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97章 一息十瞬 再比

作品:《万古邪帝

    对于黑衣那记冷笑的眼神,邪天琢磨了许久。

    最终

    “这是对我变成你的报复么”

    邪天无奈之余,也哭笑不得。

    “这可是你性命攸关的时候啊,真会玩”

    叹息了一句,邪天眉宇间的一丝凝重,就开始浓郁起来。

    “庞玄”

    天外剑林,可以称得上他与四分帝资、上古遗种的第一次较量。

    虽说较量的过程中,他未与庞玄发生过任何层面的碰撞,但仅仅是较量后二人的状态,足以说明一切。

    “我不如他”

    扫了眼还在哆嗦的腿肚子,邪天暗叹一声。

    一体三修。

    自走炼体之路。

    甚至是邪帝传承、离魂三十三天,外加他一切超乎旁人的优势,在面对庞玄时都可有可无。

    对方云淡风轻入林,轻而易举拿下了四息。

    而他堪称全力以赴,险险夺了个三息。

    “怕是你微微认真起来,这一息的差距就不会存在了”

    不经意地扫了眼虚空,邪天深吸一口气,走到一旁不引人注意的地方,盘坐调息。

    “还是要继续下去啊”

    无论是帮黑衣,还是遭遇庞玄此等英杰的兴奋,抑或是其他诸多考虑,邪天都决定继续和庞玄暗中较量下去。

    而要和庞玄这种人较量,全力以赴只是最基本的要求。

    换句话说,他至少要超越如今的自己,才有压庞玄一头的几丝可能性。

    但在众人看来,精疲力尽的邪天,如今又开始忘我调戏试图恢复的行为,就变得很可笑了。

    “那人是谁?”

    “不认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看看人家黑衣庞玄,试个炼比放屁还容易,这货却仿佛刚从青楼下来似的”

    “咦,不对吧,他虽然和庞玄黑衣没法比,但刚刚,仿佛赢了仇傲?”

    “噗,他那也叫赢了!别人仇傲顶多用了一分力!”

    “然也,若仇傲认真起来呵,你们不觉得,如今仇傲也成了配角儿了么?”

    连仇傲都成了配角儿,邪天自然更惨。

    好在还有阴阳宗一帮知其一不知其二、知其二又不知其三的弟子挂念着他。

    当然,在邪天“惊人”的表现过后,内外门弟子与核心真传弟子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我日!”

    “这无名,也太牛了吧!”

    “竟然赢了仇傲?这仇傲,可是连真传弟子都能吊打的天生圣人啊!”

    “好感动,好钦佩,你们仔细瞧,无名师弟他,是在用性命维护阴阳宗的声誉啊!”

    而核心真传弟子,心中则不停的哆嗦。

    “果不其然”

    “哎,不是小师祖不强,而是,这根本就不是装逼的好地方啊”

    小师祖是强。

    但也有个限度。

    强如阴阳宗老祖,也不过是半步道祖,如今还在阴阳宗极深处闭关冲击道祖,那身为小师祖的邪天,顶天了和老祖差不多。

    但庞玄是谁?

    其他的不用说,单单四个字!天生道祖!足以说明问题!

    “天生道祖,只要一路修行下去,不怎么懈怠,终有一日会成为道祖”

    核心弟子霍莽苦涩轻喃。

    真传弟子古昌也叹道:“此乃先天之别,虽惊羡,但吾等也不可妄自菲薄,门智长老就经常说,修行到了最后,看的就是心性,哪怕是天生道祖,若心性不堪,即使成了道祖,那也是最烂的道祖。”

    “话虽如此,”邹尚却苦笑道,“但别人至少能成为道祖,小师祖他”

    话只说了半截,但人人都知晓邹尚的意思。

    若小师祖有希望成就道祖,那也不会重活一世,而是与寰宇同寿了。

    “别想太多。”真传弟子苏禹强笑道,“咱阴阳宗也从没和天外宫相比过,虽说小师祖赢不了庞玄,却踩了仇傲哟,还不止,你们看那边”

    众弟子朝左边一瞧,就看到了眼珠子几乎弹出二尺的山文柏。

    “哈!”

    “这货!”

