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99章 苦寻化凡 附庸

作品:《万古邪帝

    “小兔崽子,你阴我!”

    “前辈,以你的智商,这话你自己信么?”

    “哼!祝你一辈子拉不出来!”

    看着老巫头愤愤离去,邪天摸摸鼻子。

    石雕还是比不上老巫头的万分之一。

    却多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味道。

    这味道不空灵,不高洁,不出尘脱俗,反倒让老巫头认输。

    把玩着石雕,邪天的思绪却在天马行空,似在寻找被修行观赶出十万八千里的俗世气息。

    他不知道,这气息在神无双口中叫做化凡,是一种仙界罕有、便是在二部神界都堪称装逼利器的境界。

    “化凡,化凡”

    空冥神殿中,神明眉头紧皱。

    “明明已成仙,为何还要逆而化凡?”

    “若化凡有助于修行,有助于提升战力,岂非是说修者不如凡人?”

    “既然如此,凡人又为何要修行?”

    诸多疑问,充斥识海,神明似陷入了修行以来,最大的迷障之中。

    神无双见状,暗叹口气。

    “小妹,天生有异,罗血,因赐古血,而有九厘罗刹古祖之资,比真正的古血凶星罗刹逊色一分,明儿,天生一分帝资,左丘珩,二分帝资,初步化凡”

    以常人角度来看,四人资质差距很大。

    但在他眼里,不算什么。

    但要命的是,化凡二字。

    “化凡只能自悟,便是圣人都无从点拨”

    “初步化凡,方入二部神界天骄序列,也不知明儿何时才能堪破此点”

    “先有邪天,后有左丘珩,希望明儿能在压力下有所得”

    “时间,不多了”

    深深看了眼苍穹深处的那座孤坟,神无双冷静的眸子里一抹温柔闪逝,随后重归冷静。

    “父亲。”神明深吸一口气,慧剑斩杂念。

    “何事?”

    “神明想外出游历。”

    神无双早已猜到此事,静静道:“为父有一语。”

    “神明洗耳恭听。”

    “当你忘了自己是神明,你才会成为神明。”

    “是,神明定当铭记此语”

    “不,这句话,也要忘。”

    见神明不明所以,神无双丢下一语,消失。

    “左丘珩不过初入化凡,去吧。”

    类似的对话,也在婢奴女和小妹、凶星罗刹殿殿主和罗血之间进行。

    当神明怀着对化凡的追求离开空冥仙域时,三域三天骄,被一个名为左丘珩的人悉数击败的消息,终于传开。

    三域震动。

    震动间,人们又隐隐想起了被大巫干掉的邪天。

    “若邪天还活着”

    “活着也没什么意义”

    “是啊,邪天再强,打得过罗血?”

    “连罗血都败了,据说败得还很惨”

    “哼,如此看来,邪天死得还算幸运,我听说这左丘珩,来历很不一般,似乎专门来找邪帝传人的”

    石部落的头领石蒙,也是专门来找邪帝传人的。

    因为邪天背后隐隐有后部落的影子。

    换三年前,对于邪天定居石部落的做法,石蒙绝对双手赞成。

    因为石部落太小,巫太少,甚至没几个炼体士愿意附庸。

    但现在,哪怕老巫头磨破了嘴皮子,并以晚节不保的危险苦苦哀求,都打消不了石蒙黑着脸拒绝的念头。

    “让开!”

    “不让!”

    “老巫头我告诉你,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你必须同意!”

    “你这是作死!顺带让整个部落都作死!”

    “没这么严重”

    “没这么严重?如今的后部落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次交易完,你看哪个行商队伍还敢去后部落!让开!”

    看着面前的石蒙,邪天渐渐神。

    “见过头领。”邪天起身抱拳,恭敬笑道,一副附庸的样子。

    石蒙面容微微抽搐:“谁是你头领,别套近乎!”

    老巫头插话:“头领不答应。”

    “为何?”邪天看向头领。

    因为你和后部落有牵扯!

    飞快地瞄了眼周围的后部落精英战士,头领不敢作死,沉着脸道:“你连石雕都学不好,石部落不养废人!”

    邪天:“不用你们养啊,有人养我。”

    想起这数月来屡见不鲜的荒兽天降的场面,头领一时竟然无语。

    “头领,”老巫头将石蒙拉一旁,低声道,“是后部落的后习。”

    “后习?”石蒙眼珠暴突。

    邪天笑道:“头领也认识后习啊?”

    “呃,嘿!哈哈,”头领表情很精彩,“听过大名。”

    “那”

    感觉自己被欺凌的头领泪流满面,扭头就走。

    至于么!

    不就是想成为石部落的附庸么!

    拿后习吓唬我算什么!

    “头领答应了!”面对无耻邪天,老巫头没了好脸色。

    邪天笑道:“多谢喂,不要酒了啊?”

    “要不是看在酒的份上,我宁愿晚节不保!”

    行商队伍的路,继续走着。

    到达下个部落,后部落的精英战士返。

    一群人大松口气。

    面对新部落警惕的审视,行商队伍无论男女老少,都施展浑身解数表明自己和后部落没有任何牵扯。

    “防火防盗防后部落啊”邪天啧啧而叹。

    老巫头横了眼邪天:“你小心点儿,暴露了绝对没好果子吃!”

    邪天点点头,随后对着身后某处唏嘘不已。

    “真想知道,你们后部落是如何做到天怒人怨的”

    后习:“”

    一个月后,行商队伍离开第二个部落,准备返各自部落。

    石部落的队伍,共计六十多人,人比巫少。

    “算上自己,不过才八个,都不擅长战斗”

    看着那七个明显心灵手巧的炼体士,邪天对石部落有了些许认知。

    “实力弱小,招不到战力强大的炼体士,甚至连生活维持都困难,不得不招这七个擅长劳作的炼体士为附庸”

    邪天无所谓。

    后习却想不通。

    在他看来,邪天在自己家都住三年了,这一出来,咋就有些水往低处流的趋势?

    还是说,后部落在他眼里,连这什么石部落都不如?

    这样想着,后习对邪天的怨念又重了一分。

    石部落的头领石蒙,硬着头皮走到了后习的藏身处。

    “是后部落的下任头领后习么?”

    下任头领四个字,让后习有些不好意思地站了出来。

    正想谦逊两句,石蒙就搓着手开口了。

    “那个,你看哈,快到石部落了,多谢一路护送哈”

    后习怔了怔,才明白对方是想赶自己走,心中泪千行。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石蒙:“去啊!”

    想了想自己的任务,后习也不要脸了:“这里就挺好。”

    石蒙:“”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