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38章 感应追踪 相遇

作品:《万古邪帝

    自诩擅长杀人的邪天,哪怕是在逃亡,都能将其变成一场绝妙的杀戮盛宴。

    而且他不仅擅长逃杀,也擅长追踪。

    气息。

    飞遁的痕迹。

    体味。

    但如今,这些他能熟练追踪的渠道,全被他无视。

    让他能在极限的距离始终跟着浮空的原因,只是感应。

    看似飘渺的二字,实则是他用心良苦的产物。

    因为这两个字,是他借邪帝心法和斗战圣仙诀脱胎而出的,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

    一个是万古寰宇第一大帝纵横无敌的无上心法,一个是遍及凡界仙界,乃至在二部神界都堪称至高无上的战斗心法。

    想从这二者中参悟出玄之又玄的玩意儿,便连邪刃也不看好。

    他也没阻止邪天。

    毕竟修途上多走一些无伤大雅的岔道弯路,不仅能让邪天收获教训,日后顾往昔,也不会太乏味。

    而如今,面对无量榭灵山一境转世佛子,邪天在得到邪月的警告后,立刻放弃了一切追踪手段,仅凭冥冥之中的感应行事。

    “呵,若射某没看错,”射日弓忍不住地嘲笑,“这应该叫做撞大运才对吧?”

    邪月幽幽道:“对方有道祖意念护道,不如此,你说如何追踪?还是说,身为混沌圣宝的你,承认会被一个初合道的垃圾追踪,还发现不了?”

    “放屁!”射日弓冷笑道,“意念算个毛,便是道祖亲身前来,本射也一箭一个,想当初本射干那九个哎,你是没见到本射当年的无敌风姿”

    邪月淡淡道:“但我看到了如今只剩一丢丢残骸的你。”

    “哈哈,本射再如何破,也比你强!”

    “哎,旁敲侧击没意思。”邪月叹道,“我很明确地告诉你,忍住你的贱手,绝对不要搀和这场杀戮。”

    被邪月识破用意,射日弓微有些尴尬,冷哼道:“本射从不受威胁!再说,你还真指望这小不点能战胜小秃驴?”

    “不指望。”邪月淡淡道。

    “哈,果然背后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射日弓大笑,“你是见诛天跑了,所以打算对小不点见死不救,然后跑路!”

    邪月用看白痴的眼神扫了眼射日弓:“谁告诉你这是战斗的?”

    射日弓用相同的眼神击:“可笑,这还能不是战斗?”

    “这是杀戮。”

    “噗,你这个邪帝帝器是准备笑死本射,然后继承”说到一半,射日弓才觉得不对劲,“你什么意思?”

    邪月幽幽道:“打架,我不指望他能打赢小和尚,但幸运的是,这是杀戮。”

    “嘁!”射日弓嗤笑,“本射若信了,就是你养大的!无所谓,你跑你的,本射来照顾小不点哎,没想到大帝都这么怂,啊呸呸呸!”

    “无知的混沌圣宝啊”邪月冷笑道,“提醒你一件存在已久的事实,你在我体内。”

    射日弓一颤,却强硬叫嚣道:“有种你弄死我啊,弄不死我你就是”

    追踪浮空的邪天,并不知道射日弓因为不相信自己,和邪月吵了起来。

    他九成九的心神,都落在了感应上。

    凭感应追踪浮空的过程,同样是他细细体悟这种感应的过程。

    和当初他在天拓绝渊领悟禁制时相仿,从邪帝心法和斗战圣仙诀脱胎而出的感应,同样是一种玄之又玄、无法言述的虚幻存在体。

    这种感应因他的感悟以及意念而生,但他又无法理解这种感应,他甚至不知道这感应具体如何产生的。

    体悟良久,邪天放弃了无谓的举动。

    “邪帝心法同样玄奥得无法言述,只求个我字,邪帝心法便会生效,而若陷入无力和绝望,则又会被心法反噬,变成邪帝傀儡”

    如此一想,邪天怦然心动。

    “莫非这种感应,也是心法”

    他似乎有了新发现,正欲展开思索,却发现在心法层面上,他更加没有头绪,只能再次放弃。

    虽说看不懂,但收获也不少。

    “至少确定,这种感应能够撇开一切手段,追踪他人”

    对现在的他而言,感应有此功用,已经很了不得。

    “就是不知继续成长下去,能否衍变成真正的心法,具有我意想不到的威能”

    冥冥之中,他发现这种感应并不会和邪帝心法以及斗战圣仙诀冲突。

    但他不确定,这种和平共处是否来自于感应太过渺小,二者不屑与其冲突。

    “心法”

    暗暗感叹了一声自己无法琢磨的存在,他略显恍惚的血眸重复清明。

    而就在此时,数百万里之外,飞遁的浮空陡然皱眉顿足,四下环视之后,狐疑盯着身后的方向。

    “奇怪,为何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更奇怪的是,无论他如何搜寻,都无法确定这种感觉。

    微微沉吟,浮空口诵佛经,突然一只金色佛手破开虚空,从天而降,一把抄起他,遁入虚空夹层。

    “阿弥陀佛,卫武,你不会蠢到如此地步吧”

    轻喃一声,金色佛手再动,拖住浮空朝后方急速飞去。

    浮空从虚空消失的瞬间,邪天仅仅顿了顿,继续朝浮空消失的方向前行。

    两炷香后。

    “是他么?”

    看到邪天的瞬间,遁于虚空夹层的浮空就停了下来,佛眸中金光璀璨,似欲将邪天看穿。

    “两分帝资,启道五层”

    看出这两点,浮空就皱起了眉头。

    或许认为很不现实,他再次打量邪天。

    “这气息,仿佛是西域那个名为阴阳宗的阴阳九极”

    从极其有限的对西域的了解中,浮空再次抓住了一条线索,却越发认为不现实起来。

    不真实没关系。

    送对方见佛祖才要紧。

    但就在一个名为此人有何资格追踪于我的念头在他脑海中滋生时,邪天身形一顿,随后疑惑抬头,四下望天,不知在搜寻什么。

    见此状,浮空佛眸微眯,收了即将落下的、名为摁死蝼蚁的佛掌,嘴角也流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阿弥陀佛,很有趣的一个人”

    仅凭邪天四处张望的行为,他就知道跟踪自己的就是下面的蝼蚁。

    而他感兴趣的是

    “你究竟能否发现,借须弥大山经遁空的贫僧呢”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