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35章云州易主杀仇

作品:《万古邪帝

    这是一场以笑开口的良好会面。んん

    见双方都在笑,独眼龙幸福得整个人都快化了。

    “这这这,这可是驭兽宗的少主啊,日后必定是驭兽宗宗主,更是整个云州的真正主人啊”

    独眼龙现,来此的端木仇甚至不需要做什么,他当场死去都瞑目了。

    因为他被端木仇亲自扶了起来。

    “少年英才,简直是万世不出的少年英才”笑过之后,端木仇看着邪天啧啧而叹,“没想到,我云州还有你此等绝世天才。”

    随端木仇进入洞府的,是驭兽宗六大太上长老,修为从合体境后期到中期不等。

    六人一进入洞府,无论神念还是道眸,都在邪天身上。

    邪天视而不见,笑道:“自我介绍一下”

    “哈哈,强如你破天,何须自我介绍!”

    端木仇大手一挥,无意间看到了罗秀秀:“啊哈,原来破天兄好这口,放心,整个云州的凡女,你想要多少,本少送你多少!”

    “老大,快谢谢少宗主啊!”独眼龙通过眼神,将自己的意思完美传递给了自家老大。

    “只不过,本少也想破天兄弟送我一件东西。”端木仇以此句结束了谈话,笑嘻嘻地等着邪天的答。

    邪天笑意不减:“多年未见,端木少主还是这般快乐,这般无耻,这般霸道。”

    此话一出,洞府内的轻松气氛,就仿佛多了一块天地化为的巨石,压得驭兽宗高层喘不过气来。

    端木仇强忍魂飞魄散的恐惧,用快哭的表情扯出一丝笑意:“破,破天兄”

    “所以,”邪天扫了眼六位6仙,对端木仇笑道,“自我介绍还是要的,我是邪天,杀了你一次的邪天。”

    邪天二字一出,天地巨石化为实质,压在了众人脑袋顶上。

    低贱如独眼龙,甚至还要思考一番,才知道自己听到的邪天二字,究竟意味着什么,当即屎尿横流,昏死过去。

    高贵如六6仙,在巨石压顶时,仿佛不堪忍受,齐齐站起,兽鸣撕天,三我就要合体,但邪刃一出,六人顿时明白什么叫自不量力,当即崩溃。

    笑嘻嘻如端木仇,还在笑,却笑出了恐惧和悔恨的泪。

    六6仙见状,却不觉奇怪。

    面对邪天,恐惧是必须存在的情感。

    而悔恨

    纵然所有高层都极度怀疑破天就是邪天,但他们早已失去了揭穿此事的勇气。

    揭穿了,他们无力反抗,不揭穿,悔恨的也只是端木仇。

    所以,由着端木仇乱来吧,开心就好。

    至于逃不了的我们,至少还有希望归顺。

    “破,破天兄,你,你可真会开玩,玩笑”

    六位6仙很少佩服端木仇,但见面对邪天,端木仇还能看着罗秀秀说完此话,他们由衷佩服。

    可佩服刚生不久,便被邪天一句话赶走,无边恐惧彻底占据了他们的心田。

    “她?”邪天看了眼罗秀秀,对端木仇笑道,“她可不是我的玩物,而是你们的强力盟友,相当于不死仙的罗刹君主,罗秀秀。”

    刚刚苏醒的独眼龙,听闻此话,用了半炷香思考什么是不死仙,然后彻底吓傻。

    “这,这不可,可能吧”端木仇全身都开始哆嗦了,笑嘻嘻的表情也彻底扭曲。

    邪天朝罗秀秀一点,一丝不死仙气息乍放乍收,六位6仙齐齐喷血。

    此刻他们想跪下,想义无反顾地归顺邪天,更想自觉地放出神魂,成为邪天的魂奴。

    因为相当于不死仙的罗刹君主在哭,哭得绝望,哭得无力,而无论如何哭,也改变不了她成了邪天女奴的结局。

    “邪,邪天兄,你改名换,换姓,有些卑,卑鄙了”

    端木仇的道眸,已经失去了焦距,但他还想维持自己的虚伪。

    因为他一直将这虚伪,当成了自信从容的表现。

    邪天笑了笑,左腕轻颤,颤出一轮金圈,一缕神魂从金圈中冒出。

    此神魂的出现,终于让端木仇崩溃。

    因为这是他另外一半的神魂。

    “邪天!放过我!放过我!我根本没对你造成任何伤害啊!”

    端木仇的崩溃哀求,邪天置若网闻,他静静开口。

    “秋狩图你逼死营军士自戕时,我就想杀了你,后来古战地终于得手,才现那个端木仇的身体内,只有一半神魂,于是我就收了起来。”

    “我知道你未死,也一直想杀死阴损卑鄙的你,但世事就是这么可笑,不断有人跳出来,让我不得不先杀他们。”

    “现在,他们差不多死光了,所以,”邪天朝端木仇笑了笑,“我来杀你了。”

    “不啊!”

    当着驭兽宗六位太上长老的面,邪天抽出了端木仇的神魂,然后从金色魂圈中溢出的金色魂火,将两半神魂融合在了一起。

    神魂全,但端木仇已死,留下的完整神魂,只是一个言行举止如常的傀儡。

    六位6仙,因邪天的霸道彻底崩溃。

    改名换姓入驭兽宗,其目的不是为了杀端木仇,也没有更大的图谋,仅仅是为了引端木仇出来。

    一见端木仇,邪天便道出真名,当着他们的面儿,杀死端木仇。

    而如今,轮到他们了。

    他们不知自己会不会身死道消,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对邪天五体投地,希望自己表现出的无声恭顺,能够为自己挣得一丝生机。

    之所以无声,是因罗秀秀惨状在前,他们连开口求饶的勇气都没有。

    邪天一边搜刮端木仇的记忆,一边冷冷问道:“驭兽宗大肆征收弟子,意欲何为?”

    “,禀邪天公,公子,端木小二欲征收足够弟子,吞并万兽殿”

    “端木仇异道夺舍成功,修为战力大涨,万兽殿修士极少,灵兽却多,吞并一举,足以让云州整体战力暴增”

    “果然如此”确定了此点,邪天又问道,“后续又会如何?”

    “禀邪天公,公子,因异道夺舍一举逆天,是以端木小二会打开困龙阵,借,借数十万年前的敖絮龙血精华”

    “何时打开困龙阵?”

    “半,半年后”

    半个时辰后,亲自驾临拜访的驭兽宗少宗主一行,笑嘻嘻地离开了真传弟子破天的荣耀之地。

    而迎接七人的众高层,从六位太上长老脸上如释重负的笑容里面,确定了一件事破天不是邪天。

    “侥天之幸啊”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看来我驭兽宗的气数未尽”

    听着众同门的庆幸欢呼,“端木仇”笑嘻嘻地附和着,六位6仙则激动得痛哭流涕。

    因为成为邪天魂奴的他们,比任何人都庆幸。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