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95章 尽力 说到做到!

作品:《万古邪帝

    对于庞玄的话,门智没有一点儿反感。

    强如庞玄,无论从来历、天资、修为、战力还是什么角度,都有足够的资本无视现场任何一人。

    甚至可以这样说,众人非但不会觉得庞玄的无视是种羞辱,他们反倒更怕被庞玄重视。

    也有例外。

    譬如仇傲。

    和庞玄有多大差距,仇傲只需和仇家最顶尖的那批嫡系子弟一比,就一清二楚。

    但能与这种天骄在某个不涉及生死的平台上较量一番,是他很希望发生的事。

    “更何况我如今身处困境,若能借此再度打响名头,不仅能翻身,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楼”

    如此一想,他心潮澎湃,别说和邪天的仇,便是黑衣为何会与庞玄那帮人在一起他都抛诸脑后,忘我调整状态。

    邪天盘坐。

    仇傲忘我。

    注意到这一点的庞玄,又看向黑衣。

    黑衣时不时和身旁的人说上两句,大部分时候都是双臂环抱、一副百无聊奈的样子。

    “终于不再装了么,这才对嘛”

    庞玄笑了笑。

    区区内门弟子的试炼之地,对他们这种存在来说,只是过家家一般的玩闹。

    即使想通过这种过家家看看对手的实力,那也无需准备。

    因为准备与否,对成绩的影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是以,见黑衣已经不再藏拙,庞玄从青石上起身。

    这一起身,周围汇聚起来的人群顿时议论纷纷。

    “看!是天外宫真传弟子庞玄!”

    “我的天,天外宫真传弟子,至少都是四分帝资,而是还得是上古遗种,此等身份,堪比一品宗门的掌教!”

    “这种人,来这儿干嘛?”

    “我哪儿知道,我是被仇傲和阴阳宗的动静引过来的!”

    “仇傲?仇家那个嚣张六少?阴阳宗我去,他们不是一家子啊?”

    “看来是,嘿,这阴阳宗真带种,敢惹问情殿!”

    “我刚好像听说,惹了仇傲的,是那边盘坐的阴阳宗弟子,还只是个外门弟子,入门数十年,连师尊都没拜上!”

    “我去!这种人,仇傲竟然亲自上场怼?他刨仇傲祖坟了?”

    “好像事儿还挺大,但遗弃之地的事,我哪儿知道”

    “操心这事儿干毛,我只想看庞玄为何会来我去!他朝黑衣人走过去了!”

    “黑衣道友,可以开始了么?”

    黑衣叹了口气,开始环视四周,并藉此瞄了眼邪天。

    见邪天也站了起来,他便笑道:“庞玄道友或许从未来过天外剑林,便由你先入内吧。”

    庞玄有些讶然,笑道:“没想到黑衣道友这一不藏拙,霸气就显现出来了。”

    “哪里哪里,”黑衣抱抱拳客气道,“只是不想占便宜。”

    “呵呵,好一个占便宜。”庞玄失笑,淡然的心中也多了些傲气,“那我就先进去了,告辞。”

    “不送。”

    黑衣淡然目送,见庞玄入林,他这才微微哆嗦一下朝身后看去。

    身后红裙三人,吐个不停。

    他脸一下就黑了:“至于么!”

    “装逼装到我吐的,”左丘丹伸出大拇指,“你是头一个。”

    “还不想占便宜,”左丘珩眼泪都呕出来了,“他拔根毛和你比,都能虐得你心旷神怡好不!”

    红裙不吐了,阴着脸道:“你这一激,庞玄他就认真了,邪天怎么办?”

    黑衣一下就懵了。

    本就担心邪天搞不过庞玄,不能给自己刷个好记录出来,自己这一搞,不是坑自己么?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进去!”左丘珩推了把黑衣,怜悯道,“好在试炼之地对每个人都自成空间,否则邪天想帮你都不成,别怂,继续装下去!”

    黑衣晕乎乎朝天外剑林走去,而几丈外的仇傲,刚收打量邪天的视线,就看到了黑衣,顿时一怔。

    “黑衣?他进天外剑我去!庞玄!”

