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00章 融入部落 瘦了

作品:《万古邪帝

    小部落,没规矩可讲。

    石部落没有什么外围防御圈。

    即便有,他们也不敢把那七个宝贝放在外面送死。

    但他们更不敢把后部落的头领之子放进部落。

    所以

    “哇,爹爹,我们终于强大到,有强大炼体士附庸的程度了么!”

    “去去去!”

    抓狂的石蒙几脚把五个儿子踢飞,跑去找祭司了。

    石部落的祭司叫石圈,闻言傻眼。

    “啥?”

    “后部落的一炼体士要学石雕,还有后习”想了想,石蒙解释道,“后习,后部落下任头领老祭司,您没事吧?”

    吓趴下的老祭司被扶起,神魂却还在外边儿晃荡。

    “然,然后呢?”

    “然后,那炼体士成了附庸,后习也在部落外瞎晃悠。”

    老祭司:“我们石部落,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石部落是小草。

    邪天是牛皮糖。

    后习,则是参天大树。

    小草不可能对大树做什么,邪天自带的无耻属性,也接近于无敌。

    所以石部落唯一能做的,就是视若不见。

    “就当不认识他们!”

    “其他部落的人问起,就说是逃难的!”

    “他们住东边儿,要不,我们把部落朝西方迁百丈?”

    “好办法!”

    某夜。

    石部落悄无声息地迁移百丈,与附庸邪天之间,有了明显的界限。

    第二日。

    邪天一瞧,起身朝西方走了百丈,屁股坐下之地,便是他的家。

    石部落泪流满面。

    “别白费心思了,”对邪天很有了解的老巫头叹道,“这货无耻起来,一套一套的”

    接下来的日子,双方相安无事。

    石部落上下都松了口气。

    但这不是邪天想要的。

    遵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是铁饭是钢、甚至强迫自己蹲蹲大号,蹲不出他想要的东西。

    为了确定自己的修行观是否该碎,他决定融入石部落的生活。

    相比后部落,石部落更容易把自己给吸收进去。

    唯一需要思考的是,他需要展现哪方面的长处。

    看了看今天弄出来的石雕,现距离老巫头还有不小的差距,邪天就打消了这心思。

    石雕不行

    猎取荒兽?

    一个个跟人形荒兽似的,不差荒兽吃吧。

    “哎,只能如此了”

    “中午弄头大点儿的,庆祝一下。”

    邪天起身拍拍屁股,头喊了去,也不管后习有多悲愤,朝石部落走去。

    “站站站站,啊站住!”

    见邪天走进,石部落俩战士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邪天抱拳笑道:“麻烦通传一声石蒙头领。”

    “传,传什么!”

    “我会酿酒。”

    “他会酿酒?”

    接到消息的石蒙狐疑看向老巫头。

    老巫头脸色变了变:“狗屁,他要会酿酒,我就是石部落的最强战士!”

    石蒙能理解老巫头。

    打赌被阴了。

    给石部落招了个瘟神来。

    纵然大家没说什么,老巫头自己心里也不好过,对邪天没好气实在太正常。

    “既然如此”

    石蒙还没说完,老祭司就叹了叹。

    “酿酒啊”

    三个字,让众人沉默下来。

    巫之大6,酒的贵重程度不可想象。

    往往那些大部落,才拥有酿酒技艺,而且概不外传。

    若自己部落有酿酒的人,生活水平肯定会提高不少。

    “可他和后部落”

    “万一后习也进来呢?”

    “后习风评不错,不一定会进我们部落,再者就算进来”说到这儿,老祭司面容抽了抽,“哎,进来就进来吧。”

    有人担忧:“祭司,那可是后部落的人。”

    “哎,宁平山脉里的荒兽,越来越难猎了”

    祭司一句充满无力的话,敲定了邪天进入石部落的事。

    “你不来?”邪天看向后习藏身处。

    “哼!”后习哼了哼,“不同部落之间,不得擅自进入,这是规矩!”

