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50章 战斗方式!诡谲

作品:《万古邪帝

    罗海径直追上,狂笑道:“三十八招败北,这就是传说中邪帝的传人么!”

    尚在空中吐血的邪天面色平静,右掌倏然一翻,一个储物袋出现。

    见此储物袋,罗海双眸怒瞪,爆喝道:“拿来!”

    “后会无期。”

    邪天淡淡一笑,强行破开储物袋,其中仅有一物,正是罗海的极品血蝣!

    嗖

    血掌擦着破空消失的血蝣落在地面,罗海面色阴沉无比。

    他低头扫了眼胸腹间淡淡的拳印,眉头紧皱。

    “大意了”

    第三十八招,邪天以攻对攻,拳轰罗海胸腹。

    无视此拳的罗海,一击将邪天击飞,但此拳还是沾到了罗海的衣襟。

    本以为仅仅于此,他却没想到,邪天竟偷了自己装载极品血蝣的储物袋!

    “拳中拳,本以为你藉此伤我,孰料只为偷东西,小贼!”

    罗海怒哼一声,开启储物戒指,掏出另外一艘全新血蝣破空直追。

    而此时,因为邪天三十八招败北,正要开口讥笑罗沙的罗茵,面色再度一滞。

    讥讽不出了。

    因为她已看出,邪天若不强取罗海怀中的储物袋,绝对会败在罗海的第三十九招之上。

    “你倒看得很准。”罗茵深吸一口气,冷笑道,“可惜,连你也料不到,邪天会如此行事吧?”

    罗沙扫了眼邪天离去的方向,脚下踏空而行,同时冷冷道:“我没料到的是,罗海为图方便,竟将极品血蝣放在储物袋里。”

    每一位凶星罗刹,都有凶星罗刹殿放的储物戒指。

    储物戒指功能强大,不仅空间更大,防护性也远储物袋,甚至对凶星罗刹而言,储物戒指还是自己身份的象征。

    好处虽多,唯有一点麻烦,每次打开储物戒指,凶星罗刹都需要分出一缕心神。

    若在平时还好说,但若在战斗中分心,可能会丢掉性命。

    是以除了少部分极其变态的凶星罗刹,大部分凶星都会将常用、廉价或一次性的宝物,放在储物袋中。

    然而这些宝物之中,绝对不包括极品血蝣,此等连皇者都甚少拥有的珍惜飞遁法宝。

    见罗沙率先追去,罗茵心中冷冷一笑,身形消失。

    “所以你更料不到的是,邪天为何知晓罗海怀中的储物袋,装有极品血蝣吧”

    没人能料到。

    甚至邪天自己都不知道,储物袋中装的是什么。

    他只知道邪月没骗自己,这储物袋中的东西,真能让自己暂时逃过罗海的追杀。

    借极品血蝣疯狂逃遁的邪天,刚落座便连喷三口鲜血,血蝣度陡降。

    见此一幕,毛骨悚然的罗全尖声叫道:“血蝣必须靠精血驱该死,你在做什么!”

    眼见邪天毫不犹豫掏出皇者精血放入血蝣之中,罗全直接炸毛!

    “哼,你很幸运,能与他一起逃路,否则”罗娇皇者冷冷笑道。

    罗全脸色异常难看,尽管他只能得到一滴皇者精血,但在他看来,只要皇者精血没到手,那邪天手上每一滴皇者精血都属于自己。

    “这可是皇者精血,他竟用来驱动极品血蝣”

    罗娇不屑道:“三艘极品血蝣,是每位凶星罗刹的标配,你以为不借皇者精血,第一次操控血蝣的邪天能逃出罗海的追击?”

    罗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艘极品血蝣,还,还是标配”

    要知道血色商会每次放出的极品血蝣,其价格必会成为当年的拍卖魁!

    其价值,足以与古祖血池流落出的大君主精血相当!

    而血色商会,每十年才会放出一艘极品血蝣!

