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05章神韶之苦成败?

作品:《万古邪帝

    或许是因为神姬头上两千九百九十一颗红豆豆的缘故,神韶谈话的兴致并不太高,看着邪天时,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不过在面对赵頫时,神韶却未吝啬笑意。

    “赵家当因你而兴。”

    赵頫受若惊,赶紧拜道:“小子愧不敢当!”

    “你是打算跟这臭小子混了?”神韶意味深长地笑问。

    臭小子?赵頫偷偷瞄了眼邪天,老实道:“启禀陛下,小子也不知道算不算,不过邪天对我说过,世间有哪里,我们便去哪里。”

    “世间有哪里,我们便去哪里”

    感受着此话中的凌天霸气,神韶感慨道:“年轻真好啊。”

    邪天忍不住了,轻轻道:“陛下如日中天,属下能去的地方,您自然更能去。”

    “啧啧,学会拍马屁了。”神韶气笑,挥挥手让赵頫退下,这才开始认真打量邪天,不多时却摇头叹道,“算了,朕不问了。”

    邪天愕然。

    他早已准备好向神韶汇报自己的进步,试图让自己的陛下因此开怀大笑

    但下一刻,他便明悟,心头更是一酸。

    因为此时的神韶,像极了自己离开宛州时的温水。

    苍老如温水,只想看到一飞冲天的自己。

    而神韶,提前看到了,这对他而言已足够。

    “陛下,您也老了么”

    仿佛现了神韶丝间微不可察的灰白,邪天心头又痛了痛。

    尽管很不想承认,但神韶不仅是变老了,更是快死了。

    “对不起,陛下。”

    神韶微怔,笑道:“你没有对不起朕的。”

    “可是我”

    “凡事不可只看手段,还要看目的。”神韶打断了邪天,认真道,“朕知道你的心,更知道你能为朕做一切,这就足够了。”

    邪天闻言,血眸湿润。

    联合一位父亲,去试探这位父亲的儿子,换做任何人或许都无法接受。

    而神韶不仅接受了邪天的计划,在计划失败后,更没有责怪邪天,这种厚爱,其本质就是对亲生子女的溺。

    “来,坐朕身旁。”

    一脸慈祥的神韶将邪天召至身旁坐下,双手拉着两人,感慨道:“姬儿,邪天,朕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你们平平安安,享受自己的人生,远离一切伤痛,一切痛苦,一切厄难,如此,足矣”

    感受着浓浓父爱,神姬乖如猫咪地蹭着神韶温热的大手,眯着眼憨憨道:“父皇偏心,还有太子哥哥他们呢。”

    “是啊,还有他们”

    想起自己的三个儿子,神韶开心大笑,大笑之余,脑海里却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幅画面

    这幅画面之中,隐忍许久的某个人,挥了挥手,弄出了只有州主才能呈现的凌绝山影像

    而影像之中,正是六息凌绝九州修行界,让道宫跪着显世的邪天分身。

    就是用脚趾头想,神韶都知道邪天认为失败的这次试探,成功了。

    可成功了,又有什么用呢?

    谁让他是朕的儿子?

    朕能对他做什么?

    朕甚至不能将自己的现,告诉你

    “父皇,你怎么哭了?”神姬怔怔看着大笑的神韶,大圆眼里满是疑惑。

    “姬儿,朕是喜极而泣,喜极而泣啊”

    邪天又在看天,只有如此,他血眸中的湿润才不会显化成泪,滴落于尘。

    他不知道神韶落泪的真实原因,却认为这是神韶不舍的表现。

    舍不得离开神朝,舍不得离开这个他深爱的家,更舍不得如精灵般纯洁可爱的女儿

    但舍不得,又有什么用呢?

    离神韶辞世之日,只有不到三年了。

    而以邪刃之能,都无法推延这个日子的到来。

    “陛下。”

    神韶压下复杂情绪,看向邪天。

    邪天想了想,认真建议道:“您可以出去走走,看看。”

    “对啊父皇!”正疑惑心头莫名感伤的神姬,大圆眼登时亮,欣喜道,“父皇,外面好好玩,比神宫好玩多啦!”

    “出去”神韶轻喃二字,叹道,“或许,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谢谢你,邪天。”

    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若能做到安享晚年四个字,确实是极其幸福的事情。

    “那你呢?”神韶似笑非笑道,“三州三派被你瓦解,道宫刚显世又缩了起来,整个九州修行界都被你吓得不敢动弹,你又准备做什么?”

    邪天想了想,笑道:“属下也打算休息一阵。”

    “哈哈,荒天下之大谬!”神韶破口大笑,“你舍得休息?”

    “属下也是人啊。”邪天苦笑,“邪军刚刚突破神通境,我准备带他们修炼一阵。”

    神韶微微颔,沉吟道:“邪军一千三百人,皆成神通境,对你而言,亦算是不小的一股助力,确实应该上心,之后,你就打算去军神谷了吧?”

    “是的,陛下。”

    “军神谷,邪无敌”神韶唏嘘一叹,“并非善地啊。”

    邪天轻轻道:“始终要走一遭的。”

    军神谷,邪天必去。

    因为这是疯老头的夙愿,更因为突破神通境的邪天,在进入邪之天地时,没有得到任何功法提示的信息。

    若不去,他只能一辈子卡在神通境上,此生再无寸进。

    神韶颔,沉声道:“朕帮不了你什么,但朕相信,你一定能成功!”

    “一定的!一定的!”神姬也扬起小拳头,给自己的邪天哥哥助威,“邪天哥哥,等你出来,姬儿还要你带我去玩儿!”

    “殿下,一定!”

    笑别神韶父女,刚走到御园门口,邪天就看到了以神风为的众人。

    脚步微微一顿后,邪天直接走到神风身前五丈,抱拳深躬:“臣邪天,参见太子殿下。”

    这一举动,在大多数人看来,十分正常。

    毕竟一个是臣,一个是储君。

    但神风却宛如被雷劈了一般,风先生的道眸也是微微眯起,孤煞婆婆老眸中,满是疑惑。

    不应该!

    邪天绝对不应该如此恭敬!

    下一刻,过神来的神风,压下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狂浪般情绪,脸上猛然出现浓郁笑意,伸出双手将邪天扶起。

    “邪天,你可让孤好等啊,哈哈,哈哈哈哈!”

    邪天在神宫又呆了半个时辰,才婉拒了所有人的热情邀请,离开了神宫。

    这一离开,以神朝太子为的举国迎邪天行为,宣告落幕。

    而直到见过疯老头一面后的邪天,赶赴天剑山,带着邪军离开神朝疆界,准备深入中州险地历练时,神风还在黑暗的东殿里呆坐出神。

    邪天的试探,失败了。

    所以,他成功了。

    所以,邪天当着神朝九成大人物的面,朝自己深深一拜。

    这一拜,不仅尽了臣子的本分,更是在向他道歉。

    但神风的心,却更痛!

    嘭!

    刚刚步入殿内的罗笑,就看到一只珍贵的茶杯,飞出一条怨毒的抛物线,砸在了殿壁之上。

    “不臣!不臣!孤不需要你近乎施舍的恭敬!更不需要你建立在失败上的道歉!”

    罗笑见状,笑眯了眼。

    这样的神风,他很喜欢。

    他身后真正能凌绝三千界任何一界的大人物们,也喜欢。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