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33章 葬土迷魂 “体”悟

作品:《万古邪帝

    血色线条的出现,让黄二惊出一身冷汗。

    这身冷汗的出现,又让他险些把大爷二字说出。

    虽然在他打算示警的同时,邪天就已做出了最佳的反应。

    但您反应好不好我不管

    “再走下去,葬土迷魂会越来越多,防不胜防。”

    这是黄二给出的停一下的理由。

    “葬土迷魂?”

    纵然九成九的心神还在继续提防葬土中的未知凶险,邪天还是开口问道:“这是何物?”

    暗叹口气,黄二不得不解释道:“我不知葬土来历,只知道葬土乃寰宇间最古老、最神秘也是醉凶险的绝死之地,而葬土迷魂,便是无尽生灵陨落后的死气所化。”

    “我知道葬土迷魂!”

    左丘珩博闻强识,脸色发白地补充道:“据我左丘家史书记载,那些活着走出葬土的大能都说过,葬土迷魂”

    说到这里,邪天身躯接连两晃。

    而他对面的黄二眼皮一跳,却也只能学着邪天反过来晃两晃。

    下一瞬,两道血色线条接连和二人擦身而过,看得左丘珩都忘了要说什么。

    “你继续。”

    “呃哦,”左丘珩呆了呆,摸脑皱眉道,“我想说什么来着?”

    “他想说此物防不胜防,而进入葬土的修士中,死在葬土迷魂手里的最多。”

    黄二的续话,在邪天再次轻易躲过两道葬土迷魂的袭击后,显得有些无力,左丘珩也一脸尴尬,仿佛自己说了废话一般。

    邪天却没把这话当成废话。

    “若非百年前拿下邪帝真正传承后,邪心再次晋级,我也没办法发现”

    邪帝心法很强。

    不仅有助于悟性的提高,更是数一数二的战斗心法。

    在见识到邪帝心法的逆天后,邪天一直都在以其为模板,锤炼自己的直觉。

    甚至在邪心进无可进的情况下,他的直觉超过了邪心,表现出了更为强大的对危险的洞察和感知。

    但在成功拿下邪帝真正的传承后,邪心晋阶,终于能够匹配邪天的修为,其威力,再次超过了他的直觉。

    “饶是如此,邪心也仅仅能于百丈内,发现葬土迷魂的一些模糊线索”

    距离近。

    行迹模糊。

    拥有邪心的邪天知道,自己稍有不慎,就会和左丘家史书记载的那些人一样,死在葬土迷魂手里。

    “葬土迷魂,有何危险?”

    黄二不明白邪天问这个什么意思,却抓住机会形容葬土迷魂的可怕。

    “此物看似死气所化,却恶毒无比,修士一旦沾染,三我瞬灭,天地瞬败,连一般的本源都能被其销蚀一空,便是圣人圣器,也抵挡不了几下”

    见邪天听得若有所思,黄二心中有些不妙预感,赶忙住嘴问道:“主人,你想干嘛?”

    “我能干嘛?”邪天疑惑问道。

    黄二愣了愣,悻悻一笑,不再言语。

    然后,他就看到邪天转身,继续前行的身影。

    黄二:“”

    “我,我只想问一句,”左丘丹哆嗦道,“万,万一他不行了,我,我们会死不?”

    没人理会他。

    和之前一样,众人依旧注视着邪天的身影。

    但和之前又不一样。

    “在了解葬土的可怕后,你依旧要走下去么”

    红裙失神呢喃。

    左丘珩和黑衣的脸上除了复杂,还有自惭形秽。

    他们从没感受到,知难而退这个形容人有自知之明的词汇,此刻却被赋予了莫大的讽刺力。

    讽刺的,正是有自知之明的他们。

    反衬出的,却是邪天的勇往直前。

    “前辈,请把我放出去。”

