻喃道,“我隐隐有种不妙预感,此事我道宫但凡有一丝出手的迹象,必将遭受灭顶之灾。”

    此话一出,众峰瞳孔骤缩!

    “不可能!”

    “别说邪天,就是神韶心怀死志前来,也灭不了我道宫!”

    “若您预感是真,邪天是铁了心要与我道宫为敌了?”

    奇怪的是,道一此时却轻松起来,笑道:“他此举真正试探的,并非我道宫。”

    “您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道一再次离去,“记住,道宫绝不参与此事,老道可不想堂堂道宫,以覆灭为代价,成就邪天的杀鸡儆猴。”

    目视道一消失,众峰心头震撼无比。

    杀鸡儆猴?

    什么时候,道宫居然成了邪天眼里的鸡了?

    可无论如何,大半年来强势无比的道宫,终于在邪天面前收了嚣张的爪牙,道宫即将现世的璀璨光芒,仿佛也因此暗淡了数分。

    九州界的变化,邪天并不清楚。

    坐在天拓海边的沙滩上,邪天时而看着神姬欢快戏水,时而打量大海,仿佛在辨认记忆中的那座天拓城。

    “邪天,快看!”

    邪天闻声看天,只见一抹耀眼的金光自天拓海的另一边飞掠而来,眨眼而至。

    这抹金光,便是邪天等候已久的分魂。

    见金光直接遁入邪天的脑袋,神姬也顾不得戏水了,轻巧地迈着小脚丫跑到邪天身旁,睁大好奇的圆眼,认真打量闭眸的邪天。

    整整半个时辰,面色苍白的邪天才睁开了血眸,与此同时,金魂遁出,飞向天拓海另一边的殇州。

    “邪天,那道金光是什么呀?”直到此刻,神姬忍了许久的好奇方才爆。

    见神姬如此乖巧懂事,邪天温和笑道:“是另一个我。”

    “另一个邪天?”神姬闻言,眸中绽放出浓烈的惊喜,下一刻却突兀地翘起了小嘴,“才不呢,姬儿才是另一个邪天,不信的话,姬儿演给你看,不过要你帮忙喔,嘻嘻!”

    接过姬儿从小口袋里掏出的黑甲,邪天顿时无语。

    “我才是邪天!哎呀,快配合姬儿啊,赶紧将黑甲丢到空中!”

    见神姬一副认真的模样,邪天猛地失笑,依言将黑甲丢到空中。

    在嘭嘭嘭嘭嘭的声音中,邪天飞掠升空,挽住被黑甲罩身的神姬,朝传送阵飞去。

    “化魂境神魂”

    最后看了眼殇州所在的方向,邪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他知道,金魂当立的日子,快了。

    s:元子出院的日子也快了,道友们等等元子!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