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41章 碑现 好弱 巨手

作品:《万古邪帝

    战场。

    天衣右手弹落而下。

    罗血身躯十一处,随天道琴音溅血。

    数百万里外,“罗怖”脸上挂着有意思的淡淡表情,不疾不徐接近战场。

    黑穹之上,四只眼漠然注视着下方发生的一切。

    对罗殇来说,一切都正常。

    但正常的一切中,他总觉得有些古怪,却不知古怪从何而来。

    天衣超乎寻常的强大?

    不。

    除非强如邪天那种妖孽,其它的他都可以无视。

    陷入危机的罗血表现太不堪入目?

    不。

    罗血这几年的表现本就丢人。

    是以即使罗血身死他也不会难过,而第二个被赐血字的凶星罗刹,也会很快出现。

    排除二人,古怪的来源只剩一处罗怖。

    身为凶星罗刹殿殿主,罗殇很自然地准备开始就古怪展开全方位的思索。

    但思索刚刚开头,他就不由想到“罗怖”最初说过的有意思三字

    一下子,罗殇的思索就被这三个字带偏了。

    是以,他的思索方向,避开了无数可能,悉数落在了堂堂上界古血凶星罗刹中的郡王,为何会对此事觉得有意思之上。

    “有意思,你究竟觉得什么有意思”

    罗殇思考的同时,十根天道丝化为的琴弦,已经深深勒入罗血身躯,几达一寸之深。

    随着天衣的拨动,琴弦的颤动让他血流如注,紧绷如刀,几有将罗血切割成十一份的趋势。

    力竭的天衣见状,眸子依旧冷静,心中却如释重负。

    换作是他,对追击的敌人也会毫不留情吧

    似乎因此而生欣喜,天衣面纱下的干裂双唇微微上翘。

    但下一刻,笑意收敛。

    “换做是他,此刻会笑么”

    不。

    他只会永远平静地活在杀伐中。

    “也正是如此,他才能在所有人都认为是绝望的路途中,屡屡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还是不如他啊

    “但让罗血受伤,应该就是我的极限了吧,毕竟我真想不出,这种状况下怎样才能杀死他”

    “啊啊啊!”

    战场之上,罗血的一声怒不可遏的咆哮炸响如雷。

    听到这声怒咆,本就准备逃遁的天衣,行动速度再次加快。

    而正在思考有意思的罗殇,也将注意力落在了战场之上。

    这一落,他似乎就明白了什么。

    “女人,你该死啊!破!”

    罗血暴怒的一个破字出口,全身精血沸腾

    虚空凝固。

    被天道碑加持的天道丝凝固。

    千丈之外的天衣,凝固。

    呯!

    虚空如镜面般炸裂。

    呯呯呯!

    天道丝如琉璃丝般断裂。

    瞳孔骤缩的天衣,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道衣!”

    就在天衣整个人即将如琉璃般炸裂时,血红杀衣倏然变白。

    白衣嗡鸣鼓胀,似欲脱困。

    然而就在此时,白衣静滞

    下一瞬

    呯呯呯

    一路护佑天衣的绝阶道器道衣,如琉璃般炸裂。

    噗噗噗!

    天衣如遭重击,身躯不知裂开了多少道血痕,疯狂吐血倒飞,气息奄奄。

    这便是罗血的精血异力,空间掌控。

    带着一丝空间本源的精血异力一出,强如楚天阔和天道老人,也无法动弹。

    尤擅杀伐的天衣,更是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

    若非罗血在最后关头强行压下怒杀之意,即便有道衣护体,天衣也必死无疑。

    杀死天衣,这对三天骄来说是很正常的事。

    受有意思三字影响甚深的罗殇,却看出了不正常。

    “靠精血异力欺负人么”

    站在“罗怖”的角度,罗殇生出了这个念头。

    这个念头继续衍变下去,有意思三个字,就有些豁然开朗了。

    被一个女人杀入罗刹狱。

    十位凶星罗刹丧命。

    罗血亲自出手,险些被分尸。

    最后不得不靠三天骄的最强手段本源之意欺负人。

    “所以,你还是看不起下界啊”

    罗殇轻笑一声,明白了有意思三字,旋即看向天衣。

    在他四只眼里,即将身死道消的天衣,就是“罗怖”口中的有意思三字。

    “是与不是,接下来便知”

    战场。

    伤势急速愈合的罗血,不想再出任何差错,未等天衣落地,跨出一步来到天衣身旁。

    然而就在此时,天衣身上爆出惊人的乳白光芒。

    感受到逼人气势,罗血戾眸微缩,冷哼一声,右掌击出!

    嘭!

    孰料右掌未落,一面高碑从天衣体内钻出,气势暴涨千倍,嘣得罗血吐血倒飞。

    震飞罗血,天道碑裹住天衣,碑身缓缓消失,仿佛融入了虚空之中。

    “哼,冥顽不灵!”

    罗血戾眸又冷数分,一扬手,一条血色长河从天而降,化为他手里一根血色长鞭,散发出浓浓的半步源器的气息!

    啪!

    长鞭一扬,虚空炸裂,化狰狞血蛇射向天道碑,欲将其从虚空之中扯。

    但下一刻,罗血目瞪口呆!

    因为气息远比天道碑强大的古血狱鞭,竟从天道碑上穿了过去!

    “不可能!”

    下一刻他才看明白,那碑虽不擅杀伐,却能与天道相融,化为天道!

    别说一根古血狱鞭,就算一万根也拦不住对方这种遁法!

    所以

    被斩杀了十个凶星罗刹!

    被戏弄了如此之久!

    甚至连自己都受伤了!

    最后对方还是要逃了么!

    眼睁睁看着天道碑越来越淡,几乎就要消失,罗血一口老血喷出。

    “咳咳”

    奄奄一息的天衣振作起来,静静看着罗血,沙哑问道:“临走之前想问问,你真是罗血?”

    罗血怨毒瞪着几乎透明的天衣轮廓,森寒道:“女人,上天入地,没人能救你,没人能救你们天家!”

    “应该是了。”天衣得到了答案,看着罗血,最后沙哑吐出二字,“难怪邪天没和你打过,好弱。”

    好弱二字落。

    罗血抓狂咆哮。

    “罗怖”戾眸中的兴致愈浓。

    天衣即将被天道碑带离罗刹狱。

    罗殇摇摇头。

    他也没想到,罗血竟拦不下这个有意思的女人。

    “还是得本殿主出手,恐怕这一出手,他会觉得更有意思吧”

    但无论会遭受何等嘲讽,他都必须出手。

    罗血拦不住天道碑,他能。

    因为他是帝君。

    他跳过了琢磨天道规则的时代,步入了追寻天道本源的路途。

    就在天道碑还差一丝轮廓未消失之际,一只巨手破开了黑穹,五指虚握,朝天道碑抓去。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