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98章 化凡 拉一泡先(三更)

作品:《万古邪帝

    熟悉的如雷屁声,在远处响起。

    这几个月来,邪天经常听到这种声音。

    不由的,他就想起了老巫曾说过的话。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饱,哪儿有力气干活?”

    吃,与拉有关。

    而干活,是为了吃饭。

    于是,他又想到了老巫曾说过的日落而息。

    猛然间邪天就现,生活在这片巫之大6的巫,其实就是九州界巨变前的宛州凡人。

    纵然这些巫,哪怕小屁孩都至少拥有胎境修为。

    而像俗世老人的老巫,其修为更是堪比不死仙。

    “仙,凡”

    邪天似乎有了些明悟。

    但依旧没有想明白。

    这二者是有差距。

    仙高,凡低。

    但落在石雕上面,却反了过来。

    为何会如此?

    看也看过,听也听过。

    邪天想了想,朝蹲坑的老巫走去。

    老巫傻傻看着邪天走近,裤带一松,在自己面前蹲了下来。

    “你,你啥意思啊?”

    “和你一样啊,看不出来?”

    老巫懵逼少顷,憋红了脸咆哮道:“我拉不出来!”

    空冥神殿。

    三神子刚刚走进,就看到了神无双,以及左丘珩。

    “这位左丘公子来自昆墟,左丘家的才俊。”

    听到这句话,三神子明白了许多。

    “难怪!”

    “二部神界中的昆墟!”

    “左丘家,昆墟天庭之下一大势力!”

    “上界天骄!”

    双方见礼后,左丘珩起身朝神无双恭敬地抱了抱拳,随后对神明笑道:“神明兄弟,刚才多有得罪,不要见怪。”

    说完,他跟凡人似的走了。

    神霸神英骇然互视一眼,也转身离去。

    “神狱三年,神国浑厚,神火如荼,进步不小。”

    听了父亲的夸奖,神明不知该说什么,沉默良久后,他开口问道:“父亲,左丘珩”

    “他是故意的。”

    神明一怔:“故意?”

    “故意让自己是凡人。”

    神明完全听不懂,良久才试探问道:“他是想让我大意”

    神无双突然有些愤怒。

    来自二部神界,拥有两分成帝之资的天骄,在自己儿子面前装逼。

    装逼不要紧,却把自己儿子当傻子一样戏弄。

    “恰恰相反,他是想让你害怕。”

    神明闻言,径直坐了下来。

    神无双见状,就知道自己如果不解释清楚,神明不会罢休。

    “化凡,是一种意境”

    “不死破启道,窃天道一丝规则,上古时,称之为合道,启道境,便是合道初期”

    “启道一境,步步天堑,但世有异人,入化凡意境”

    “于化凡意境,举手、投足、呼吸无所不合道”

    “若能入此境,修行一日千里,启道九堑变通途,便是窥源,甚至其上大境,同样如此”

    “只可惜凡逆成仙难,仙逆化凡难上加难,境界低,化凡无用,境界高,化凡愈难”

    巫之大6。

    蹲了半天,老巫拉不出,气冲冲提起裤子离去。

    邪天也绑好裤腰带跟上。

    蛮有意思的。

    就是有些臭。

    “你又跟着我干嘛!”

    “喝不喝酒?”

    “拿来!”

    老巫喝酒。

    邪天也喝酒。

    “我饿了!”

    一声呼唤,荒兽天降,老巫面容急剧抽搐。

    “我手艺还不错,吃不吃?”

    有肉谁不想吃?

    “除非你誓,蹲大号离我远点儿!”

    荒兽烤好,一群小屁孩流着口水围观,邪天丢了些过去,却被一群眼疾手快的母亲挡住。

    三年来,后部落的名声已经毁得一干二净,比学会阴人的刑部落好不了多少,所以没人敢吃邪天送出的肉。

    见邪天如此,老巫狐疑道:“这就是你想出来的法子?”

    邪天笑道:“挺有趣的。”

    老巫:“没必要,你和我们不一样。”

    “为何?”

    “你没理由。”

    “理由?”

    “你是要修行的,要追寻什么天道的。”

    “那你们呢?”

    “我们?我们只想过日子!”

    “我也想过过日子。”

    “呵。”

    “再说,你们部落也有人修行。”

    “他们是为了猎捕荒兽!为了保护部落!他们不会像你废寝忘食!饭不吃!屎不拉!瞧瞧你,除了长得像个人,哪里还像个人!最可恶的是,你知不知道看着别人拉屎,别人会拉不出来啊!”

    几句咆哮,炸得邪天神魂似乎都离体而出,恍恍惚惚,找不到归邪体的路。

    “生活”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的邪天,渐渐清明。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凡人修行,是为脱。

    既是脱,便凌驾于凡人之上。

    成了修士,接触的是术法、神通,甚至天道规则。

    这些是比修士还高的东西。

    所以修士才去追求。

    但天道规则,只凌驾于修士之上么?

    不。

    同样凌驾于凡人之上。

    不仅凌驾于凡人之上,还影响凡人,按照规则生活。

    春种。

    秋收。

    夏长。

    冬藏。

    生老。

    病死。

    这种影响,如润物,无声。

    邪天眸中,隐现精芒。

    “这是天道规则对凡人的影响,但反过来看,凡人不也在悄无声息地,与天道规则接触交流么”

    天道规则,影响修士。

    但修士逆天而行。

    更是在琢磨天道规则。

    琢磨的本义,是反抗,是掌控。

    天道规则,也在影响凡人。

    “但凡人与规则,触而不碰,只会遵从”

    突然之间,邪天识海出现了两幅场面。

    天道如敌,与修士虎视眈眈。

    天道如侣,与凡人耳鬓厮磨。

    二者之间的关系,孰远孰近,一目了然。

    “所以,前辈石雕的栩栩如生,是真正的栩栩如生,而我的石雕即使栩栩如生,也与自然有着一层无法消除的隔阂,相同的手法、力度,却因不同的意境,天差地别”

    思及此处,邪天彻底明悟,独有一股舒爽感,从内心滋生。

    正想笑笑,他忽而又怔住。

    “若把修行,当成生活”

    八字如剑,趁邪天失神,劈在了他花十多年建立的修行观之上

    轰隆隆。

    稳如磐石的修行观急剧动荡,似欲倒塌。

    邪天拭去嘴角鲜血,若有所思。

    “咋又吐血了你?”老巫吓了一跳,“说你两句,不至于吧?”

    邪天笑了笑:“老头,你说,我真不适合石雕么?”

    “呵!”

    “那就是适合了?”

    “嘿!这么说吧,你雕到死,也没人会买你的!除非是瞎子!”

    “打赌?”

    “哈,赌啥?”

    邪天扫了眼老巫头的族人,笑眯眯道:“我输了,给你一千坛好酒,你输了,我去你部落。”

    “莫非天上真会掉馅饼”老巫头激动得哭了,“成交!”

    半炷香后。

    邪天将雕好的石雕放在目瞪口呆的老巫头面前,起身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离去。

    “慢慢看,肚子有些疼,去拉一泡先。”

    老巫头呆滞的目光看了看石雕,看了看蹲大号的邪天,又头看了看,用不善目光打量邪天的部落头领

    “有句a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s:算上4月剩余月票,加5月的1o张,刚好2o张月票,这是加更。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