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42章 故布疑局 心颤

作品:《万古邪帝

    巨手无声。

    三人都有感应。

    天衣抬头。

    平静的眸中,首次出现了浓浓心悸。

    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天道碑的无力。

    “应该是帝君出手吧”

    “换作是他,能逃么”

    “应该能吧,他还只是陆仙,就能踩在玄家头上”

    “可惜,我不是他”

    罗血低头。

    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捉人不成,甚至逼得凶星罗刹殿殿主亲自出手。

    对方还只是个不死仙大圆满的女人!

    他只感觉这巨手不是来捉人的,而是来抽他耳光的!

    “该死!该死!该死!”

    邪天轻笑。

    在罗殇看上去,这笑是世间最纯粹的嘲讽。

    但他不知道,这笑也是世间最纯粹的祝贺。

    天衣打不过罗血。

    但天衣能从罗血手里逃走。

    这便是故人的成长。

    见故人成长如斯,他焉能不喜?

    这种欢欣,甚至让他罕见生出了丝丝怀旧的战意。

    即将逃脱的天道碑连同天衣,被罗殇轻而易举地从天道规则中抓了出来。

    嘭!

    天衣栽落于地。

    天道碑哀鸣挣扎,还想带着天衣撒丫子跑路,却被巨手压住,无法动弹。

    “死!”

    连最后驾驭天道碑的力道都没了的天衣,看着满脸杀意的罗血,没有害怕,只有遗憾。

    “还没能报家族”

    “还没能追上他的步伐”

    “甚至连再见他一面,都”

    啪!

    耳光如雷。

    罗血被扇得一头栽进地面。

    天衣模糊不清的视线里,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

    这个一耳光扇飞罗血的人,又是谁?

    “连罗殇帝君都亲自出手了,实在是有意思。”

    正值天衣疑惑之际,邪天淡淡开口,随后看向天衣,面无表情问道:“你便是邪帝传人,邪天?”

    此话一出,罗殇的巨手就收了去。

    疯狂挣扎着想要脱离地面的罗血,也不再动了。

    太嘲讽了!

    明明知道邪帝传人是男的,还故意问这女的是不是邪天!

    正因这一问,罗血都有心不挣扎了,因为挣扎出来,只会面临更不可想象的羞辱。

    而罗殇,也因这一问真正确定了有意思三个字。

    纵然确定,他却高兴不起来。

    不能说“罗殇”的嘲讽来自敌意,但至少说明,对方真没有和自己虚与委蛇的打算。

    就在三人各有心思之时,天衣开口。

    “若是我邪天,咳咳”咳出一口鲜血,天衣沙哑的声音里除了讥讽,却还有崇拜,“那就好了,至少你们此刻,绝不敢在我面前废话”

    罗殇罗血,非常理解此话中溢露出的讥讽和崇拜。

    因为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邪天,如今已然成为三域最为传奇的修者,没有之一。

    而面对邪天,哪怕是重伤濒死的邪天,都没人敢轻视。

    “原来不是邪天。”被故人捧,邪天脸上一丝微红闪逝,看向刚挣扎出来的罗血淡淡道,“看来除了邪天,还有人能踩在你头上,你们混得比本王想象得还要惨。”

    罗血闻言,闷哼一声。

    罗殇面色也微微阴沉。

    罗血只闻讥讽,罗殇却听出了讥讽背后的东西。

    “莫非他真打定主意,要借此事逼迫本帝,把下界囊括己有,哼!”

    暗哼一声,罗殇一丝杀意爆发,直指天衣!

    “若非此女,罗怖根本没机会!”

    这一丝杀意,带着本源之力穿越虚空,直刺天衣。

    一旦命中,天衣必将被抹去!

    “吞!”

    本源刚现,邪天戾眸微张,伸手一指点出。

    “镇!”

    见本源桀骜,誓死不从,邪天不以为意,再喝一字,精血异力完全爆发,猩红本源瞬间乖巧缠绕在他食指之上。

    “郡王,你这是何意?”

    邪天的出手,没有太出乎罗殇的预料,但这更印证了他的猜测,是以语气微冷。

    邪天无视正在化为虚无的食指,闭眸感应少顷,随后一扬手,将猩红本源远远丢开。

    “没什么,就是有点想法。”

    话音落,被抛出的猩红本源爆发,方圆十丈的虚空消失。

    罗刹狱的虚空中,多了一块十丈方圆的缺口,久久没有合拢的迹象。

    罗殇轻笑:“郡王,想法太多并不好,容易耽搁修行。”

    “罗殇帝君,”邪天面无表情道,“本王的想法多,总好过其他人的想法多,你以为呢?”

    这就是要挟了。

    罗殇如是想,心中更为阴冷。

    保下天衣,甚至带上界,其他的不说,自己这个殿主之位别再想坐稳!

    扫了眼邪天消失的食指,罗殇更感受到了对方的决心。

    “宁愿永远失去一根手指,也要如此行事,哼!”

    压下怒意,罗殇淡淡道:“既如此,那本殿主倒要恭候郡王凯旋,以便聆听郡王的诸多想法!”

    邪天始终平静的表情,因为此话浮现一丝笑意:“不敢劳帝君等候,本王这就”

    “等等!”

    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生死一瞬后,天衣心跳陡然加速,冷静的双眸更是迸发出惊人的光芒,直视邪天!

    “你,是谁!”

    她能发现自己的声音有多颤抖!

    而这些颤抖,全因恐惧而生!

    因为刚刚一巴掌扇飞罗血的人,修为不入启道,竟然接住了帝君一击!

    她不感谢对方!

    心中只有恐惧!

    邪天“无视”天衣,罗血却狞笑开口。

    “罗怖郡王自上界而来,只为斩杀邪帝传人!天衣,要不了几日,你被擒的消息就会传到抗天宫,那时,你会亲眼看着邪天为救你,死在郡王之不好!”

    感受到天衣的生命气息急速消逝,罗血大惊失色!

    “哼!”

    邪天一挥手将毫不犹豫自尽的天衣摄走,转身狠狠一耳光抽飞罗血。

    “帝君大人,本王的第一个想法是,下界凶星罗刹殿的骄傲太让本王失望!”

    丢下一句话,邪天消失。

    “罗血,这几年你也着实让本殿主失望,好自为之吧。”

    罗殇分身也丢下一句话,归。

    只留下变成猪头的罗血,一个人凄凉吹风。

    返凶星罗刹殿的途中,邪天终于松了口气。

    天衣没落到罗刹手里,他就一定能带人活着去。

    “只是罗殇那里,还要细心应付,我故布疑局拖着他一起入坑,但我要脱离这个坑,也不好办”

    沉吟少顷,他想到了诸多不确定的后患,决定随机应变。

    之后,他看向邪月中昏迷的天衣。

    “若让你知晓我就是邪天”

    邪天心觉好笑。

    但没多久,他心中就生出了不少感动。

    因为他知道,天衣最后之所以自尽,就是为了不拖累自己。

    顾那一瞬天衣表现出来的决绝,邪天微微心颤。

    “若换作是我,能做到么”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