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454章 可惜 还是跪了

作品:《万古邪帝

    半年,对迫不及待想要入离魂之门寻找机缘的人来说,是漫长的。

    但从邪天坐在蒲团之上,到七彩显、古音鸣,区区半个时辰,却近乎永恒。

    被雷劈出来的永恒。

    四大仙域第一天骄神明,施展神法,竭尽全力,耗时百日,魂拜启道境第十九次。

    遗弃之地第一天骄小妹,燃烧寿元,全力一搏,耗时百又二日,魂拜启道境第二十次。

    然而因要至尊下跪,被众人刻意遗忘的邪天,魂拜启道境第二十一次,耗时半个时辰

    没有施展神法。

    没有燃烧寿元。

    且悠然自得。

    轰隆隆!

    神明耳畔,天雷滚滚。

    轰隆隆!

    小妹脑际,万雷轰鸣。

    轰隆隆!

    众人识海,雷霆万钧。

    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让自己的认知冒头,面对这半个时辰的魂拜。

    因为这半个时辰太过恐怖。

    因为他们的认知,会被摧枯拉朽地摧毁。

    他们剩下的岁月,本该在这种乎想象的震惊中安静流逝,直到寿元终结

    好在邪天又说了句话。

    说了句众人耳熟能详的话。

    “你跪,离魂之门开,你不跪,这门开不了。”

    这句话,邪天半年前曾说过。

    那时,傲因自食其言,霸道地替邪天答应罗志的要求。

    邪天反击,要傲因下跪时,说过此话。

    此话

    猖狂!

    狂妄!

    可笑!

    此时,面对启道境剩下的十三次魂拜,至尊无力,小妹神明两大天骄无奈。

    邪天出现,半个时辰魂拜成功后,再说此话。

    此话

    猖狂!

    狂妄!

    却不再可笑!

    因为这句话,众人此刻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离魂之门的开与不开,从来就不在罗志的掌控中!

    而是在邪天手里!

    所以他半年前才敢底气十足地说出此猖狂之语!

    噗通!

    傲因,堂堂至尊,忽觉双脚一软,坐在了地上。

    地面冰凉,凉不过他的心。

    他仿若觉得一片天地,正当头压下。

    这片名为三域怒火的天地,本该在他的手段之下下,压在邪天头上,让其成为三域共敌。

    然而此刻,他距这片天地只有一尺之隔。

    一尺,比举头三尺还要近。

    因为邪天此刻展现的力量,比神明还要可怕。

    这种压力,让他粗气狂喘,却依旧呼吸艰难,仿佛他的咽喉已因巨压破口,吸得再用力也没用,赫赫漏气。

    突然,他觉得头顶的天地又开始下降。

    因为不断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人,将视线落在了他身上。

    视线乃虚物,此刻却重逾万钧,加载于天地之上,狠狠朝他压下!

    噗!

    一口逆血喷出,傲因恢复了一丝气力,面容陡然狰狞,挣扎欲起!

    “我乃至尊天骄!”

    “我乃妖族荣耀!”

    “除了仙尊,没人能让本尊屈膝!”

    然而

    当终于有至尊刚从骇然转为冰冷的视线,落于他身时

    噗!

    噗!

    噗!

    大口大口混杂着身死恐惧的逆血,不断从他口中喷出。

    因为落在他身上的至尊视线不断增多,且开始有了杀意。

    为何有杀意?

    原因有些可笑。

    因为邪天的屁股,正在干脆果断地脱离蒲团。

    这一离开,便意味着最有希望打开离魂之门的邪天,即使再次魂拜,也会变成三次魂拜。

    二次魂拜难度倍增,三次魂拜呢?

    纵然邪天半个时辰就能二次魂拜成功,三次魂拜呢?

    没人敢赌邪天要傲因下跪的决心。

    没人敢赌邪天三次魂拜能否成功。

    最好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

    “傲因,你跪吧!”

    启道境七彩高碑魁,诸人冷冷开口。

    “傲因,你跪吧!”

    启道境七彩高碑第四名,荆人淡淡开口。

    “傲因,你跪吧!”

    启道境七彩高碑第五名,抗天宫至尊天骄孙贤开口。

    “傲因,你跪吧!”

    启道境七彩高碑第六名,林宇冷冷开口。

    一个个至尊开口。

    两百多句出自至尊口中的杀音,将傲因头顶的天地向下压了九寸。

    傲因趴伏,全身颤抖,状如厉鬼,面容狰狞,嘴巴大张,似有滔天不甘欲出喉,却无力出喉。

    “跪吧!”

    “若不是因为你,事情也到不了这地步!”

    “你不是古道热肠么,跪吧!跪了门就开了”

    “你他niang的赶紧跪!半条命屁股要离开蒲团了!”

    “傻逼至尊,别死撑面子了,事到如今你还有个屁的面子!”

    “跪啊!你倒是跪啊!”

    众人加诸于邪天身上的嘲讽谩骂,因为邪天即将离开蒲团的屁股,仿若乾坤大挪移般落在了傲因身上。

    而且比之针对邪天时,更加刻薄!更加狠毒!

    因为骂邪天是跟风过嘴瘾,而骂傲因,却与离魂之门的开启息息相关!

    这些冷嘲热讽以及不掩杀意的喝斥谩骂,如一根根钢针,刺入傲因周身,刺入傲因骄傲的道心,痛得他几乎昏厥。

    但他昏不过去,因为他突如其来遭受的羞辱,又如九天之上的罡风吹刮着他的妖魂,让他羞愤,让他坠入了疯狂的寒渊。

    看着傲因既疯狂又无力地怒嚎与悲鸣,楚灵仙傻眼。

    他之前恨傲因恃强凌弱欺负人。

    如今,傲因却被人欺负了。

    而且被欺负成了丧家之犬。

    楚灵仙呆滞的目光缓缓移动,看向了蒲团上的邪天。

    面色从容,似笑非笑,血眸却冰冷得紧。

    倏然间,楚灵仙打了个哆嗦。

    他想起了这双眸子,同时也想起了在憋屈中身死道消的帝隼。

    帝隼,同样是位至尊,同样死在这双冷眸之下。

    “他,他他,他他他”楚灵仙颤抖地指着邪天,“他想杀”

    话音未落,跪地声如雷。

    噗通!

    来自大妖至尊的高傲双膝,轰然落地。

    膝盖之重,尘土飞扬。

    飞扬之间,众人仿佛听到了一声裂鸣。

    属于傲因至尊的荣耀、伟大、高贵,被傲因一膝盖跪得粉碎!

    纵然逼得傲因下跪,但此时此刻,众人依旧忍不住震惊,仿佛不敢相信至尊真会下跪!

    身颤。

    垂。

    跪地。

    看着如丧家之犬的傲因,众至尊缓缓收了杀意,看向邪天。

    纵然是荆人,眸光也颇为复杂。

    因为跪的是傲因,同时也是一位至尊,和他们一样的至尊。

    没有至尊敢想象,堂堂至尊向一个6仙跪地的场面。

    看着蜷缩一团颤抖不已的傲因,邪天的面容终于生了变化。

    他的嘴角缓缓拉长,定格时,成为一个冷笑。

    冷意背后,是快意的洋溢,是杀意的宣泄。

    却也是失望。

    “可惜,你还是跪了。”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