    沉默的神明第三次开口。

    下一刻,他双脚就落在了葬土腥红黏糯的死地上。

    被邪月小小坑了一下的神明,心神绷紧到了极致,在双脚出现微微异样的瞬间,全力以赴,神通规则如意。

    似乎感应到了神明的出现,邪天停下,头看向神明。

    “你能行,我也能行。”

    邪天笑着点点头,转身再行。

    看着越走越远的邪天,呼吸着从未呼吸过的葬土气息,神明突然感受到了莫大的恐慌。

    之前,是邪天替他抗住了这些让他恐慌的东西。

    如今,他需要自己抗。

    而且在抗住的同时,他还必须在短时间内跨越到天地如意的境界,否则走远的邪天即使有心救他,都救不了。

    神明从未有过此刻的恐惧和无助。

    神无双未死前,哪怕是被封印战力流落下界,他都没有丝毫畏惧。

    此时,他的身躯却开始了无法抑制的战栗。

    “这,便是绝境的感受么”

    “而邪天,就一直在这种状态下,从下界走到了上界,从十二岁走到了如今”

    时间流逝。

    神明的表情,从恐慌到迷茫,从迷茫到平和。

    “这,才是我和你最大的差距所在吧”

    “也只有一直处在危机中,才会造就出你那不可想象的战力”

    意识到此点的神明,没有马上开始追赶。

    因为在追赶之前,他还有许多功课要补,譬如至少在这葬土中,先让自己能够从平和变得冷静。

    不冷静的话,他连魂游之境都无法进入,更遑论领悟天地如意。

    跟随邪天前行的众人,从邪天对神明的放手中,只看出了邪天对神明的信任。

    “那也是个狠角儿。”

    恢复过来的后羽,想起之前那一战,语气中除了不服,尚有一丝敬佩。

    毕竟他以为在邪天口中和自己差不多的神明,必将被自己超过,孰料差距却越来越大。

    红裙等人也知道邪天对神明很看重,但看重到相信对方能在葬土中独行,他们接受不了。

    “你就不怕神明死在葬土中?”

    女人八卦心。

    被邪天吓得心性大变的红裙,更是变本加厉地发扬着她曾失去的八卦之力。

    “不怕。”

    “为何?”

    “因为他死不了。”

    “他为何就死不了?”

    “因为”

    邪天话未说完,面色与身后的黄二同时微微一变。

    下一刻,黄二熟能生巧地将身躯一偏

    随后,他就疯了。

    因为本该在他之前偏移身躯的邪天,没有偏。

    “你疯”

    呲

    葬土迷魂,从邪天左臂上擦过。

    天地静谧。

    早已做好心理准备的邪天,和亡魂大冒的众人,都死死盯着被葬土迷魂擦过的地方。

    那个地方,一长条血肉凭空消失,且一种能让人失去抵挡念头的血灰色,正沿着邪天左臂疯狂扩散

    扩散到哪里,邪天哪里就消失。

    “禁忌之力,无用”

    “三我真正合一,无用”

    “杀之本源,无用剿灭”

    “毁灭之意,无法驱离”

    “创造之意,无法反制重生”

    “岁月之意,仅仅起到了一丝延缓之功”

    在确定自己的手段都无法抵挡葬土迷魂后,于血灰色即将过肩的前一瞬,他右掌并刀,砍掉了左臂。

    然而,依旧无解。

    并不意外的邪天,身上再次掠过一抹灰色。

    本源如意之下,血灰色的葬土迷魂依旧还在他身上蔓延扩散,速度却降低了数倍。

    “果然如此”

    邪天感觉得到,本源如意虽不能反制葬土迷魂之力,至少暂时能够保命。

    所以确认了此点后,两种灰色加身的他,方才看向邪月中和其他人一样魂飞天外的红裙,淡笑开口。

    “因为他有轮之意啊。”

    而此时。

    千里之外。

    神明立足之地,只剩下了一套血红神袍,神明却不知所踪,宛如脱壳消失了一般。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