    借皇者精血之力,极品血蝣化为一道猩红流光,直扑涅芜荒丘深处。

    其内的邪天,面色却很是难看。

    “单以我炼体战力,仅能在罗海手上支撑五十招左右”

    邪天再如何客观,也有些不相信自己得出的这个结论。

    但事实就是如此。

    在不同于三千界的天地中,面对罗刹狱仅比他高一大境的凶星罗刹,他不敌!

    哪怕二人仅仅交战了三十八招,但他无比确定这一点。

    深吸一口气,邪天完全无视了伤势,开始思考。

    “原因很多,无法调用仙灵之气,神魂之力不敢出,我只以炼体战力应敌”

    这是他自己的主观原因,而客观原因更多。

    “罗海精血异力,几乎与邪刃口中的炼体克星妖一样,克制我的rou身”

    “罗海同样三修,rou身强大,神魂莫测,尽管此地不是罗刹狱,他亦能肆意皆用仙灵之气”

    “最可怕的,是他的战斗方式”

    思及最后一点,邪天血眸中满是凝重。

    “之前罗海怀疑时,就曾借威压试探过自己,那时我就感觉,罗海的气势中,有一股极其玄奥的战斗气息”

    与罗海小战三十八招之后,他终于确定了一点,罗海玄奥的战斗气息,就来自他独特的战斗方式!

    邪天闭上血眸,小战的一幕幕,清晰浮现于识海之中。

    “方才一战,邪情心法与斗战圣仙诀同时施展,饶是如此,我也有处处被掣肘的感觉,仿佛我还未动,罗海就提前预知了未来,知道我会如何动”

    不知过了多久,邪天睁开血眸,一抹疲惫之色掠过后,浓浓的惊疑滋生!

    “这感觉,与我施展邪杀邪情偷窥旁人功法有些相似,难道,这就是罗海,甚至所有凶星罗刹的战斗方式”

    思及此处,四个大字从邪天心头浮现

    太可怕了!

    不是他大惊小怪。

    邪帝心法虽亦有此等功用,但他只能用来帮助领悟,在踏入修行境界后,此等公用对战斗的加成几乎没有!

    忽然,邪天心头又是一跳。

    “邪帝与罗刹有旧,难道邪帝心法,也与凶星罗刹的战斗方式有关”

    邪天深吸一口气,不敢再想下去。

    “此事不是现在的我能够触及的,我现在要思考的,就是如何应付罗海的战斗方式”

    他很明白,若不想办法适应或破解罗海的战斗方式,那他连与罗海周旋的资格都没有!

    因为相比九天之下无敌的斗战圣仙诀,凶星罗刹的这种战斗方式或许谈不上更高一筹,但至少与其不相上下!

    他简直不敢相信,世间竟有此等打破天地至理、近乎逆转先后因果的战斗方式!

    “罗刹狱,凶星罗刹,领教了”

    第一次交手,邪天感受到了罗海精血异力的可怕。

    第二次小战,邪天受制于罗海逆天般的战斗方式。

    两战之后,来自三千界的邪天,终于切身感受到了罗刹狱的骄傲凶星罗刹的可怕。

    哪怕抛开各种主观客观的限制,这种可怕,也是邪天前所未遇的危机!

    这种危机,让罗娇狂笑不绝,让罗全如丧考妣,甚至能让罗沙停下追击。

    罗茵冷眸一转,讥笑道:“别告诉我你不想看下去了。”

    扫了眼距离邪天越来越近的弟弟罗海,罗沙点点头道:“没必要了。”

    “哈,你就不怕罗海再被戏弄一次?”罗茵冷笑,“若罗海重蹈覆辙,性命虽无虞,但无论罗舟帝君还是凶星罗刹殿,或许都会放弃他。”

    “每一位凶星罗刹,都是在无尽磨砺中成长起来的,挫折不可怕,只要不死,只要他自己不放弃,没人会放弃他。记住,你若插手此事,罗梅帝君护不住你。”

    目视罗沙离去,罗茵脸上的嘲笑渐渐收敛。

    少顷,她的身影再次消失,直追前方两艘极品血蝣。

    “邪帝传人,你应该感受到了凶星罗刹的战斗方式了吧,是不是觉得很熟悉?呵,好开心啊”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