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71章 邪高妖高 漩涡

作品:《万古邪帝

    邪天沉吟不语。

    傲流见状,又笑道:“而且道友若助我南荒,可谓两全其美。”

    “怎讲?”

    “西荒势大,此次旷世机缘一出,必会获取厚利,道友那一份怎么也少不了,若道友助我南荒得势,再获一分甚至几分利益,呵呵,不用在下多说了吧?”

    邪天表情微微一动:“如何行事?”

    “道友行事,果然谨慎。”傲流摇头笑道,“道友放心,我南荒绝对不会让道友为难。”

    邪天冷冷一笑。

    “好吧,计划是这样的。”

    傲流挥手布下一片禁制,凝声道:“五荒矿区,其实就是大巫之身,相互连通,而整个妖族的目的地,就是大巫心脏之处!”

    接下来,邪天终于听到了有关矿区的各种隐秘。

    为破开大巫之身,救出被大巫封禁的众妖祖,以及夺取妖祖留下的各种机缘,本无炼体士的桀熔仙域,硬是用各种方法,让桀熔仙域多了无数炼体士。

    之所以如此,是因只有同源的炼体士,才能破开大巫之身枯死的血肉,化解大巫之身内部的气血巫煞。

    这才是桀熔妖族针对炼体士的根本原因。

    而大巫之身最难接近的,就是心脏处。

    五荒矿区,四荒自四肢开始挖掘,实力最强的中荒,直接从胸腹破体而入。

    饶是如此,历经无穷岁月,借桀熔炼体士以血肉为磨,更有无数突破失败的妖尊甘愿深入矿区赴死,至今才堪堪接近。

    “西荒既然都已接近,那中东南三荒绝对更近,说不定此时已开始行动”

    “道友要做的,就是以西荒傲非之身,带领我等从南荒深入矿区,直抵大巫心脏!”

    邪天明白了。

    若南荒之人直接杀过去,绝对会被另外四荒杀得干干净净。

    而借他之名,伪装成西荒之人的话,情况就会好很多。

    “可笑,”邪天冷冷道,“若你们能直接深入大巫心脏处,恐怕早已”

    傲流笑道:“道友所言甚是,南荒的炼体士修为太低,挖掘进度实在太慢,但”

    邪天心中一动,看向底气十足的傲流。

    “呵呵,道友勿怪,此事需暂时保密。”傲流底气十足道,“但请放心,我等自有方法能深入至心脏处!”

    邪天淡淡道:“明日给你答复。”

    傲流大喜,拜道:“哈哈,道友肯定会答应,在下这便去准备,正好借霜霜被俘行事,更可掩人耳目!”

    目送傲流离去,邪天化身闭上神眸,联系本体。

    不多时,傲流降落在一座擎天妖山山巅,众妖赶紧迎上。

    “打听到了么?”傲流面色阴沉,扫视众妖。

    “禀大人,西荒那边的人手传来消息,是有一个名叫傲非的,但他”

    “怎么了?”

    “傲非,乃,乃经世不出的一位大妖”

    “大妖?”

    正走路的傲流,脚下一软险些摔倒。

    什么是大妖?

    堪比仙尊的妖尊,才是大妖中垫底的存在!

    “他怎么可能是仙尊!”

    傲流面色阴沉,妖瞳闪烁。

    此刻他心里只有三个字,被耍了!

    “无论他是否是妖尊,都别有用心,哼,若非我多了个心眼儿,怕是借鸡生蛋不成,反倒会为他做嫁衣”

    思及此处,傲流冷冷道:“妖尊大人可在?”

    “禀大人,妖尊大人刚刚返”

    “随我去见妖尊大人!”