    “来嘛。”

    “哼!”

    “没关系,我知道你是好人,他们不会介意。”

    后习好受了些:“哼!”

    “你不进来,谁给我抓荒兽?”

    后习脸都黑了。

    石部落不大。

    颇有些鸡犬相闻的宁静。

    数百座古朴石屋围成三个圈,俯瞰之下如三个同心圆。

    圆心,便是祭司居住之地。

    “邪天,见过祭司大人。”邪天恭敬一拜。

    石圈和蔼笑道:“不是什么大人,就是活久了点儿,愿意的话,可以叫我爷爷。”

    邪天笑着点点头,被老巫头带走。

    “祭司,此人如何?”石蒙赶紧问道。

    老祭司望天而叹:“颇有我当年的风范”

    邪天也被分了座石屋。

    推门而入,石屋空旷干净。

    角落一石瓮装着大半清水。

    灶台上杵着一石锅,旁边还有一排石瓮石罐,另外还有一坨七八百斤的荒兽肉。

    “既然祭司准你进来,那你就是石部落的人了!”老巫头没好气道,“这些肉省着点儿吃,离猎队归还有半个月,小心饿死!”

    邪天点点头,颇为满意。

    “话说,你真会酿酒?”

    “不会。”

    老巫头就跟被雷劈了似的。

    邪天心神探入邪月数了数,问道:“还有三十多万罐酒,够了吧?”

    老巫头都疯了:“没事带这么多酒干嘛!”

    邪天想起了老爹。

    “你根本不知道吃货的力量有多可怕”

    显然,这些酒都是为吃货准备的。

    听闻此事后,石圈老祭司又感慨道:“果然”

    “果然?”走出祭祀的石屋,老巫头看向石蒙。

    此刻才明白当年风范为何物的石蒙,面庞抽了抽,选择了沉默。

    接下来的日子

    邪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早晚二餐。

    石雕。

    陪老巫头蹲大号。

    在部落里闲逛。

    在部落外走走。

    隔半月掏一千坛酒出来,至于换装什么的,他不管。

    哦,还有和后习聊天打屁。

    如是,过了十日。

    邪天喷出第二口鲜血。

    随这口鲜血而出的,是藏天两层功法无法藏匿、无上天骄可以感应到的强者气机。

    虽然这气机并未完全消散,但此时的邪天

    “咦?”

    刚进门的老巫头,看着邪天手里的石雕,惊疑一声。

    “如何?”邪天笑问。

    老巫头哼了声,却坐下接过石雕细细打量,随后揣进腰间兽兜。

    “也就那样吧,总算不吃白食了!”

    邪天欣喜道:“可以卖了?”

    “也不知哪个半瞎的人会买”老巫头撇撇嘴,习惯性嘲讽。

    邪天嘴角的笑容,却越来越浓。

    从瞎子都不会买,到半瞎才会买,他终于跨过了人生旅途上的又一大壁障

    随着跨过,崩坏的至尊阵法,已达二十五角。

    最让他欣喜的是,阵法崩坏的度,越来越快。

    “走!”

    老巫头拉起邪天就走。

    “去哪儿?”

    “祭祖。”

    “你开玩笑吧?我是炼体士。”

    “你也真有脸说这话!”

    路上,不断有打扮得奇形怪状的小屁孩看到邪天,并朝他涌来。

    “邪天叔叔!”

    “还有那什么飞天鱼么,我用青头狼的肉换!”

    “邪天叔叔,我还要喝酒!”

    “邪天叔叔”

    站在高岗上,面对后部落所在刚祭完祖的后习,头就看到了邪天被小屁孩包围的一幕,不由皱眉。

    他忽然现,胖小虫子和这片大6格格不入的气息,一下淡了很多。

    “咦,仿佛还瘦了些”

    s:更新完毕。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