    陡然醒悟此事的仇傲,眼珠子险些蹦出去。

    此刻他才明白,莫名其妙来到天圆地方的黑衣,竟是要和庞玄在天外剑林比试!

    “元老会点名,庞玄称呼他为道友,如今和庞玄切磋,竟一脸淡然,甚至木然”

    颤抖地深吸一口气,仇傲心中跳个不停。

    “去之后,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拉拢他!”

    眼见黑衣和邪天相继入林,他也不敢再耽搁,赶忙朝前冲去。

    见仇傲也进了天外剑林,刘远门智的担忧上升到顶峰。

    “这可是天外宫的试炼,不是阴阳宗的试炼,他能行么?”

    “好在是试炼,输了就输了,不会伤及性命”

    而一干外门弟子,更是义愤填膺。

    “我呸!”

    “三分帝资的天骄和我宗外门弟子比试,赢了都没面子!”

    “问情殿果然欺软怕硬!”

    核心真传弟子又是冷笑,又是担忧。

    “虐仇傲,小师祖妥妥的!”

    “可天外剑林的记录本就逆天,如,如今连庞玄都进去了”

    “这是老天不给小师祖装逼的机会啊”

    就在此时,第一个入剑林的庞玄已然完成了试炼。

    他没关注破关记录,反倒继续打量着天外剑林,不多时摇摇头。

    “此等杀伐,也能叫做试炼么”

    叹出这话,他才想起破关的记录,心神当即一动。

    下一刻,剑林上空仙气流转,萦绕成一柄千丈长短的剑云。

    毫不犹豫地,他视线看向剑尖。

    “四息”

    见自己排在第一,庞玄没一点意外,随后他视线垂下,正要看看黑衣上次的记录,千丈剑云突然闪烁光华。

    下一瞬,他瞳孔不由一缩!

    “黑衣,三息!呵呵,有意思”

    笑叹一声,庞玄又朝第三个记录看去,不由一愣。

    “十二息,师祖?居然有如此奇葩的名讳,此人是如何活下来的”

    笑了笑,他走出剑林,就见黑衣果然快自己一步,正一脸淡然朝前走去。

    他正欲开口,不料身后陡然爆出不可置信的咆哮。

    “十二息?这不可能!”

    “此地不是阴阳宗!你不可能还能超过我!”

    “你绝对动了手脚!”

    庞玄头一瞧,就见仇傲正指着一人鼻子大骂,顺着方向看去,他终于看到了邪天。

    “十二息,原来他就是师祖”

    发现“师祖”此刻面色苍白,腿肚子都在哆嗦,明显一副精疲力尽的模样,他刚滋生的意外之感,顿时就淡了下去。

    “拼命一搏才十二息,也就一般了”

    不过见仇傲对这一般的成绩都如此不可接受,他当即皱眉,淡淡道:“能够在天外宫试炼之地动手脚的外人,不说有没有,你觉得谁有这胆量?”

    他一开口,仇傲半个字都吐不出来,庞玄这才转身疾走两步,与黑衣并肩而行。

    “呵呵,没想到道友又刷新了记录。”

    心里正七上八下打鼓的黑衣,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但他不敢大意,只能继续捏鼻子装逼,淡淡笑道:“哦,是么?我没看记录。”

    这也是实话。

    本就对邪天没抱多大指望,他哪儿有胆子看记录?

    万一邪天没给他刷个保命的成绩,那他是自我了断,还是引颈就戮?

    庞玄闻言,更觉黑衣高深莫测,不由赞道:“黑衣道友又让在下刮目相看了一次。”

    “呵呵,哪里哪里。”见庞玄没杀意,黑衣又放松了一分,立马给自己铺起路来,“比起庞玄道友,在下还差得远”

    庞玄一脸错愕:“黑衣道友,你明明比我还快一息,何来差得远之说?”

    一脸微笑的黑衣听闻此言,顺着惯性又走了两步,然后吧唧一下直挺挺摔在地上。

    然后脸颊贴地的他,视线刚好就看到了邪天。

    邪天苍白的脸色,狂喘的粗气,颤抖的腿肚子无一不在向他述说着一句话我已经尽力了。

    但我怎么这么想死呢?

    黑衣茫然地想。

    s:感谢书友我还记得你的微笑的打赏。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