    “每次想到他邀请小师祖去小会的场景,我就乐得不行!”

    “哎哟哟,这货坐地上了,估计开始怀疑人生了吧,哈哈”

    庞玄并未耽搁太多时间。

    再和黑衣说了几句后,他便笑道:“黑衣道友,接下来便是梵音锻心池,请。”

    “请。”

    黑衣不经意地瞄了眼,发现邪天也站了起来,但依旧苍白的脸色说明,短短十几息的恢复时间明显不够。

    包括仇傲在内,所有人都跟着璀璨的庞玄黑衣飞向梵音锻心池。

    红裙三人有些担忧地看了眼邪天,为怕暴露,也一声不吭离去。

    刘远和门智落了下来。

    “小王哼,感觉如何?”刘远冷笑道,“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别以为自己在修炼阴阳九极上有特殊天赋你就很能了,在这不属于阴阳宗的试炼之地,你比仇傲强不了多少!”

    门智也叹道:“我观那仇傲还未发力,而你已然全力以赴,后面的试炼倘若输了也无需在意,沉下心好好修行才是根本呐。”

    “这不正好!”刘远冷笑道,“下面就是梵音锻心池,正好借梵音磨砺下你的道心,走吧!”

    邪天闻言也不答话,点点头就跟随二圣飞遁而去。

    但没多久,他突然问道:“门智长老,你能给我讲讲天生道祖四字么?”

    天生道祖?

    我日!

    你这货连仇傲都看不上眼了,又瞄准庞玄了?

    二圣又气又笑又惊。

    他们倒不会认为邪天会对庞玄产生什么影响,却怕邪天被庞玄打击成废物。

    “那可是天生道祖啊,其道心几乎与资质成正比,你如何能比”门智暗叹。

    “呔!”刘远当即厉喝道,“本以为你响鼓不用重锤,没想到你愈发好高骛远!天生道祖四字,岂是你能惦记的!”

    见邪天目光很认真,似乎还有些倔强,门智也不好拒绝,只能苦笑开口。

    “老夫不与你说什么是天生道祖,这是为你好,但老夫可以告诉你,道祖乃二部神界的至高存在,所以,你现在把庞玄当成这种存在也不无不可。”

    邪天叹了口气。

    他本想尽量对庞玄有个大概的认识,然而二圣不给他这个机会。

    “如此的话,梵音锻心池,我只能豁出去了!”

    半炷香后,三人抵达,正好瞧见庞玄走向梵音锻心池。

    “喂,小王”见邪天二话不说就朝庞玄黑衣追去,刘远愤愤道,“老三你别劝我,待去后老夫亲自带他前往阴阳窟,不面壁万年改了他这毛躁性子,绝不出来!”

    门智连连哀叹:“你高兴就好,你高兴就好”

    见邪天出现,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这真是不知死活啊!”

    “上竿子找虐!”

    速度飞快的邪天,几乎与庞玄黑衣同时抵达梵音锻心池旁。

    瞥了眼邪天,庞玄看向黑衣,淡淡笑道:“这次,道友还要让我么?”

    “你只管进去,无需在意我。”黑衣落寞道,“我随便进去看看就行了。”

    “呵呵,不得不说,道友的霸气,乃我生平仅见。”

    庞玄笑说一声,朝黑衣拱拱手,迈步走进梵音锻心池。

    “哥,别乱来啊,事关小弟我的身家性命”

    急匆匆丢给邪天一句传音,黑衣紧跟庞玄入内。

    “让我别乱来,你乱来作甚?”

    邪天压下生出给黑衣一巴掌的冲动,深吸一口气,眼神一凝,赶紧迈步入内。

    他必须抢在庞玄看清记录之前,替黑衣拿下记录!

    “哼!”再次注意到邪天的仇傲森寒道,“这次定要全力以赴,将你踩在脚下!”

    话音落,他飞身扑向梵音锻心池。

    就在他进入锻心池的一瞬,他眼角余光看到自己两侧,几乎同时出现两道身影。

    一道为黑衣。

    一道为庞玄。

    与此同时,拼命替黑衣刷出变态记录的邪天,正看着头顶云池的记录,心中波澜起伏。

    “一息十瞬,这便是天生道祖的道心么”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