    南荒矿区。

    外围十三势力,静如鬼蜮。

    因为有妖族至尊来了。

    还是被他们同行抓进来的。

    惊闻此事,大树屁股就跟着火了一般,朝邪天的山洞跑去。

    还未走近,他就看到邪天洞外围着一帮人。

    这群人,以副帮主冷乐为。

    但众人看向冷乐的目光有些古怪。

    不像是唯马是瞻,倒像是责怪,甚至是看笑话。

    冷乐面色复杂。

    看得再仔细一点,就会现他除了复杂,更有些懵逼恍惚。

    而这些情绪的下面,却是恐惧。

    这种恐惧,比看到大树带杂役还浓郁。

    妖族至尊啊

    他这辈子,脑海里就从没出现过与这四个字有关的思考。

    然而如今,妖族至尊,被他刻意打压的人,当垃圾一般给拖进了矿区。

    此时,他意识到了许多事。

    比如大树帮初成时,大树说的那句少说点儿,不嫌丢人。

    这不是脸皮薄。

    比如大树帮初成时,邪天朝大树一抱拳。

    这不是被打得心服口服。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相比打脸,他更怕拥有一双洞穿人心之眼的邪天,看穿自己。

    这种感觉,自天妖背上就开始滋生。

    因为他那番骗得自己都潸然泪下的言辞,对方连心跳都未曾多一下。

    正因如此,他才刻意打压排挤邪天,不想给邪天把自己看穿的机会。

    如今看来,他做对了。

    因为邪天比他想象的还可怕。

    但毫无意义。

    因为看不看穿都无所谓,对方真想对自己做些什么的话,直接就无脑做了。

    “都散开!”

    帮主来,众人散。

    “帮主,”深吸一口气压下恐惧,冷乐强作镇定道,“帮主,您一定要让他归还妖族至尊,并自缚请罪”

    大树愕然看向冷乐:“你确定?”

    “为了大树帮所有人的性命,”冷乐掷地有声道,“一定要如此行事,否则”

    “那你去。”大树掉头就走,“祝你心想事成。”

    大树的态度,说明了一切。

    别说他一人,就算十三个势力的头头加起来,也不敢劝什么。

    洞里。

    一人一妖。

    人踩在妖背上。

    有矿区这个天然的封禁在,邪天轻松了许多。

    他只需在三我合一之下,将三我之力源源不断送入对方体内,对方就无法动弹。

    感受到体内的异样,傲霜霜吓得魂不附体。

    因为这力量不仅在封禁她的力量,更是抱着不放过她身体任何一处的念头,在体内疯狂蔓延、扩散、搜索

    “你不是炼体士!”

    “你究竟是谁!”

    “啊啊啊!你该死!”

    “蝼蚁,本小姐和你同归于尽!”

    禁制之下,只有傲霜霜听得到自己的歇斯底里。

    邪天仿佛忘了脚下有个女妖,将傲霜霜审视通透后,他又取下对方的储物戒指,三我之力狠狠一刺

    随后,一团狰狞金物出现在手中。

    感受了下其上逸散的淡淡妖气,邪天知道这玩意儿,就是针对涅圣炼体士的桀熔缚圣索,一共十一个。

    查看完储物戒指后,邪天终于想起脚下还有一人,低头看向一脸惶恐的傲霜霜。

    “是不是觉得桀熔缚圣咒对我无用,有些不可理解?”

    傲霜霜嗓子蠕动,却说不出任何话语。

    就在傲霜霜脑海一片空白之时,邪天眸中七彩爆闪,一丝神魂携三层天魂狱之力,化魂箭刺入傲霜霜识海!

    仅三息,邪天面色开始苍白。

    五息后,他闷哼一声,魂箭灭。

    “傲氏妖尊,傲熹,如此大的谋划,此行你也会来吧”

    邪天暗叹口气。

    事到如今,疑惑解了七八成。

    他甚至猜到了诸如空冥、罗刹狱之类的势力,对桀熔此举毫无动静的原因。

    不动的背后,肯定酝酿着一个更大的计划。

    “玄罗、涅初、空冥,四大仙域看似同气连枝,实则绝不可能任由桀熔坐大”

    “罗刹狱再强,也不会坐视仙域整体实力变强”

    仰头望天,邪天轻喃。

    “大巫之身,众妖妖祖,其他势力的谋划”

    随着此事神秘面纱的揭开,邪天越来越现,自己真的陷入了一个天大的漩涡。

    s:更新完毕。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