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43章 交出天衣?博弈

作品:《万古邪帝

    邪天做不到。

    所以他又看了眼昏迷的天衣,微微蹙眉。

    对方为何能做到?

    不是一心修行么?

    不是为了天家而踏上这条九死一生的修途么?

    为何你自尽的一刻,会那般地毫不犹豫?

    带着疑惑,邪天归凶星罗刹殿。

    殿内气氛低沉。

    尤其当率先归的众凶星看到邪天时,更是一个个将头垂得低低的。

    “下界罗刹狱的骄傲,有意思。”

    丢下一句面无表情且毫无感情的话,邪天归殿宇。

    殿宇之中,四大圣君分身恭候多时。

    老而不死是为贼。

    四个比仙尊还能活的圣人,比罗殇还更早发现“罗怖”的心思。

    身为“罗怖”的护道者,四人与“罗怖”的关系仿似共生,“罗怖”荣,则他们荣。

    一旦“罗怖”有朝一日超过他们,他们将会得到更丰厚的报。

    是以他们比“罗怖”自己还关心“罗怖”的前程。

    对古血凶星罗刹中封王的存在,古祖议会当然有一定的培养偏重。

    但这偏重覆盖所有古血凶星郡王,是以想要更出人头地,全靠自身。

    见“罗怖”对下界凶星罗刹殿有意,四人意见不同。

    “下界凶星罗刹殿虽有一定势力,但短期内对郡王无用,若想长期收益,那所费之功太大,且时日太久,不划算。”

    “非也。”一圣君分身摇头,“下界凶星罗刹殿是上界古血殿分支,其殿主在古血殿内亦是执事之身,也算位高权重,诸位更别忘了,罗殇的妻室可不一般。”

    “哼,若罗殇能得妻室之助,焉能还在下界凶星罗刹殿?早就被提拔上去了!”

    “也不能这样说。”一圣君嘴角扯出一丝讥讽,“罗殇风流倜傥,他夫妻间虽有些矛盾,但人人都知道他妻子从来就放不下他,只要罗殇能斩断之前的风流债,嘿,那时就该他平步青云了。”

    邪天听得很认真。

    毕竟这是了解罗刹狱的好机会。

    当然疑惑也很多。

    比如古血殿。

    比如罗殇的妻室。

    比如四只眼的罗殇。哪里就风流倜傥了等等。

    但无论如何,四人的反应总归是好事。

    四人表现出来的态度,正好从侧面印证了他的布局并非无的放矢,避免罗殇起疑。

    “无论如何,请郡王三思。”

    邪天微微颔首,面无表情道:“正因罗殇妻室强盛,故此人孤傲,还需拿捏一番。”

    “该当如是。”一圣君分身点点头,“郡王,我等只是你的护道者,此事不宜插手,一切要靠郡王自己了。”

    正说着,一凶星罗刹传来罗殇之令,请邪天赴宴。

    目送邪天离去,四大圣君分身面面相觑间,忍不住摇头。

    “确实想不通啊”

    “是啊,郡王为何会对下界的凶星罗刹殿如此感兴趣。”

    “老夫倒想起一事,莫非和罗刹初血有关?”

    “嗯?有可能,但罗殇为人孤傲,又有些刚愎自用,郡王想折服他,要费不少力气!”

    “这个无需担忧,谁让下界凶星太过不堪,被一女人戏弄得惨不忍睹”

    殿中空旷,唯罗殇独坐长长的餐桌那头。

    隔百丈远的这头,还有一张座位。

    邪天落座。

    百丈之远,隔不开二人的视线。

    罗殇的视线落在邪天的右手上。

    那里,少了根食指。

    邪天的视线落在罗殇的脸庞上。

    那里,多了些凌厉。

    动凶星罗刹殿的严重性,不啻于给罗殇戴帽子。

    罗殇一直非常希望对方明白这一点。

    但见邪天完全无视了失去的食指,罗殇就明白哪怕为了这根永远消失的食指,对方都不会改变动凶星罗刹殿的念头。

    “不知郡王在上界过得可好?”

    “不好。”

    “呵,如何个不好法?”

    “过去不好,现在不好,”邪天举起右手,朝罗殇示意了下断指,“去后,更不好。”

    罗殇呵呵一笑:“倒是本帝放肆了,却也料不到郡王会出手救一个人类女人。”

    “很意外么?”邪天瞥了眼罗殇,拿起了筷子。

    “当然。”罗殇也举起了酒杯。

    邪天夹了块肉丢进嘴里,放下筷子,拿起酒杯,遥遥一祝,抿了口酒,淡淡道:“那罗血殿中那些女人,莫非都是幻象?”

    罗殇从容的表情一滞,随后仰头一干而尽。

    咚!

    放下酒杯的力道,略重。

    因为他想不到,邪天会说起罗血。

    罗血,就是这场酒宴的主题之一,在罗殇看来,也是“罗怖”逼迫自己的筹码之一。

    十位凶星罗刹被杀,罗血出击非但没有成功,反倒丢了次大脸,此事若捅上去,罗殇绝对没好果子吃。

    更何况,导致这一切的女凶手,还在“罗怖”的掌控中。

    醇酒入喉,罗殇只觉嘴巴阵阵发苦。

    几句言谈交流,他便充分感受到了“罗怖”的坚持。

    苦笑一声,罗殇开始示弱。

    “罗怖郡王,本帝就想不明白,区区下界,究竟有何值得你惦记的。”

    邪天面无表情道:“这么说,罗殇帝君是不在意区区下界了?那又何必设宴邀我?”

    “好吧。”

    见对方软硬不吃,罗殇面色微凝,开门见山道:“本帝恭听郡王的诸多想法。”

    谈判至此,邪天心头微微松了口气。

    他故布的疑局,只是让自己多一个救天衣的理由,并让罗殇相信自己如此做,是对凶星罗刹殿有兴趣,不至于让对方生疑。

    而如今,局面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但他也明白,罗殇既然打算和自己谈了,那接下来自己的主动性,就会因合作而降低不少。

    “想必帝君知晓,本王两年来在找什么。”

    罗殇眉梢微挑:“罗刹初血?”

    “不错。”

    “你”罗殇忍不住站了起来,不可置信道,“你不会让本帝”

    见对方的反应,邪天心中暗喜,面无表情道:“帝君掌管下界甚久,对罗刹初血的线索应该很清楚吧?”

    罗殇笑了笑:“罗怖郡王,且不说找不找得到罗刹初血,就算本帝帮你找到了,你敢用?”

    “这个不用你操心。”

    “好。”罗殇也痛快,“本帝应了此事,不过郡王是不是也该有所表示?”

    邪天淡淡道:“你要什么?”

    “把那个女人交给本帝。”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