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65章 如遭雷劈 当爹

作品:《万古邪帝

    这个问题,让牧野和邪月里的人抓狂。

    他们甚至有种感觉,若是得不到邪天的答,他们死都不能瞑目。

    “细细一想,或许还真有可能呢,嘻嘻”

    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罗娇捂嘴而笑,笑的得意,笑的猖狂。

    一群至尊外加一干皇者,甚至包括巅峰至尊与大皇者全都被骗,唯独她这个不大不小的皇者知道内幕

    因此,罗娇震撼之余,也确实爽翻了。

    “告诉我!”半条命喘着粗气,恶狠狠看着罗娇。

    罗娇轻笑:“做梦。”

    玄至,犹在梦中。

    走在玄领堡中,看着众人用看无上天骄的崇拜眼神看着自己,玄至只觉得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太快,太刺激。

    相比“杀死”罗金的虚幻,这次他更真切地感受到了被人重视的欢欣,以及因此而生的满足感。

    这种满足感让他兴奋,让他如痴如醉,却也让他忐忑。

    只有亲身经历过其中的波澜起伏,他才明白这一切是多么的来之不易,而这来之不易,又是建立在何等虚幻的阶梯之上。

    之前,他甚至还有揭穿邪天的想法。

    他不是傻子,他能感觉到,邪天借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必然会在某个时候爆,然后天崩地裂。

    而此刻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失去无上天骄的光环。

    “会不会有人现”

    “玄墨山战场,无数人趋之若鹜,会不会暴露”

    “甚至那个人,会不会嫉妒我此刻的光辉,主动说出事实真相,夺走属于我的光芒”

    茫然走动中的玄至,突然停下了脚步。

    “至少,怎么了?”始终跟在玄至身后的,不再是仆人,而是一名至尊。

    “去玄墨山。”

    玄至看向玄墨山。

    那个人,不可掌控。

    唯一能够确定的,只有玄墨山战场。

    所以他觉得自己必须走这一趟,弄清楚那帮至尊和皇者为何会变成瞎子,否则,自己以后恐怕永远也睡不着了。

    至尊闻言一惊:“至少不可,两个凶星罗刹都死在了你手里,罗刹他们”

    “呵。”玄至自嘲一笑,“这点,我不担心。”

    他言下之意,是只担心自己的事暴露,可听在至尊耳里,那就是高傲到骨子里的自信。

    “不愧是韬光养晦多年的无上天骄啊,连凶星罗刹都不怕”

    至尊暗叹一声,最后召来两位至尊,一起护送玄至抵达玄墨山。

    玄墨山,人满为患,罗刹遍野。

    两日前的战场,俨然成了供天下生灵瞻仰膜拜的名胜古迹。

    “看这里!据说这山体,就是玄至布局半炷香,百余记天残圣拳轰穿的”

    “啧啧,这一拳若是落到至尊身上,怕是都不好受吧?”

    “你这什么眼力?此拳最可怕的不是杀伤力,而是布局后,百余记天残圣拳同时爆的猝不及防!”

    “玄至,玄家这是又出了条龙啊”

    膜拜的人很多,大多不认识。

    认识的小部分人,则是八大仙家比较出名的天骄。

    这些天骄看到了亲临战场的玄至,面色复杂,既敬且畏的眸光中,甚至还有不掩的羡慕嫉妒恨。

    这种眸光让玄至如沐春风,却也更让他想弄明白,这群人为何会傻到这种程度是不是小爷打的,难道真没人看得出来么?

    接下来,玄至怀揣五十年来都没出现过的认真,开始一处处打量玄墨山留下的战斗痕迹。

    同时,被半条命踹进他脑海里的半日战斗缓缓浮现,两相印证。

    三个时辰后,他站在了曾经的玄墨山山巅,眸光平静。

    这平静,不是因高傲所生,而是因为呆滞。

    “全部都是我的战斗气息”

    “那些战斗痕迹,看上去全部都是我留下的,但比我出手时逸散的气息强了无数倍”

    玄至开始怀疑人生了。

    他明明记得,邪天模仿自己,只战斗了半个时辰不到,后面杀死罗汤的天崩地裂的战斗,根本没有模仿自己。

    他甚至记得,自己脚下的玄墨山主峰,就是被邪天用一记自己看不懂的拳轰塌的。

    “但战斗痕迹,战斗气息,全是我的,见,见鬼了”

    而此时,玄领城客栈里,小铃铛有力的哭声响起。

    见正准备答自己的邪天,又忙手忙脚地给小铃铛拍奶嗝,牧野险些崩溃,当即朝暗习骂道:“让大长老带奶娃,你这个欺师灭祖的”

    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一双近半年未曾睁开的乌溜溜的眸子,睁开了。

    这是一双清澈见底、不曾被任何世俗污染的眸子,见之,心颤。

    这双纯纯的眸子看了看牧野,看了看暗习,看了看屋子,最后看向邪天。

    然后,就见这双眸子的主人,粉嫩的小嘴蠕动了下,张了张,先是打了个哈欠,随后柔柔地吧唧了两下

    这是邪天非常熟悉的动作。

    每次小铃铛做到这里的时候,就准备甜甜睡下。

    然而这次,吧唧后的小嘴,却口齿不清地说出了两个字

    “阿,爹”

    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等待着,仿佛没得到应,小铃铛的小嘴又开始蠕动吧唧,不多时,她小脸儿都憋红了,才又艰难说出这二字。

    “阿,爹”

    邪天的心,被一股莫名的东西轻轻撞了撞。

    力度虽轻,却无法抵挡。

    身世,亲情,亲人

    一瞬间,邪天心头冒出了太多的东西,这些东西他曾经小心翼翼地幻想过,但大多时候不敢想。

    “爹”

    血眸恍惚,无声轻喃此字后,邪天落下慧剑,将这些暂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毫不留情地斩却。

    随后,他朝小铃铛温和地笑了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像个爹。

    小铃铛满意地睡去了,房间里,还残留着她留在人世间的稚声与气息。

    稚声难得,邪天想了想,无声出拳,出拳,出拳

    就如他在玄墨山时,想留住某种东西一般。

    纵然百思不得其解,但连亲眼目睹战斗过程的自己都无法现丝毫端倪,玄至忐忑的心也安稳了不少。

    “不知他用什么方法掩盖了自己的气息,但至少,我不会暴露了”

    第六十五次战斗忆即将结束,玄至叹了叹,笑了笑。

    一叹一笑,他身上无上天骄的光芒,似乎又璀璨了些,真实了些。

    带着这种璀璨,玄至转身,准备离开这片由自己创造、必将火遍整个玄罗仙域的名胜古迹。

    转身之时,他脑海里的第六十五次战斗忆,也来到了结尾。

    结尾之中,邪天与众不同的拳之陷阱绚丽爆,纹丝不动地杀死了罗汤

    陡然间,玄至如遭雷劈!

    与此同时,客栈内,无声轰出万拳的邪天收手。

    大长老这是,喜当爹喜疯了?暗习傻眼。

    牧野也相当傻眼,但片刻之后,他就鬼哭狼嚎地怪叫一声,老泪纵横、激动万分地放出心神,小心翼翼地触在了空中的某一点

    噗

    轻鸣后,万拳悄无声息地爆,让邪天之心颤动的稚声,伴随着稚子对父亲的依恋,响彻玄领城。

    “阿,爹”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